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程翔事件的三個版本露出的端倪

廣告

廣告

在六四事件十六周年紀念前夕傳出香港資深記者程翔被控間諜罪的新聞,可謂平地一聲雷。被扣的原因先後出了三個版本,第一個是爲了取得宗鳳鳴關于趙紫陽言談的手稿;第二個版本是程翔某些報道或評論觸怒了中央,如李怡分析的在中俄邊界劃定問題上數落了江澤民;第三個版本,則是由字字珠璣的程翔太太劉敏儀給胡錦濤的公開信中隱約透露。筆者不妨作一個簡單的分析。

三個版本中最直觀的原因,是程翔爲了取得宗鳳鳴先生關于趙紫陽生前言論的手稿而被誘捕。這個版本在這一層面解釋的話,是沒有足够說服力的,因爲事情實在太微不足道,以一月份趙死後中共的處理手法觀之,實在不值得爲這麽點小事觸動國際傳媒對中共口誅筆伐。如果再深究一層,認爲以此來震懾香港記者更加沒有必要,現在香港幾乎所有傳媒都已經受到控制了,還有這麽明顯地出手的需要嗎?此外,還需要留意的是,趙紫陽生前說的話(if any)所針對的要不是某幾個已經過身或離休的前領導人,也只是整個黨,很難想像直接觸及現在的掌權者。所以,我比較傾向相信外交部在這一點上的說法,“與趙紫陽無關”。

第二個版本是因爲外交部的一句“境外組織”,王金友指出這是很可能指臺灣。但程翔一生“苦戀式愛國”(蔡素玉語)的爲人使外界難以置信他會叛國,于是引來“莫須有”的分析。例如李怡分析砌詞入罪目的在于報復程翔的一些言詞,包括去年九月程翔以鍾國仁筆名在明報披露有關江澤民與俄國簽定割讓國土的條約。筆者上網瀏覽了一下,發現這個“泄露”的確被江的死對頭法輪功的屬下媒體如大紀元等網站用作“瘋狂攻擊”江的材料,這是對個人而不是對全黨的一個攻擊(詳見明報程文)。不難推斷,程翔很可能還有其它的一些評論也不幸地刺痛了與江同一系統而又仍掌有權力的人。如果假設成立,程翔是被列爲打擊報復的目標了,那爲什麽要選在這個時候,在廣州?

或者聯繫上第三個版本,程妻劉敏儀的公開信我們可以把對事件的分析再推得更加深入。在筆者看來,程妻的信字字珠璣,起碼有三重意思。第一重是寫給胡錦濤的,通過講解程翔對中央的貢獻說明他有功要求胡插手,潜臺詞應該是提醒胡主席下面地方的一些人在蒙蔽著上級做一些打擊報復的事,希望主席明察。第二重是明寫給其它像程翔一樣忠心愛國的左仔,但實質也是寫給胡的:難道如程翔般的忠良就活該這樣的下場?第三重意思是寫給與程翔的研究有過千絲萬縷關係的香港名流看的,目的在于動員他們出聲出力。

綜合三個版本的解析,筆者發現如果把程翔被扣放在中國大陸不同政治派系鬥爭的大背景裏分析可能會更易看出一點端倪。程翔在香港的工作“挺曾倒董”,對台問題上建議改蠻橫爲陰柔都被成功采納,這落了江系上海幫的面子;而程翔之前寫中俄邊界問題,寫“查找不足”系列,也是在輿論助了團派,倒了海派。程翔沒有在北京,這個現在已經是團派大本營的地方被捕,而是在廣州受控,大家知道廣東省委是誰嗎?筆者擔心,程翔可能是在派系鬥爭中被處于下風的一派用來出氣、同時陷占上風一派于不義,墮入輿論困境的一個犧牲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