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銅樓、銀路、金橋和鑽石壩──評中國政府對水電開發的失控

廣告

廣告

文:王維洛

一、建水庫大壩的利潤最高

中國民間現在流傳著這樣的民謠:銅樓、銀路、金橋和鑽石壩。意思是說,投資房地產(建樓)的利潤是銅牌級的;修公里,特別是修築高速公路,利潤更高,是銀牌級的;修橋比修築的利潤更高,是銀牌級的;修水庫大壩則是利潤最高的,屬鑽石級別。在中國炒房地產有名的浙江溫州集團,也把資金從房地產中撤出,而轉向水庫大壩的建設,特別是西部地區的水電大開發。

二、西部水電大開發

2003年6月三峽水庫開始蓄水,三峽水電站開始發電之後,中國政府的水電開發重點全線向西部地區轉移。西部水電開發的重點在長江重慶以上的幹流和大渡河等支流、西南諸河如瀾滄江、怒江和黃河等河流:

長江幹流:
長江幹流宜昌至宜賓段將實現五級開發,除已經建成的葛洲壩水電樞紐(271.5萬千瓦)和即將完工的長江三峽水電樞紐(連同地下電站2240萬千瓦),還計劃建設小南海水電站(100萬千瓦)、朱楊溪水電站(190萬千瓦)和石硼水電站(213萬千瓦)。

宜賓往上,長江幹流宜賓至石鼓將實行九級開發,它們分別是向家壩水電站(600萬千瓦)、溪洛渡水電站(1144萬千瓦)、白鶴灘水電站(996萬千瓦)、烏東德水電站(560萬千瓦)、觀音岩水電站(280萬千瓦)、皮廠水電站(270萬千瓦)、梓裡水電站(208萬千瓦)、洪門口水電站(375萬千瓦)和虎跳峽水電站(600萬千瓦)。三峽開發總公司已經在這裡陸續開工建設溪洛渡等四個巨型水電站,預計2020年竣工投產。2005年1月中國環保局叫聽三峽開發總公司的多個項目,其中就有溪洛渡大壩工程,原因是工程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沒有經過批准就擅自開工。虎跳峽工程對世界自然文化遺產“三江並流”破壞嚴重,受到中國許多環保組織和著名學者的反對。

計劃新建設長江幹流上的水庫大壩工程的裝機容量將達到5536萬千瓦,相當於2.5個三峽工程(包括地下電站)的規模。

長江支流:

雅礱江將實現二十二級開發,它們分別是:
桐子林水電站(40萬千瓦),二灘水電站(330萬千瓦),官地水電站(140萬千瓦),錦屏水電站共三級(300萬千瓦,150萬千瓦,150萬千瓦),卡拉鄉水電站(80萬千瓦),楊房溝水電站(200萬千瓦),大空水電站(100萬千瓦)蒙古山水電站( 160萬千瓦),牙根水電站(90萬千瓦),兩河口水電站(200萬千瓦),龔壩溝水電站(50萬千瓦),共科水電站(40萬千瓦),新龍水電站(50萬千瓦),英達水電站(50萬千瓦),通哈水電站(20萬千瓦),格尼水電站(20萬千瓦),阿達水電站(25萬千瓦),熱巴水電站(25萬千瓦),仁青嶺水電站(30萬千瓦),溫波寺(15萬千瓦)。

二灘水電站已經建成。但是二灘水電站是一個典型失敗的工程,由於工程造價高,使得出廠的電價也高,電價高得無人想買,二灘水電站拖欠的債務,只能由國家買單。雅礱江上計劃新建設的水庫大壩工程總裝機容量為1935萬千瓦,略小於三峽工程(包括地下電站)的規模。

此外,大渡河幹流將實行十七級開發方案,它們分別是:
銅子街水電站(60萬千瓦),龔嘴水電站(210萬千瓦),枕頭壩水電站(44萬千瓦),深溪溝水電站(36萬千瓦),瀑布溝水電站(330萬千瓦),老鷹岩水電站(60 萬千瓦),龍頭山水電站(50萬千瓦),大崗山水電站(150萬千瓦),硬梁包水電站(110萬千瓦),瀘定水電站(60萬千瓦),冷竹關水電站(90萬千瓦),長河壩水電站(124萬千瓦),猴子岩水電站(140萬千瓦),季家河壩水電站(180萬千瓦),馬奈水電站(30萬千瓦),獨松水電站(136萬千瓦)。

其中下游的銅街子、龔嘴水電站已經建成,龔嘴水電站只安裝水輪發電機70萬千瓦。銅街子、龔嘴兩水庫的泥沙淤積問題特別嚴重,比如龔嘴水庫建成後十年內,泥沙淤積和礫石淤積就佔據了水庫庫容的40%。建壩20年後,淤積吞噬了近四分之三的水庫庫容。水庫泥沙淤積和礫石淤積又促進了水位的擡升,由此而威脅到通過庫區的、中國西南地區最重要的鐵路幹線──成都至昆明鐵路的安全,庫水可能會淹沒成都至昆明鐵路,造成鐵路運輸的中斷!

