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會公民責任——一個與中國企業無關的名詞?

廣告

廣告

文:石油與環境網絡(中國)

社會公民,一個新鮮的名詞:我們把我們公司看作是這個社會的一員公民,承擔一個公民應盡的責任,堅持可持續性發展,不破壞環境,為社區和更廣泛區域內的人服務,重視企業在非商業層面的社會貢獻。讓我們工作和生活的社區的居民不因我們的商業行為受到不良的影響,康菲,這家來自美國的石油巨頭如是說。但這個名詞並不是康菲的首創,Shell(殼牌), BP(英國石油), Ford(福特), Intel(英特爾)等著名的跨國企業,也以各種方式描述他們所理解的社會公民責任:“以關心人類、對地球負責和追求贏利三大支柱為核心內容的可持續發展策略”Shell總裁藍仲凱。 福特也說:“我相信一個好企業與一個偉大的企業是有區別的:一個好的企業能為顧客提供優秀的產品和服務,而一個偉大的企業不僅能為顧客提供產品和服務,還竭盡全力使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2003年10月8日,殼牌和中國石油化工總公司在湖南岳陽市的一個煤代油項目公用工程建設拉開序幕。從成立到正式建設這兩年裏,殼牌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做出該項目對社會和環境影響的評估,對健康影響的評估(預測有害物和未來的商業活動將給當地社會老百姓的健康帶來什麼好的和不好的影響),並控制這方面的風險。一旦出現風險,怎麼去補救,採取什麼樣的行動把這個負面影響降到最小。

"聽取各方的意見,然後在項目設計階段減少這些可能的負面影響,你越早做這件事情越好,你能在項目設計的時候就把這些東西考慮進去。"殼牌中國集團主席兼天然氣及發電業務董事總經理王郁章說:"這是殼牌公司不僅僅在中國,在全世界各地做所有的投資活動之前,內部必須要有的東西。"

而03年讓人記憶猶新的開縣井噴事故,在井噴後不少百姓居然迎著風向跑,連最基本的逃避硫化氫的常識都不懂。事故的最後,礦區附近的百姓死傷234人,而事故現場的工人無傷亡(除兩人通知村民,躲避不及),這說明如果中石油在項目投資建設的時候能考慮對當地百姓進行安全教育培訓,這樣的悲劇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而當跨國石油公司在中國組建合資公司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把國際化的社會責任標準帶了進來。一個明顯的例子是關于中海殼牌大亞灣石化項目,該項目總投資43億美元,是迄今為止中國最大的一體化合作項目。該項目由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和皇家殼牌共同投資興建的大型化工廠。

但最近出現的一件事,讓殼牌“一直苦心經營“社會責任”形象的殼牌神話一夜之間轟然坍塌。”《中國經營報》,因為“8351名搬遷村民失去土地成為“失地農民”,生計困難,許多家庭兒童輟學”。這裏我們無心去探究殼牌以及他們所強調的“社會公民責任”是一種姿態還是一種做秀,或者導致這一事件的原因是是殼牌的責任或其他。讓我們搜索下有相關報道,他們的批評矛頭直對殼牌,口口聲聲殼牌謊言和做秀,而忘了中海油,這個占有50%股份的大股東。中海殼牌是兩家公司共同投資的項目,那麼所有的責任和利益都應該共同承擔,但這裏,我們看到的是口誅筆伐的對象僅僅是殼牌。難道國人默認的是,既然你老是在強調這些所謂的社會責任,那你就去承擔這些責任,而中海油,並沒有承擔這個所謂社會責任的義務,對社區居民和環境,我們並沒有照顧和考慮的義務。中國人一向強調寬以待人,嚴以律自己,但在這裏卻翻個了身。對于殼牌,也許他並沒有他所宣傳的做的那樣好,但他們至少有這個意識和行動。而我們的企業呢?在責怪別人做的不夠好的時候,我們是否應該思考,我們是否有去做?

