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電視節目預告:《新聞透視》之《壩業》II

廣告

廣告

(文章來源:都市日報 2005年5月20日)

來自虎跳峽的咆哮

虎跳峽要建水壩?聽到這個消息,很多人不敢相信。峽谷的澎湃急流,筆直峭壁與崢嶸山嶽,曾令多少人迷醉。金沙江河谷的納西族人也感到大惑不解,這裡擁有附近一帶最肥沃的土壤,為甚麼要一水把他們的家園泡了?國家渴求電力,真的到了如此饑不擇食的地步嗎? 圖、文:區家麟

農民反壩.不再沉默

虎跳峽告急

虎跳峽在很多愛山的人眼中,是一個聖地。慕名而來的遊人,或躺在江邊巨石,聽濤賞浪;或遊走於狹窄的棧道邊上,盡享巨崖的壓逼。

流淌於香格里拉地區的金沙江,遇上玉龍雪山與哈巴雪山兩座大山擋路,形成這個被稱為「東方第一峽」的虎跳峽,它也是世上最深最險的峽谷之一。

然而,虎跳峽奇觀,將要被大西南的水壩大業征服。縱使計劃仍未得到中央最後審批,但峽谷入口壩址,工人已忙於挖洞勘探,峭壁之間佈滿新開鑿的小道,架空電纜駁進工地,預示著此處將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壩址位處峽谷上游,大壩攔河後,雖然峽谷不致變成水庫,但上游庫區蓄水期間,洶湧澎湃的急流將成絕響,粗獷的峽谷景觀,將要被龐然大壩改造。

農民不再沉默

世代居住於金沙江畔的納西族人眼中,虎跳峽不單是天然奇觀,上游的河谷更是他們引以自豪的故鄉。這一帶氣候溫和,農田畝產三千斤,農民生活富足。很多農戶,都有自家的大庭院,有太陽能熱水器、衛星接收設備。很多人都說,不能相信水電開發商,竟選擇要淹沒這一帶的良田。

這裡的農民,得悉自己故鄉將要沒頂的消息,也多是一個不愉快的經歷。村民羅高春家在半山,有一天勘測人員來到她家門口,在她家外牆劃了一條紅線,羅高春才知水壩建設這回事。她一家人說不願意搬遷,得到的答覆是:搬遷是你們的責任,你們搬也得搬,不搬也得搬。

金沙江畔的一個春日,車軸村發生了一件很特別的事情。附近一帶農民組織了一個座談會,討論水利開發。他們發出的呼聲很簡單,要求還農民一個知情權與參與權。他們說,既然中央關心農民疾苦,提倡以民為本,那麼影響十萬農民的水力發電大建設,也應重視農民的意見。

村民形容,壩址的前期準備工程,已轟轟烈烈地開始,但村民對自己故鄉的命運,卻仍不知情,他們向上級政府表達了不願搬遷的要求,又如石沉大海,要求政府提供多些建壩的資料,都一一欠奉。

居於金沙江畔吾竹村的木大媽說,他們這裡地方太好,將來不管移民搬遷到甚麼地方,與她故鄉比較,都是天淵之別。以往有官員曾說過,建設虎跳峽水庫,是「滇中調水」工程的主要部分,目的乃減低昆明滇池污染,保證昆明一帶有清潔的食水來源。木大媽斬釘截鐵地說,昆明的水不是他們污染的,誰污染誰負責,不保護好環境的苦果,不應由他們來吞。木大媽說,要村民離鄉別井,是最大的悲傷與痛苦,將來賠償多少,也彌補不了失去故土的哀痛。

「鑽石壩」的魔力

民眾間流行著一句順口溜:「草樓、銀路、金橋、鑽石壩」,意指在各種大工程中,築壩是最能貪污的途徑。國家審計局去年的審計報告就指出,原國家電力公司,因經濟犯罪與決策失誤等問題,總共流失資產達到211億,是各大案之首,也加深了民眾對水電開發的惡劣印象。

一位了解水利建設的工程師說,撇開貪污不說,現行的體制也導致了水電工程「大幹快上」的無序現象。水壩建設的投資規模動輒過百億,只要國家的錢批下來,工程啟動了,所投入的資金就會計算進地區的經濟增長中,自是為各級地方官員所樂見。經濟數據好看,官員有更多晉升調遷的機會,至於水壩建設是否真有需要,是否具有效益,對官員個人來說,自非主要考慮。

力主開發水電的中國科學院院士何祚庥則認為,各種違規案件曝光,反映了國家機關的行政及監督更透明,他相信水電工程中的行政不當只是少數。他說,中國人均用電量不及美國十分一,以長遠眼光看,中國的發電能力尚要增長三至四倍,才能追得上美國一半的水平,而水電是較清潔能源,應盡早開發,避免燒煤造成更大污染。

水電建設熱潮,遍佈大西南六大江河,當中岷江紫坪鋪大壩已近完工,預計今年內開始蓄水。紫坪鋪大壩啟用,標誌著下游不遠的都江堰,調節岷江水量的任務告終。二千二百多年前,李冰所建的都江堰,以無壩引水,用天然河道排沙的設計,令四川平原成為水少不會旱、大水不會淹的天府之國。都江堰穿越二千二百多年的歷史長河,成為今時今日仍然運作的古水利工程。李冰的貢獻為後世讚誦,留名千古。今天很多大壩工地都貼上「爭當現代李冰」的標語,這個時代的築壩浪潮,將會留給後世一些甚麼,值得深思。

《新聞透視》《壩業》II
5月21日(今晚)七點 香港無線電視翡翠台

大西南的山區,正步入建大壩的時代,四川雲南山區的六條大江,已規劃興建過百水壩。國家急需電力,環境付出的代價是否太沉重?水電扶貧,是不可多得的機遇,還是一場賭博,《新聞透視》將一連兩星期深入分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