已經開工建設的瀑布溝大壩工程引發了中國近年來最大規模的民眾維權抗議活動,引起世界震驚。由於移民的反抗,中央政府不得不暫停大渡河截流工程,但是多種跡象表明,瀑布溝大壩很快將復工,大渡河截流工程將在2005年內完成。

大渡河上要新建的水電站總體規模為1540萬千瓦,相當於2/3個三峽工程(包括地下電站)的規模。

岷江幹流一共要建設十級大壩,分別是:
偏窗子水電站(74萬千瓦),龍溪口水電站(36萬千瓦),沙嘴水電站(25萬千瓦),板橋溪水電站(3萬千瓦),魚嘴水電站(10.4萬千瓦),紫坪鋪水電站(76萬千瓦),映秀灣水電站(13.5萬千瓦)太平驛水電站(26萬千瓦),福堂壩水電站( 4.46萬千瓦),沙壩水電站(72萬千瓦)。

已經建成的有太平驛和映秀灣大壩,正在建設的紫坪鋪大壩裝機76萬千瓦,號稱是西部大開發的第一號工程。這個大壩工程對世界文化遺產都江堰的破壞已有許多論述,也遭到許多人的反對,但是政府還是執意要建設。魚嘴水電站離都江堰的距離更近,破壞更加嚴重,只是紫坪鋪大壩完工之後,出於工程的需要,魚嘴水電站將不得不建。

岷江幹流上要新建的水電站總體規模為284.86萬千瓦,相當於1/8個三峽工程(包括地下電站)的規模。

嘉陵江幹支流
嘉陵江幹支流將實現十級開發,它們分別是:罐子壩水電站(2.5萬千瓦),升鍾水電站(0.44萬千瓦)江口水電站(5.1萬千瓦)潭家嘴水電站(1萬千瓦),武都水電站(15萬千瓦),寶珠寺水電站(64萬千瓦)碧口水電站(30萬千瓦),合川水電站(50萬千瓦),東西關水電站(18萬千瓦)亭子口水電站(90萬千瓦)。

其中碧口寶珠寺江口升鍾已建成,東西關武都合川在建或即將建成。嘉陵江幹支流要新建的水電站總體規模為182.04萬千瓦,相當於1/12個三峽工程(包括地下電站)的規模。嘉陵江幹支流上可開發的水電資源並不豐富,設計水電站的發電效益也不高,但是在嘉陵江幹支流上緊鼓密鑼地建設的水庫大壩工程卻承擔著另外的重要任務,就是攔截從四川盆地進入三峽水庫的礫石、泥沙。比如合川水電站裝機容量50萬千瓦,計劃年發電量20.75億千瓦時,水電站效率只有47%。

烏江幹流
烏江幹流將實現九級開發,它們是:
彭水水電站(120萬千瓦),沙沱水電站(25萬千瓦),思林水電站(84萬千瓦),構皮灘水電站(200萬千瓦),烏江渡水電站(105萬千瓦),索風營水電站(420萬千瓦),東風水電站(51萬千瓦),洪家渡水電站(54萬千瓦)。

其中東風和烏江渡已建,彭水、索風營、構皮灘和思林在建。烏江幹流要新建的水電站總體規模為700萬千瓦,相當於1/3個三峽工程(包括地下電站)的規模。 2005年春節,胡錦濤視察了烏江水電開發工程,到索風營水電站工地視察。這一舉動加速了烏江幹流將實現九級開發計劃的實現。但是烏江水電開發工程面臨的一個大問題就是,水庫泥沙淤積問題,烏江渡水庫在建壩後的四年時間內,水庫淤積量達到了原設計50年的淤積標準。

另外,西部開發計劃中長江干支流水電開發,還包括清江、漢江、資水、沅水、澧水等河流的水電開發,清江上的三級開發,隔河岩水電站(120萬千瓦)和高壩洲水電站(25.2萬千瓦)已經建成,水布埡水電站(160萬千瓦)也即將完工。清江上游還有一些規模略小一些的水電站,它們將由恩施地區負責開發。

