國際

Peter Bosshard: 『我們都是中國人』

廣告

廣告

我們都是中國人
*皮特·博薩德(Peter Bosshard)***
國際河流組織政策主管

中國正在迅速買斷全世界的資源。這個新興的超級巨人到非洲和中亞勘探石油,到緬甸開採天然氣,到湄公河流域修建水電站,到剛果開礦,到印度尼西亞砍伐森林。中國對天然原材料的渴求正在推高石油和其他資源的價格,加劇著這個星球的生態緊張。

當中國加入到全球市場的時候,其他的國家和公司已經控制了這個世界的大部分資源。中國的對策是到那些其他人認為太危險的地方探險。如今,中國公司正在那些地處遙遠,政治不穩定,生態脆弱的地方開髮油田、礦業和水電,並常常忽略他們的投資對環境和人權的影響。

一家中國公司正在讚比亞的喀輔埃河上修建大型水電站,將重要的濕地,包括兩處國家公園置於危險之中。這座水壩將為附近的礦山發電,為中國生產銅和鈷。當初西方的金融家出於環境考慮,在是否要給喀輔埃河項目投資的問題上猶豫不決。這時候,中國的開發商馬上插手其中,並督促贊比亞當局縮減環境評估程續。

中國人不考慮社會和環境影響的投資行為已經帶來惡果。在讚比亞,當地工人抗議中國礦山惡劣的勞動條件;在尼日利亞和埃塞俄比亞,叛亂組織已經把中國石油設施當成了目標;在緬甸和蘇丹,當地環境組織要求中國的水壩建設者離他們的河流遠點兒。而塞拉里昂政府宣布木材出口為非法,因為中國人的開採造成了災難性影響。

和所有長期投資者一樣,對中國公司而言,避免所在國的人權責難和環境破壞也是他們的利益所在。中國政府發布了針對中國公司的指導方針,以保護環境,保護工人和當地社區的權益。中國公司已經開始接受環境標準,但是還沒有有效地貫徹。

中國在全世界到處留下環境足跡,但承擔責任的並不應當只有北京和上海。中國在全世界開采的礦石和木材很大一部分最終變成家具、計算機和玩具進入了我們的家庭。據估計,中國進口的木材70%又以產品的形式重新出口到全球市場。而也許正是中國從贊比亞開采的銅提供了我們電視機的配線。

中國正在變成世界工廠。但是他們自己的人均消費仍然不高。中國人人均二氧化碳排放量只是美國人的1/4。中國人絕大多數不開車,可即使這樣,中國小汽車的燃料排放標準已經比美國2020年設定的排放標準還要高。

碳平衡就是這樣實現的。 2004年,中國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有31%是被其他國家消費的;而美國自己的二氧化碳排放,如果算上在美國之外生產但在國內消耗的商品,將提高30%。中國作為世界工廠的角色允許我們_把_很多骯髒的工作外包給他們。

中國公司需要加強他們海外投資的環境水準以保護所在國的環境、社區和生態系統。那些在中國生產產品的環球紡織、家具和電腦公司,也應該考慮他們的產品供應鏈帶來的環境影響,包括他們的原材料產地。

然而僅僅依靠單獨的環境標準是無法獲得成功的。中國,印度,巴西和其他國家將繼續發展,數億人口渴望過上美國人的生活。他們迅速增長的環境足跡證明,在全球生態限制下,我們這種生活方式根本無法持續。

我們需要替那些河流,森林和當地社區辯護,中國在全球攫取能源的狂熱已經使它們瀕臨危險。但是只有當我們在自己的國家首先減低浪費的消費方式,採用更好的能源和交通方式、更好的規劃設計和工業政策時,我們才能取信於人;只有當我們自己縮減自己留在這個星球上已經過於巨大的環境足跡時,才能期望中國保護全球環境。

皮特博薩德先生是位於伯克利的非贏利國際環境組織“國際河流”的政策主管。

這篇文章發表於2008年2月8日《舊金山紀事報》B-11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