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教育

深度報導:母語教學的成與敗

廣告

廣告

深度報導:母語教學的成與敗

早在八十年代初,政府就提倡在中學使用母語教學,但直至九四年,只有百分二十的中學採用了母語教學。在九四年至九八年間,政府更採取強硬的政策推行母語教學。到了九八年至九九學年,政府向學校實施指引,自此母語教學的學校數目,由原先佔全港中學百分之十二,升至百分之七十五。

而事實上,中文中學的英文水平表現差強人意, 在第三屆接受母語教學的○五年會考生當中,有七成八應考較淺的英文科(課程甲)考生,於○七年高考英文科不合格,而會考合格、高考不合格的高考生更較上一年增加三成。政府為掩飾母語教學的失敗,在英文會考課程合併之際大大減低考試的程度,有考生甚示表示閱讀卷屬於「中三程度」,以增加合格率上升的假象。但另一方面,中中學生在一些學術科目成績明顯增加, 包括中文、數學、地理、世史、經濟及生物,這不能否定。

中文大學教育學院教授曾榮光曾於明報撰文, 題目為“教學語言研究含義與政策檢討”。他在文章中表示, “中中生雖然在學科學習上取得一定的增值優勢(尤其是在初中),但他們卻在英語學習機會上受到一定的損失,致令在會考及高考中被英中生取得增值優勢。此外,本研究亦發現,中中生雖然表示他們在學科學習上有更大的語言效能感──暢所欲言;但他們卻同時對自我的英語能力缺乏信心及在學習英語上欠缺動機及興趣,以至對升學機會的信心也較低。這種在學習上以至心理上的兩難,亦非當局一種「堅持母語教學」的單向政策設計所能化解的。”

三位大學生對母語教學的看法和經驗

而筆者曾訪問三位大學生,他們來自中中和英中,不同的學系,發現他們亦傾向支持英語教學。 例如在英中畢業,就讀於城大工商管理的吳先生表示,“我覺得母語教學實行大約十年好壞參半, 但是我覺得壞處是多過好處……因為大學都是用英語授課的, 這會令學生更加難以在短時間適應英語授課。英語教學的好處在於高等教育能有較快的適應期, 壞處是學生要用較長時間去理解課程。” 這表示母語教學,對於大學教育是不能有所銜接,大大降低其英文的競爭能力。

於中中畢業,就讀於城大社工副學士的李小姐說出, “在英文教學的科目,例如心理學,我只是拿到僅僅合格的成績,很勉強地讀。而中文教的科目則有B。” 由此看來,中中生在英語學習機會上受到一定的損失,而大學的教學政策仍是英語主導的,李小姐的英文也因為不合格而沒有學位升學的機會。看來母語教學政策需要兼顧英文的補底和升學制度等問題。

而曾在英中讀書,預科在北京留學,樹仁中文系的許先生,就看到教學語言政策整合的矛盾:“我認為需要結合社會來看。假如以香港一個主要對外的商業城市來看,英語比漢語重要,因為中國大陸自改革開放開始,在商業活動方面都在香港找專業人材。再者,大陸必以國家為重,必以漢語為基本通語,起碼在科目上不會像香港一樣可以實行英語教育,此關係到國家尊嚴嘛。所以,在商業上,香港人必可以靠英語教育取得優勢。” 許同學指出國家意識與商業競爭之間的矛盾。
“當然,此教育之壞處在於令香港人更媚外,對國家歸屬感更減。母語教育沒有錯,只是比較難跟國際接軌。然後令香港淪為一般大陸城市。除非全世界更多人講普通話,非則以漢語為先沒什麼好處,特別對香港這個沒有根的城市來說。”

曾榮光在文章中表示“教學語言不單只是方便溝通,更具體而言,以廣州話為主的本土社區,政治上如何與以普通話為主的全國政治社區溝通以至融合,經濟上如何與以英語為主導的全球化資訊經濟體系銜接與整合;這就成為香港社會語言政策(不單是教學語言)必須解決的第一個矛盾。”