西南諸河:
西南諸河的水電開發主要集中在瀾滄江和怒江上。

計劃在瀾滄江上建設25座水電站,它們自下而上分別是:
猛松水電站(60萬千瓦)、景洪水電站(150萬千瓦)、橄欖壩水電站(15萬千瓦)、糯紮渡水電站(585萬千瓦)、大朝山水電站(135萬千瓦)、漫灣水電站(150萬千瓦)、小灣水電站(420萬千瓦)、功果橋水電站(90萬千瓦)、鐵門坎水電站( 178萬千瓦)、黃登水電站(200萬千瓦)、托巴水電站(164萬千瓦)、烏弄龍水電站(80萬千瓦)、佳碧水電站(43萬千瓦)、溜筒江水電站(55萬千瓦)、古學水電站(120萬千瓦)、真達水電站(140萬千瓦)、娘拉水電站(8.2萬千瓦)、達漢水電站(14萬千瓦)、公都水電站(13萬千瓦)、達日阿卡水電站(6.9萬千瓦)、阿通水電站(5.26萬千瓦)、昂賽水電站(5.5萬千瓦)、賽青水電站(3.75萬千瓦)、阿多水電站(6萬千瓦)、永賽水電站(3.8萬千瓦)。

已經建成的有漫灣水電站(150萬千瓦)和大朝山水電站(135萬千瓦);發電裝機42 0萬千瓦的小灣水電站正在建設之中;糯紮渡水電站發電裝機585萬千瓦是瀾滄江上最大的工程,目前也已經進入施工,計劃到2012年第一台機組發電。對於西南地區水電資源的開發,許多人認為這是脫貧致富的唯一道路。水庫大壩工程確實使許多中國人成為富翁,但是這樣的命運並不會落在絕大多數水庫大壩工程移民的頭上。漫灣、小灣工程的部份移民成為靠撿垃圾為生的貧民,就是一個例證。

計劃在瀾滄江上新建的水電站總體規模為2366.41萬千瓦,規模與三峽工程(包括地下電站)相當。

怒江上十三級開發計劃,總裝機容量達到2100萬千瓦裝機容量,規模與三峽工程(包括地下電站)相當。。怒江是中國除雅魯藏布江之外,受人類干擾和影響最小的河流。雖然2004年4月初,國務院總理溫家寶退回了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上報的“怒江十三級水壩開發規劃”,但是2004年底怒江十三級開發中的一級──六庫水壩就已經開工建設。

除了我們上面談到的計劃在西部大開發中要建設的水電站外,還有計劃在黃河上和珠江水系上游河流上的水電站。比如黃河上萬家寨工程上游計劃建設和正在建設的水電站工程有海勃灣水電站(10萬千瓦),沙頭坡水電站(12.5萬千瓦),大柳樹水電站(200萬千瓦),烏金峽水電站(15萬千瓦),大峽水電站(30萬千瓦),小峽水電站(23萬千瓦),柴家峽水電站(9.6萬千瓦),河口水電站(7.4萬千瓦),寺溝峽水電站(25萬千瓦),大河家水電站(18.7萬千瓦),積石峽水電站(100萬千瓦),黃豐水電站(24.8萬千瓦),蘇只水電站(21萬千瓦),公伯峽水電站(150 萬千瓦),康場水電站(16萬千瓦),直崗拉卡水電站(15萬千瓦),山坪水電站(16萬千瓦),尼那水電站(16萬千瓦)拉西瓦水電站(372萬千瓦)。計劃在黃河上新建的水電站總體規模為1082萬千瓦,相當於半個三峽工程(包括地下電站)的規模。

三、除雅魯藏布江之外,三十年內西部水力資源開發盡

現在總結如下:
長江幹流: 5536萬千瓦
雅礱江: 1935萬千瓦
大渡河: 1540萬千瓦
岷江: 284,86萬千瓦
嘉陵江:182,04萬千瓦
烏江: 700萬千瓦
瀾滄江: 2366,41萬千瓦
怒江: 2100萬千瓦
黃河: 1082萬千瓦
共計15726萬千瓦,相當於7個三峽工程(包括地下電站)的規模。加上未統計在內的珠江上游水系、長江支流漢江、資水、沅水、澧水等和西北諸河的一些項目,以及筆者尚未掌握的項目,開發的總規模應在17500萬千瓦,約相當於8個三峽工程。

在這裡要指出的是,第一,在二十世紀五六十年代,不少中國水電工程的實際裝機容量小於計劃數,如黃河三門峽工程、漢江丹江口工程等;而在二十世紀把十年代之後,不少水電工程的實際裝機容量大於計劃數,如長江三峽工程計劃安裝26台70 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而實際按裝32台70萬千瓦水輪發電機組。第二,一些水電站計劃是無法實現的,比如黃河上許多水電工程根本沒有水力資源的保證,其工程前提是實現長江上游的水調入黃河上游。如果這一計劃實現,則長江幹支流的一些水電工程沒有水力資源的保證。如果都按計劃實現,則有一大部份水電項目將面對水力資源不足,發電設備不能得到充份利用。