回過頭來再看另一個能源項目,漫灣電站80年代建于瀾滄江中游,因為"成本最低,效率最高"而成為中國"七五"、"八五"期間的重點水電站建設項目"五朵金花"之一。而成本最低很大一個原因是由于給移民的補償非常少。現在,漫灣電站一年的利潤接近2個億,一半交中央,一半交地方。而現在漫灣田壩村移民卻以撿漫灣電站的生產生活垃圾為生,記錄片《怒江之聲》對此有真實的反應。

要是殼牌的項目建設過程中發生這樣的情況,我難以想象,憤怒的國人會有什麼樣的反應。但我知道而對于漫灣電站而言,解決移民問題並不是漫灣電站的問題,這是政府的事,他們的現狀與我們無關。甚至電站請來做小工的人都是從外地請來,而不是本地人。

有人說,跨國企業,財大氣粗,拿點錢出來買個好名聲並不奇怪,但我奇怪的是,在胡潤2005內地慈善企業的榜單上,名列榜首的居然是以破壞雲南和海南森林而聞名的金光集團,這是一家來自印尼的造紙企業。他們的捐款數額20,800萬,是名列第二的中石油的整整三倍多。中石油是什麼?是中國企業的龍頭,2005年的銷售收入整整5,500個億。而金光集團的在華銷售收入是150億,僅僅是中石油的近1/40。當然,他們對環境的破壞,並不是捐2億元就能抵消的,但我們應該承認,他們至少有彌補自己過失的意識和實際行動,而有更多的中國企業,卻不停的從我們這個社會掠奪資源、破壞環境。而他們對這個社會的回報,遠遠不及金光集團。

有人說,這些國外的石油巨頭,紙業巨頭,破壞了中國的生態環境,所以他們承擔這些責任是理所當然,這不可否認。但諸如漫灣電站這樣破壞了當地的環境,讓當地居民失去生計的依靠,從當地居民所擁有的水資源中獲得了巨大的收益,卻沒有考慮如何回報社區居民的利益,更別說承擔更多的社會公民責任,為什麼卻鮮有人詬病?

有人說,這些跨國企業的這些姿態、宣傳、行動只是一個口號,做秀而已。Intel並沒有回收他們生產的芯片電子垃圾,並沒有按他們所說的,我們盡可能的讓我們的產品,從生產到銷售到墳墓都不對我們的社區和環境產生影響,但至少,他們在生產過程中實現了他們的承諾,而我們的企業呢?比如淮河流域最大的工業污染源蓮花味精集團,就在三月底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委員會領導赴周口考察水污染的前後,居然直排工業污水。

我們應該承認,從福特基金,到BPCP(英國石油自然保護項目),到康菲的八達嶺國際友誼林,到殼牌美境行動,這些跨國企業秉承的企業發展理念所支持的實際行動,在一定程度上積極的推動著我們這個社會的進步。他們的努力,也讓我們的企業家也有意識為這個社會做出回報。我們也欣喜的看到,中國第一個由企業家出資的SEE——阿拉善生態協會的成立,在為改善阿拉善的生態而努力。但這還不夠,我們需要的有更多的中國企業站出來,為這個社會的和諧發展而努力。

社會公民責任,這不只是跨國公司所該承擔的責任。我們,以及我們的企業,才是我們這個社會真正的公民和主人,我們的企業才是這個社會的脊梁。我們的企業扎根在這個社會,這個社會的和諧發展,才是我們的企業持續發展的前提,而這需要我們的企業承擔更多的社會責任。

(圖片來源:中國學習型組織網)

相關報導:
廣東大亞灣石化項目 集體貪污上千萬元 (2003年1月18日)
中海殼牌項目爆出集體貪污案 外資方不予置評 (2003年2月10日)
“中海殼牌”:“不可理喻”的環保新理念 (2003年11月4日)
中海殼牌:可持續發展不是漂亮口號 (2004年11月3日)
殼牌的“謊言”後續報道:“大亞灣契約”之死 (2005年4月11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