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國際

投,還是不投?伊朗選舉日觀察

廣告

廣告

筆者反覆地說伊朗是個很矛盾的國家,昨天說雖然很多人不投票,但對政治的討論還是很踴躍。然而到了真的選舉日,氣氛又變了另一個樣。許多投票的人不是為了改變不完善的制度,不是為了爭取政治權利,卻是基於對制度的服從或者恐懼。

從昨晚起筆者一路留意覂電視機。就像香港農曆新年個個藝員出來恭喜發財一樣,伊朗上至革命領袖、國會議員、名演員、名導演、運動員、以至全國二十八個省的平民,輪流出來呼籲投票投票,投票。伊朗伊斯蘭政權將總統和國會選舉投票率視為維護政權合法性的重要指標,是頂住歐美政治壓力的靈丹妙藥(弔詭的是,他們自己不由人民選出,卻借總統選舉的投票率來鞏固權力)。因此我們可以聽到許多看起來很奇怪的理由,例如「投票是要粉碎敵人的陰謀」、國會議長adel說「高投票率可證明美國不單是國家的敵人,更是人民的敵人」、更可圈可點的是有一名中學生說投票「是為了服從我們的領袖」。

百姓在官方電視台的攝影機前眾口一詞,私底下卻有另一套說法。筆者今早在採訪一票站時,有兩名青年走過來拉筆者到僻靜處說,他們是教育學院讀書的大學生,目前已在學校工作。對他們來說,投票不單是責任,更是為了保住飯碗。其中叫ruallah的青年說,因為在伊朗投票不用另外登記,所有身份證持有人都可投票,投票時工作員會在身份證上蓋一個特別的章。如果身份證上沒有這個章,他們便申請不到教席,在教書的也會丟掉飯碗。「這種審查對老師特別嚴重,我們之前也有同事因沒投票被革掉。」

之後筆者又碰上一個在中國公司工作的年輕人O,問他為什麼來投票時,他不好意思地說:「這個章,你不知什麼時候需要它。」然後才解釋為何要投給拉夫桑賈尼:「莫因是個文化人,他有可能像哈塔米那樣光說不做。」朋友arash很早以前已跟筆者說要杯葛選擇,目的正是要伊斯蘭政權失去合法性,讓歐美有理由插手。修建築的他當然也知道自己不投票會影響申請政府工的機會(有中學生更說連上公立大學也要查投票情況),但由於他有能力在私人公司打工,不用靠政府,因此能奪回「不投票的自由」。隨覂伊朗愈來愈來在私人公司打工的機會,擁有這個自由的年輕人也愈來愈多。這可能可以解釋,為何這麼多年輕人夠膽杯葛選舉。

現在讀者應該了解到伊朗政治的複雜之處。當以哈梅內伊為首的伊斯蘭政權非民主部分將總統和國會選舉的投票率解讀為對他們以及他們政策的支持,並且發動所有宣傳機器推廣這個想法時,不認同伊斯蘭政權的人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杯葛選舉(筆者發現司機等自僱人士十有八九不投票),二是扭轉政府的解讀--投票不是因為支持保守政權,服從領袖,卻是為了改變這個政權,透過投票去奪權(哈塔米在八年前便成功扭轉投票的意義,據改革派的老將向筆者表示,哈塔米知道人民力量這麼厲害時,也嚇得睡不了覺)。支持改革派的候選人莫因的女大學生zahra說:「那幫人經常說哈塔米八年只會說不會說。這只是當權者的宣傳把戲,但很多低下階層都信以為真。他們沒有看真憑實據,在哈塔米任內,伊朗是二十六年來首次不用進口小麥,這不是經濟成就嗎?哈塔米這八年,西方對伊朗的印象大大改觀,這也是哈塔米的重要成就。」zahra說支持莫因就是要繼續哈塔米這個勢頭,因為唯有莫因承諾要真正的實行民主,才夠膽說「伊朗人不再需要獨裁者」。

據筆者片面的觀察,現在似乎是透過杯葛的形式表達不滿的人較多,特別是年輕人。難怪伊朗內政部在中午已宣佈有可能要延長投票時間,當然他們的理由不會是「為拉高投票率」,而是因為「太多人去投票」。在這種形勢下,改革派還能不能進入第二輪投票?甚至奇蹟地打敗拉夫桑賈尼手上贏得大選?筆者今天凌晨會在莫因的競選總部等候結果,有機會再為大家報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