如果這些計劃都實現,西部地區,除雅魯藏布江之外,所有的水力資源將開發盡。我們的子孫將再無水力資源可供開發。按照目前的速度發展,在三十年的時間,這些計劃都必須上馬,才能滿足開發商和已經形成的水電建設隊伍和設備的需求。

四、巨型大壩建設越多,對河流生態系統的破壞越大

2004年世界自然基金會與世界資源研究所共同完成了「險境中的河流│水壩與淡水生態系統的未來」研究報告,報告指出,在中國的長江是是世界上擁有擬建或在建水壩最多的河流,這些大壩嚴重影響了長江河流生態。

美國和瑞典的科學家也得到了同樣的結論(參見2005年4月15日的“科學”雜誌),他們認為,為數眾多的大型水壩,破壞了生態環境,改變的水的流速,並帶來泥沙的沉積。這些水利工程將眾多的江河流域搞得支離破碎。他們特別對長江三峽大壩工程提出了嚴厲的批判。

其實,中國科學家通過他們的考察,也得到了相似的結論。2004年全國政協和中國發展研究院聯合組織了“保護長江萬里行”調查研究,對長江沿岸21個城市的生態進行了調查。調查結果是:長江流域生態環境急劇惡化,流域森林覆蓋率下降,江水泥沙含量增加,濕地面積縮減,長江的天然自潔功能喪失,枯水期不斷提前,斷流日益逼近。固體廢物污染嚴重,威脅水閘與電廠,江水水質惡化,危及沿江許多城市的飲用水,物種受到威脅,珍稀水生物日益滅絕。專家警告說,長江已陷入深度危機,若不及時拯救,10年之內,長江水系生態將瀕臨崩潰。只是中國科學家沒有指明長江幹、支流上2萬多座水庫大壩工程是長江水系生態瀕臨崩潰的主要原因。

五、中國在2006年和2007年將再次出現發電能力過剩

1998年和1999年,中國出現了電力過剩,當時有5000萬千瓦發電裝機過剩,相當於兩個多三峽工程。當時中央政府砍掉了屬地方政府管理的小火電廠和小水電站,被迫停產下馬的超過一個三峽工程的裝機能力。同時李鵬又親自出馬,號召大家多用電,中央政府也把發展重點再次轉向鋼鐵、鋁材、水泥等大耗電工業。2002,2003, 2004年中國出現了電力短缺,時常有拉閘限電的報導。從2003年起,中國又掀起了一個建活電廠和建水電站熱。僅2004年一年,開工建設的發電廠(包括水電站)高達1.8億千瓦。而到2004年底中國所有的發電裝機容量為4.47億千瓦。2004年一年開工的發電機裝機容量占全部發電能力的百分之四十!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的計算,中國在2006年和2007年將再次出現發電能力過剩!

其實,中國政府對電力開發已經失去控制。還是根據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的報告,在2004年開工建設的1.8億千瓦發電裝機中,有三分之二,也就是1.2億千瓦是違規建設。中國環保局在2005年初叫停的項目中,首當其衝是溪洛渡水電站(1144萬千瓦)和三峽地下電站(420萬千瓦),因為這些水電站工程都沒有上報工程生態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可以說,目前在西部大開發中正在施工的水電站工程,都是違法工程,都沒有經過中國環境影響評估法規定的程序。中國環境影響評估法規定,所有對環境有重大影響的工程,都必須提交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在提交報告之前,都要舉行環境影響評估公眾聽證會。中國環保局在2005年4月在北京舉行的圓明園工程聽證會上宣佈,這是中國第一次舉行的環境影響評估公眾聽證會。可見,所有的水電站工程都沒有舉行過公眾聽證會,也沒有符合法規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因此都是違法工程,都沒有舉行過環境影響評估公眾聽證會。

六、結束語

最後,引用單子薔對西部水電大開發的評論:中國的水電開發呈失控的狀態,只有促進大幹快上、修大壩高壩的因素,而無限制的因素:錢是國有銀行的,不考慮的還有:土地是公有的,不需要賠的;地方是支持的,因為有收入;移民是忠厚的,拆遷費用低,缺的只是招牌,招牌也有了:“西部大開發”。

筆者在此想糾正一點,就是西部大開發中的錢主要不是國有銀行的,而是中國老百姓的,是從中國老百姓口袋中挖出來的“水電開發基金”,就是每個老百姓每年每消費一度電要加付的“水電開發基金”。除此之外,還有電力部門通過蓄意加速的電錶從老百姓那裡剝奪來的資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