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難以啓齒的西藏問題

廣告

廣告

過去幾個星期,一直在留意有關西藏騷亂的報導和討論,幾度提筆想寫點東西,但總覺得難以啓齒,可是,每天西藏的問題還是在纏繞著我。

自3月14日騷亂後,Globalvoicesonlines.org (GV)非英語網站的幾個編輯,建議網站加一個西藏的分類,以方便讀者找尋相關的文章。這個技術的建議,卻帶來很多不安,因為一直以來 GV的地理分類,都以國家或有政治自主地區為單位,若我們放西藏,應該是 Tibet?還是 Tibet (China)呢?本來我建議用自由標籤 (free tag)來解決問題,但網站的 free tag並不會出現在版面上。結果,在沒有強烈反對下,執行編輯決定加入新的分類,而我則建議以 Tibet (ARC) – Autonomous Region of China作為分類的字眼,以避開獨立論和分裂論之爭,但投訴仍舊接踵而來,亦有GV成員認為西藏這分類不符合原有地埋分類的原則。

整個討論的氣氛,與最近反CNN運動的情緒不無相關,靠世界各地(主要是西方)資助作營運費的 GV,當然深怕被人打成為美國政府或CIA的喉舌。在妖魔化中國VS民族反美自強的框架下,我這個如寄生蟲般平時靠貼連結的編輯,亦被扣上走狗之名;執行編輯不好意思地把「Stop lieing about China! Shut up Lam」的投訴電郵轉給我,心感無辜之餘,跟同伴笑說應該以「走貓」來形容我較貼切。

這些都是小問題,核心問題還是自己對西藏問題的取態。

第一次思考西藏問題在中六,當年在歷史課,放棄平衡各方觀點的考試技倆,寫了一篇狠批英國帝國主義者於亞洲的惡行的文章,怎料拿得全班最高分,但老師同時問我對西藏問題的看法,我即時的反應是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的藩屬,與殖民主義有很大差別,老師沒有跟我爭辯,只問我有沒有想到西藏人自己的意願和想法?

第二次爭辯,是由<基進論壇>「雪山獅吼」一文引發,該文追索西藏民族意識的起源。結果,卻引發雜誌定位的爭論,而希望遠離國族討論框架的編輯,則決定離開。當時我是其中一個支持出版該文的編輯,但事件令我體會到,西藏問題很難談,說說都要鬧出分裂。

3月14日西藏騷亂,看著電視擔心族群衝突一觸即發,當聽到西藏官員把事情全推給達賴喇嘛時,就更絶望。任何騷亂暴動都有其社會背景,若不是生死攸關,又怎會被「煽動」出來?西藏官員,當然有他們的利益考慮,難道跟中央說自己擺不平族群問題吧?可是,最後中央亦公開把所有責任推在達賴身上(儘管對方公開否應並反對暴力示威);傳媒也被趕離現場。

對話的窗口關閉了。民間民族主義情緒亂哄哄的反CNN,反西方媒體,反西方民主。西藏的問題,被溶化在亂七八糟的民族情緒之中,想像著到最後搞亂奧運的,可能不是西方支持的反華勢力,而是民族情緒所引發出來的歇斯底里與恐懼。

幸好,還有王力雄等知識份子,嘗試疏理族群矛盾的癥結,從一個漢人的觀點問:為什麼藏人不會感恩?希望可以有從藏民角度出發的答案。連岳轉載的一封西藏女子寫的信,談自己如何否定藏人的文化身份,以致喪失母語能,是其中一個答覆,引人深思。

不論是西方的感恩節或近代的國族主義認同,都建基在共同的苦難歷史和同舟共濟的當下,認同不能靠買。從這角度看,藏人與漢人,國內與香港的處境有點相似。

前天聽見香港記者要溫總評論香港米價股票,心想溫總怎能忍著不學老江回一句「too simple too naïve」,反而要把自己變得很低能的說中央一定會穩定香港白米供應。看著電視,我差點叫了出來:國內自己也要進口白米,而香港九成白米來自泰國,穩過屁!香港這麼富裕的地方,怎麼連大米都要中央照顧?當國內面對著全球金融危機及勞動成本高漲的產業轉型壓力、貧富差距、環境災難、族群衝突的動盪等等,怎麼還要評論香港芝麻綠豆的價格!

在處理漢藏矛盾,王力雄以漢人的觀點問:為什麼藏人不會感恩?循這邏輯,對應香港的問題大概是:為什麼(主流)香港人要有奶才認娘?

難以啓齒的,不單是西藏,究竟如何能走出簡單的國族主義框架回應民族意識構成的問題?

不懂說,不敢說,也要說。

圖片轉自 SunBi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