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核電建設,民眾應可質疑和監督

廣告

廣告

文:林達
來源:南方都市報2005年5月20日

據《北京晚報》報道,預計2020年,我國將建立27個百萬千瓦級核電機組,核電在中國能源供應總量中的比重將從現在的1.6%提升到4%。正在宣傳中的說法是,“電荒”暴露了煤炭能源的一系列問題,而核電站是“安全的綠色能源”。

1986年4月,前蘇聯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發生核燃料嚴重泄漏,造成15000名救援工人死亡,50000名救援工人致殘,500萬人受到核輻射傷害,52000人被迫丟棄家園、逃離事故地區。2000年,切爾諾貝利核電站被宣佈永久關閉。爆炸之後,為了快速防止災害擴大,人們匆匆地在爆炸現場外面建造了一座水泥掩體。這座掩體的建設者們大量死於核輻射引發的癌症。可近20年過去了,惡夢並沒有過去,從10年前開始,這座粗粗建成的水泥掩體的安全性,正在受到質疑。

可惜,這不僅是昨日的悲劇,還是今天的威脅。兩年前,俄羅斯原子能部長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爆炸後用於封蓋核反應堆的水泥掩體“有崩塌的危險”。他的說法受到當時烏克蘭外長的否認,洶湧的質疑浪潮暫時過去了。

兩年後的今天,俄羅斯的環境政策中心主任舊話重提。據英國《獨立報》報道,這位專家指出,掩體已經出現裂縫,並泄出輻射,一旦崩塌雖不會爆炸,但輻射塵會噴射到1500米高空,隨風擴散。和兩年前不同的是,這一次,烏克蘭官員不再否認核電站處境的危險。一位官員承認,核電站的掩體“不穩定、不安全,不符合任何安全條件”。此言一出,在國際社會引起很大震動。

我理解,在今天的社會,我們已經事實上離不開強有力的能源。相對最安全的太陽能和風能源,或者一些正在開發中的潛在的安全能源,遠水救不了近火。今天人們的處境是:假如面前只有危險的能源,我們也沒有絕對不選擇的餘地。不僅是能源,在許多問題上,我們的態度都只能是數害取其輕。這不是一個國家要面對的問題,這幾乎是整個地球都要面對的困境。我們面前的事實很簡單,不能沒有電站。因此,即使在最好的情況下,選擇也還是現實逼迫的結果。

如此數害取其輕的選擇,有一個重要條件,就是對“害”的深刻認識和承認。不論對水電站、核電站,都不輕易地對民間宣佈為“綠色能源”。因為唯有對它可能發生的災害充分瞭解,才可能防範。要不要電站,是一個相對抽象的問題。建造一個電站,就立即變為一個地區的具體問題。

我們撇開官員要通過工程牟利這樣的非正常因素,在正常情況下,我們在許多國家看到,建立電站還是經常引發政府部門和民間的衝突。一個要建,一個要反建。政府民間兩頭的立場,天然地具有對立的傾向和側重。對於政府部門,總是更多顧及解決能源問題,從大處著眼。而民間關心的首先是每一個人的切身問題,如安全、環境、動遷,等等。

既然今天能源的主要取得方式並沒有萬全之策,因此,最後的科學決策,應該是二者之間的平衡,要竭盡可能做到最大的安全保障,最小的環境傷害,顧及當地民眾的利益。要做到這一切,民眾對於危害的知情、對決策的監督是一個重要的環節。因為政府作出一個決定,會天然傾向於“麻煩”越少越好。在我們國家,長期以來習慣於對政府的決定不作質疑和監督,所以,我國核電站的建立,確實是“麻煩最少”的,而既然聽不到民間質疑的聲音,很多人都放心地把它當作了“安全綠色能源”。可是,少一道監督,也就少了一道保險。

前蘇聯的切爾諾貝利核電站,美國的三哩島核電站,都體現了當時一流大國的科技水平,相信他們在安全上也已經推敲再三。可是,都有料想不到的意外出現。因此,我們在準備大量建造核電站之前,或許最好還是少一點自信,多一點謹慎,讓民眾對自己身邊發生的性命攸關的大事,有透徹的瞭解、有充分質疑和監督的渠道,而不是匆匆就給它塗上綠色、貼上“安全”的標簽。

最新消息是,英國最大的核電站,在一個星期前因核泄漏,宣佈關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