母語教學的成敗,三位大學生和學者也提及出各類問題。綜合他們的意見,在課程實踐方面來看,就是在鞏固學術的科目同時,也有顧及英文的學習,這是政策和學校所要兼顧的。而在政策的推行上,不單只是方便溝通與表達,更包括民族及社會認同與整合,而不至忽略英語的商業優勢。

教育界對選擇教學語言的壓力

訪問完三位大學生的看法,或可表現出母語成敗的側面,而教師和校長的意見當然更不可以忽略。他們或站在教育的前線,費盡周章;他們或站在學校的決策層,作出選擇。但他們也承受著家長和社會的種種壓力和期望。

在<鏗鏘三十之教育三十年>中,輯錄了95年王老師的訪問。他是一位英文中學的教師,但他在學校任教的地理科,是選擇以母語為教學語言。而其地理科的學生成績一直十分優異,但自從一轉用英語教學後,學生普遍應付十分吃力。 王老師表示,學生對著複雜的課題時就聽不明白,很多時更要重覆兩三次。 “我作為一位老師,覺得(轉用英語教學)好無癮。縱使自己備課充足,興緻勃勃地走進課室,但最後卻是不開心地走出來。”

而在鏗鏘集<教育三十年>亦輯錄了97年黎校長和陳校監對母語教學的意見和阻力。黎校長出身於中文中學,一直支持母語教學的理念,但他指出現在不是一個轉用母語教學的時機 : “除非中中學生的大學入學和就業機會也與英中相同。”

近期明報2月2日報導,中文大學教育行政與政策學系教授曾榮光,獲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 64萬元撥款,進行《教學語言政策對教育晉升的效果︰香港特區社會經驗》的研究,以1998年起追蹤研究100間中學,受母語教學政策影響的數據。研究中,25%為英中,其餘為不同程度的中中,學生人數達1.8萬人。研究結果發現,教學語言政策剝奪中中生英語學習機會,直接降低中中生升讀中六、報考高考、參加大學聯招及高考英文考獲D級或以上的機會。他更指出,香港大學、各大學的商業學科和受歡迎學科,均要求高考英文科起碼要有D級,甚至更高成績等級,結果中中生被剝奪入讀港大、專業學科如法律、會計、工程科的機會。

最後黎校長語重心長的說,除非全港中學在同一學年一起轉用母語教學,從而減低家長對英中的惡性競爭,避免為學校整個重英輕中的現象才會轉變。 孔教學院的院長湯恩佳於02年<香港教師中心學報>撰文指,中國大陸、台灣省,以至亞州的日本、韓國、歐洲的法國、德國、意大利、瑞典、瑞士、西班牙等,都是國富民強科技發達的國家和地區,在國際商業競爭中亦是勝利者之一,卻同是以「母語」為主要的教學媒介。相對來說,一些國家,如巴基斯坦、孟加拉、菲律賓、斯里蘭卡、印度等,被殖民地政府統治過後,自己傳統文化失落,採用了外語為主導,卻不見得他們在國際競爭上起了甚麼作用。

而陳校監更決定在中一的社會科和科學科率先採用母語教學,卻遭附屬小學的家長抗議,理由亦是指專業學科如醫科,工程等競爭很大,如用母語教學的話很容易被市場淘汰。

現時教育局宣佈推行微調政策,例如容許開辦中學開設部分英文班,其條件是30名學生(約佔每班人數85%)如符合英語學習條件,可開一班英文班,達60人可開兩班英文班,如此類推。另外,中文班可增加英文增潤課時,最高可佔總課時50%(包括英語科)。

但在香港教育界仍有堅持母語教學的學校,縱使有足夠學生達英語學習能力。 1964年創校,一直採用母語教學的李求恩紀念中學,收生水平符合資格開設英文班,但校長賴炳華卻表明不想開英文班。校長強調母語教學具備成效,不願為外界政策而轉變教學語言。

政府這種微調做法,無疑對過往一刀切的政策修正,這樣看來,母語教學的最終目標,是需要中英兼擅,才可成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