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米奇老鼠與圓明園

廣告

廣告

文:吳方笑薇

香港最新的人工夢幻旅遊景點迪士尼樂園,將於今年9月開幕,但是“米奇老鼠”拖著一條“黑”尾巴,因為迪士尼樂園在規劃和建造過程中有著“黑暗”的一面。

樂園選址在香港最綠最俱生態價值的大嶼山,是香港最後的一片淨土。人工化的旅遊景點“移植”至這片大自然環境中,趕絕不單是珍稀的中華白海豚,其填海工程觸發魚苗大量死亡直接威脅育魚區漁民的生計。

推土機、挖泥機、打椿機打破大嶼山,香港最綠的大島嶼的寧靜和優雅,接踵而來的是人工湖、機動遊戲娛樂館、食品店、商場、酒店、公路、停車場、房地産、高爾夫球場……大嶼山失守了。

在選址的規劃階段,香港正處於經濟低谷,當局期望借助迪士尼樂園來救亡經濟,於是香港特區各政府部門大開綠燈,加快專案審批,把選址的環境評估斬件上馬,違反了環評法的精神。想不到由於偷步,反而得不償失。問題出在徵收一個舊船廠用地來建人工湖過程中,未做好環評因而忽略了土地污染的風險,船廠舊址上發現3萬立方米的二惡英劇毒,需要香港納稅人多拿4.5億港元去挖走清理焚化。更令人發止的是「污染者」財利船廠賺取了15億港元,征地收益而不用履行清理污染的責任。5年後的今天香港司法部門還沒有繩之於法。

在米奇老鼠的魔咒下,迪士尼樂園的工程衝擊香港特區的環境管治;對環評法規精神的諷刺;對「污染者責任」原則的諷刺;對政府部門失職疏忽不需問責的管理諷刺。更大的諷刺是違反了香港政府不幹預不偏袒扶持某一財團的自定原則。

還記得1998至1999年,上海、珠海和香港三地爭建迪士尼樂園。香港不僅向迪士尼財團提供免費土地、投資優惠、基建配套、連特首和眾高官司長變相成爲“推銷員”與米奇老鼠手拉手與唐老鴨共舞。相對今天特區政府以不能偏袒某一行業為藉口無心扶持本土廢物迴圈回收行業的低勞動人群,出爾反爾,為何出現雙標準?

北京圓明園的防滲工程,最近在國內引起社會的爭議和反思。核心問題已超出了環保技術和科學觀點,而是關乎環評法規精神;本土歷史、文化、生態的傳承和保育;人工化旅遊和生態文化旅遊的平衡發展等反思。

迪士尼樂園登陸中國領土(香港),帶來黃金美夢或是生態惡夢,則見仁見智。迪士尼樂園的企業文化旨在弘揚美國式娛樂、飲食、消費、旅遊和價值觀,是典型全球一體化的“經濟殖民”戰略。崇洋崇美的心態下,本土鄉土文化被邊緣化,加化衰落和淘汰,取而代之為高消費、高刺激、喧嘩吵鬧的人工娛樂和休閒模式。

香港特區在迷失方向的發展路途上,失去了自我、自重、自尊、自創的動力。在急功近利的驅使下,在自卑的作崇下,“進口”西方的休閒概念,洋化的旅遊消費,機動化的娛樂模式。

可否想象對年輕人的成長和價值觀有多大影響呢?頭帶的帽子、穿的汗衫、刷牙的牙刷、玩的電子遊戲、乘的公巴、輪渡、地鐵,住的酒店、鋪天蓋地的廣告宣傳、無孔不入的促銷……這樣就賤賣了本土生態和文化,換回來的是什麽精神文明呢?

忠言往往逆耳,香港一班關心本土生態和文化保育的人士雖然大聲疾呼、反對和控訴,但是在金錢挂帥的香港,難以寡敵眾。

上海和北京亦正在考慮建迪士尼主題樂園,不禁要問中國人的創意跑到那裏去了?中國特色的主題樂園應該怎樣設計?中國優雅的休閒文化傳統跟不上潮流?中國高尚的精神文明要被淘汰?孫悟空也敵不過米奇老鼠?

迪士尼的入侵正暴露中國人的民族自卑。建議全國舉行一個休閒主題樂園創意比賽,尋找有中國特色的設計和創意。帶動全球的休閒、旅遊、消費的新模式和文明,“出口”本土優秀文化以對抗全球一體的“進口”文化生態侵略,重拾民族文化的自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