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也來玩富爸爸遊戲?

廣告

廣告

亞洲時報在線報道 21/05/2005
陳穎慈 撰文

窮國固然有窮國的煩惱,但僅僅在“小康”路上起步的中國,儘管窮根未斷的地區仍多著,中央卻慨歎要唸富國難唸的經──如何處置“過多”的結餘資金。內地財經媒體也紛紛展開討論。

截至2004年底,中國國庫財政在金融機構存款帳戶上仍有6,236億元(人民幣,下同)結餘資金;加上外間估計過萬億的民間遊資,一旦這些資金“出籠”,隨時可能變成陶瓷店裡橫衝直撞的蠻牛;對於固定資產投資增長和整個宏觀經濟的形勢造成衝擊。

這6,236億元的資金,它的使用方向和投資的面向,足以全盤影響中國的宏觀調控。當中拉動中國GDP增長最重要的一環,就是固定資產投資。2004年中國的GDP為136,515億元,固定資產投資為70,073億元,佔中國GDP的一半。超過6千多億元的資金,一旦走向固定資產投資,其對於宏觀調控的負面作用,實在相當巨大。

中國國家統計局公佈的資料顯示,2005年第一季度全國固定資產投資10,998億元,同比增長22.8%,比去年同期回落20.2%,雖然增長已經回落,但是,由於2004年第一季度全國固定資產投資的同比增長為43%,在這個高基數上再增長22.8%,其實是一個相當高的增長。

對於如此高增長的固定資產投資,5月9日出版的中國《財經》雜誌曾引述中國國家統計局發言人鄭京平解釋指出:2004年的財政收入、企業收入和居民收入都有較高增長,這對投資是一種保證。另外,一些投資專案儲備較充足,企業和地方政府投資的積極性也沒有減弱,所以,投資仍然保持一個較高的增速。

2004年全國財政收入達26,355億多元,同比增加4,640多億元。今年,增收形勢依然非常樂觀,4月11日,國家稅務總局公佈一季度資料,全中國稅收收入累計完成7,560億元,比上年同期增長20.4%,增收1,282億元。在這種財政收入高企的情況下, 這些資金很容易流向固定資產投資。

對於中國民間的游資, 雖然沒有一個官方的統計, 但是, 據外間估計,中國目前估計有一萬億左右的游資,其中江浙滬三地要佔八成左右。這些游資在尋找投資過程中,碰到了投資領域窄、體制不健全等多個問題。為此,大量的游資投到了房地產、能源等熱點行業。但是, 游資的管理十分重要,如果不加以引導,游資的無序流動會給經濟發展帶來比較大的危害。而如果國家嚴格控制,則可能會出現游資外流國外的情況。

中國《21世紀經濟報道》5月11日引述一份名為《溫州隱性經濟現象研究》的調研報告指出,中國淅江溫州的隱性貨幣需求量相當巨大。該報告執筆人溫州市委黨校的任曉按照調整後的現金比率法估算,1990年到2003年,溫州地區隱性經濟規模平均佔GDP總量44.7%,其中1995年比重最高,達到50.72%,其餘年份也均在40%以上。14年來,按當年價計算,隱性經濟絕對量已從1990年的35.87億元發展至2003年的514.12億元。

該報道又引述浙江省社科院高級研究員谷迎春教授表示:“隱性經濟具有很大的危害性,應當引起有關部門的高度關注。”隱性經濟現象由於掩蓋了部分事實,扭曲了一些經濟參數,容易導致政策指導失據、核算體系失真、經濟杠桿失靈乃至國有資產流失等嚴重問題。

調研報告還指出,溫州地區隱性經濟規模變動情況與國內其他地區大體一致。

2005年第一季度的GDP為31,355億元,同比增長9.5%,比去年同期低0.3%。然而, 從數字上看, GDP的增長勢頭依然強勁, 宏觀調控的力度依然未能達到控制經濟增長的目標。如果希望加強和改善宏觀調控,除了要限制信貸和土地外,也要管好巨額財政存款和民間的游資。

為了規範和激活民間游資,中國三大部委現正聯合製定創業投資管理辦法。國家科技部秘書長張景安2005年4月19日透露,由發改委、科技部、財政部等幾個部委共同起草的《創業投資管理暫行辦法》已到最後審核階段,可能即將出臺。

據上海《第一財經日報》率先在4月11日報道,近期可能出臺的《辦法》明確界定了創業投資機構的法律含義,為以後相關政策制定提供了法律基礎。《辦法》也為創投機構提供了法律保護,包括通過“一次承諾,分三年註冊”解決了實收資本問題。張景安表示,相關法規一旦出臺,就是本土風險投資的一個起飛之日。

據創投研究機構清科公司公佈的《2004年中國創業投資年度研究報告》顯示,中外創投機構在中國的投資額為12.69億美元,其中約75%的投資來自境外投資機構。

境外投資機構憑雄厚財力和必要時可以訴諸本國外交力量襄助的定心丸,勇闖中國創業和風險投資,無畏無懼。但中國本土民間游資沒有同樣的優勢,為免輕易被卡被坑以至血本無歸,惟有躋身目前似乎最低風險的固定投資。張景安的許諾若不能迅速實現,則中國只能繼續同時高唱窮爸爸與富爸爸的難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