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重提節約鬧革命

廣告

廣告

文:汪永晨

幾天前出差在首都機場過安檢時我沒把機票放在紙套子裏,工作人員很熱情地要再給我一個紙套。我告訴她已經有了,並順便說了一句要“節約鬧革命嘛”。當時在場的兩個20來歲的年輕人相視一笑。可以看得出來,那一怪笑是沖著我的這句話來的。于是我問她們:沒聽說過節約鬧革命嗎?她們馬上都搖了搖頭。我又問:聽說過節約什麼呢?其中一位說:節約開支。

節約鬧革命,國人四十歲以上的可能不會陌生,那個年代什麼都是革命,節約自然也是革命了。當時配套的還有一句話:貪污和浪費是極大的犯罪。那個年代雖然給人們留下了一些不好的回憶,但貪污和浪費是犯罪,卻是世人的共識,並給予唾棄。如今人們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建設也取代了革命,但浪費卻不那麼讓人以它為恥了。深圳的大款與北京的大款鬥富,甚至可以一時興起竟摔掉4萬元的茅台酒;廣州開吃了黃金宴——以金箔包裹食物吞而食之。

3月2日回到北京的當天,從電視中看到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在分析當前電力供求形勢時,特別提出了堅持建設與節約並重,把節約用電放在優先位置,加強電力需求側管理,提高資源利用效率。

一國之總理把節約放在了如此的地位,又讓我想到2005年1月27日評估世界各國(地區)環境質量的“環境可持續指數”(ESI),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正式對外發布。在全球144個國家和地區中,中國位居第133位,全球倒數第14位。

剛看到這條消息時,我的腦海裏閃出的是小時候吃飯時大人們常愛說的: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這一古訓,我想今天的父母們一定也是常常以此來教育孩子。那以後我又想到了另外一些數據:中國2003年一年的鋼鐵、水泥消耗量占世界三分之一。中國的每萬元工業產值耗費能源、水是美國、日本、德國4-8倍,為印度的2倍。

這是水,還有電。這兩年有關水電的開發,社會上的爭議很大。有的人認為靠節約能少開幾個水電項目,從而保護自然環境;而有的人則認為:這是缺乏常識,節約怎麼能節約出那麼多電來呢?

今天,國家總理之所以在分析了我國電力形勢時提出“堅持建設與節約並重”,因為這是我們的國情。重慶大學電力經濟專家任玉瓏教授組織的一個專題研究表明,我國電網綜合損失率在10%左右。綜合測算,至少應在8.5%以上,而發達國家平均在6%左右,美、日等國只有約5%,我國不合理損失應當在2.5個百分點。按照2003年全國發電量19,000多億千瓦時計算,我國一年輸變電系統的不合理損失約475億千瓦時。

中國能源研究會研究員王慶一的另一項研究表明,在終端用戶方面,我國的電效損失量更是驚人。終端用電設備主要有中小電動機、泵類、風機、電焊、電解、電鍍、配電變壓器、照明器具、家用電器等。王慶一告訴記者,由于設備老化和技術、管理落後,電能利用效率非常低。如包括風機、水泵、壓縮機等電機拖動系統的電耗約占全國售電總量的60%。目前各類電機效率的加權平均比國外低3-5個百分點;在用的電機拖動系統運行效率比國外低近10%。再如我國的工業鍋爐設計效率為80%,與世界先進水平相差不大,但由于管理水平差,實際運行效率只有65%左右。任玉瓏教授的研究顯示,我國終端用電年浪費約1,500億千瓦時。

我曾在看到過新華社劉亢等記者的報道,綜合輸變電線損和終端用電設備損失,全國因電能利用效率低下造成的電力浪費每年近2,000億千瓦時。而三峽電站26台70萬千瓦發電機組全部運行時,年均發電量才850億度。這樣看來,全國一年空耗的電能相當于2.3個三峽電站的年發電量。

"最近幾年連政府也不提倡節能工作了”。這是重慶電力公司的一位幹部對記者說的。為什麼?很簡單電力企業仍然要通過多發電、多賣電來獲取更多的利潤,電力認為自己是在做電力生意,當然是賣的電越多越好。這樣的游戲規則怎麼可能讓電力公司認真考慮幫助用戶更加有效地使用電力呢?

前面我說到我國電網綜合損失率在10%左右。而美、日等國只有約5%。為什麼,有這樣一個例子我想是可以解釋一些其中的原由的: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規定,如果電力公司每年的利潤有一部分不用于擴大發電能力,而是給企業用于投資節電,其利潤率可允許提高一定標準,這可能幾倍彌補了由于節電造成的送電損失。有這樣一個例子,一家電力公司一年投入1.5億美元幫助用戶提高電能效率,而節約的15%為公司收益,結果這家公司當年獲利5,000萬美元。

污染加浪費,有人說等于增長,有人說等于滅亡。古人說:"悖入而悖出。"意思是說,一些人的錢是胡亂得到的(悖入),又會胡亂地花掉了(悖出)。古人還說;“成由勤儉敗由奢侈,”

如果我們把歷史的時鐘從“節約鬧革命的年代再往前撥,漢武帝在位二十三年,不曾增添過宮殿、園林、車馬等。有一次,他想修建一座露台,讓工匠估算,得知大約要用百金。他覺得花費太大,就決定不建了。這不正是“取之有度,用之有節,則常足”這句名言的寫照嗎?

我國古人認為能否做到勤儉,是關係到生存敗亡的大事。在我國建國之後僅僅50多年,水土流失的面積就超過了三分之一;我國現在耕地人均占有量占世界平均水平的二分之一,淡水是世界平均水平的六分之一,45種主要礦產的現有含量,15年後只剩下6種,石油2010年以後幾乎70%以上依賴進口的嚴峻形勢下,靠節約能節約出少建幾個水電工程,這需要工程技術人沒去計算,而溫家寶總理提出的:把節約用電放在優先位置,提高資源利用效率,卻不能不說是診治發展中出現的問題的一劑良藥。

(來源:北京地球村《草根之聲》2005年6月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