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西九」是一個政治經濟學的問題

廣告

廣告

「文化人一開始便錯了!」,長毛指的是本地文化人對「西九文娛藝術區」計劃的取態。

上周日(2004年11月21日),在書節的論壇上聽長毛與金佩瑋談媒體,談香港民主的發展;「西九文娛藝術區」計劃是近日城中熱門話題,論壇也很自然的把話題扯到「西九」計劃之上。當然,如果「民主」僅指透過普及的直接選舉選出特首和議員,「民主」輿「西九」實在是風馬牛,任你再有驚人的想像力,也無法把兩者「合理地」扯上關係。但「西九」計劃之所惹來重大爭議,正正在於政府在政策研訂上奉行的「單邊主義」,強行挺進,難怪有評論認為「西九」計劃是廿三條事件的翻版;「霸王硬上弓」恰好違背了講求理性討論、公開資訊以及程序公正的現代民主體制。

或許,問題的癥結正正在於:對於「民主」,我們太缺乏充足的認知以及應有的想像力。教育體制不是長年累月的告訴我們,想像力是藝術家的事,與平民百姓無關,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

缺乏應有的想像力,有人歸咎藝術教育的不被重視,有人歸咎政府在文化藝術政策上幾近零度的發展,有人歸咎殖民文化遺毒,有人歸咎香港的市場主導文化,有人則歸咎於香港人的功利心態,不利文化藝術的發展。以上種種的說法似乎都對,但多年來反反覆覆的被提出,現狀卻似乎連半根汗毛也沒給動過。到底問題的癥結在哪裹?

對於這個問題,長毛有關「西九」計劃的取態,或許會為我們帶來一點啓示。長毛認為,文化是否能被孕育,不在乎有多少座巨型歌劇院,而是在乎市民是否有足夠的閑暇,能有自己的文化生活;「文化人一開始便錯了!」,他認為文化人斟酌的是政府標書以及發展商方案的合理性,而非更根本的政治經濟(學)問題。

長毛所言甚是。試想想,在一個大商家以剝削員工為能事、工時與薪金不成正比、全民過勞、貪富嚴重不均、不少人朝不保夕的畸型資本主義城市中,誰又有餘暇有自己的文化生活?近日有關「西九」計劃的連番爭議中,其中的論爭點是商業與文化藝術是否共容;支持兩者能夠共容者,認為文化藝術的推動需要資金的支持,以商業支持文化藝術,是雙嬴局;反對者則認為商人以利為先,經濟瞬息萬變,要港人相信「忽然文化」的大商家堅守三十年的承諾,未免是天方夜談。但我覺得,「商業與文化藝術是否共容」還不是最基本的問題,因為在一個反最高工時、反最低工資、由大商家壟斷市場的超級資本主義社會中,文化藝術又如何能茁長?!

文化藝術圈的朋友經常都會說,要孕育本地的文化藝術,得從(藝術)教育入手,創造(藝術)市場,提昇全民藝術賞析能力。然而,文化藝術圈的朋友恐怕是捉錯用神了,因為歸根究底,問題的癥結似乎不在於教育,也不在於文化,而是在於高度異化的資本主義經濟文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