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河小浪底水庫移民尋求法律訴訟追討補償

廣告

廣告

Jehangir S. Pocha 報導
波士頓環球報. 2005年6月19日
(圖片來源:洛陽信息港)

河南襄垣--八年前,盧社中(譯音)與其他河南中部的關陽居民一起,被迫遷移到40公里外的一條移民村。為了一個僅次於長江三峽工程規模,我國第二大水利樞紐工程-小浪底水庫建設,他們要離開故居和故土。

政府的規劃者說小浪底是中國進步的象徵,為我國貧困的內陸省份帶來水與電。但是村裡的人卻說大壩變成了另一個計算錯誤與不公義的地標,帶來了更加貧困與麻煩。

55歲的盧社中是村裡的領袖,住在一座磚頭還沒有砌成的房子,是極少數仍然穿著藍色毛澤東裝束的人,但這並不是出於他對共產黨的感情。

盧向到訪的記者投訴,“這是因為我買不了新衣裳。”此語一出,數十個移民村的居民便放下幹活,跑到盧的面前參與討論,一起批評政府。他們說,“這個賊子政府,奪去了我們的生計。”

他的鄰居也遇到同樣的苦況。42歲的張秋樓(譯音)在餵豬的時候說,“他們告訴我犧牲小我,成就大我(國家)。”他說政府承諾付出每平方呎15美分(或9毛錢人民幣)來徵收土地。

“但是到現在我仍然一無所有,沒錢了。”他說。“而且,我家以前在關陽每個人可分配到半畝良田,搬到襄垣卻只有一半面積的瘦田。”

今天,數以千計的居民被政府的野蠻發展所排擠,張和盧同聲表示,他們要力爭到底。

“我已經決定對政府提出訴訟。”盧說。“人們告訴我:你怎可以視政府為敵人? 但我說那是政府把我們視為敵人。我們知道工程對國家很重要,但是為什麼會受騙?”

盧的談話引來了其他人的聚集圍觀,而且他們開始叫囂和振臂抗議。他擔憂的瞥了一眼,並著人們走到隔壁的一個庭院。提出反對聲音在中國仍然是相當敏感。盧說當地警察經常派出便衣公安,監視村民的一舉一動。

盧說,二十個曾經控訴當地政府的住戶多次被地方官員威嚇,還有陌生人把村民揍了一頓。他還說,他曾經被當地警察拘留了好幾次。

在北京,官員和像陳鑫(譯音)的學者同樣指出這種情況是難以避免,因為我國正在抓著房屋與13億人口的擔子,國家要滿足所有人的需要。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社會學教授陳鑫指出,“政府已盡了力,但有時候因為面對大量灌溉和能源需求,土地權等人權的犧牲也是在所難免。”

但是,公眾對於這種制度不公義的不滿正在日益增加。根據公安部門的統計,2003年我國舉辦了58,000場抗議活動,而大部分都是涉及居民與政府之間的產權紛爭。

政府一直以來都是採取鎮壓手段,對付爭取基本權利的移民。去年10月,西南省份四川的漢源更發生了大規模抗議行動,約40,000人聚集與警察衝突,抗議當局修建大壩的計劃。

盧說,這正解釋為何“我們村子選擇了通過法律訴訟爭取應有權利。”

而且他們也有點幸運。盧說,在村民向眾法院送上陳情書,呼籲省和中央領導介入後,省高等法院也認同村民是受到不公平對待。

“法院說:你們是對的-政府必須付出賠償。”他說。“但是法院沒有做出正式裁決,所以我們不知道誰會償付或者他們需要償付多少金錢。”

下時溝(譯音)的村領導盧宜道(譯音)指出,要解決所有問題可能要花上五年。“村民可能需要常常花錢從濟源跑到北京上訪,我們一起去要花上6,000元。我也不知道這些款項怎樣籌。”

工程成本達35億美元,壩高505呎的小浪底水庫,總裝機容量達1,800兆瓦,輸送電力到鄰近的洛陽與開封等城市。提供部分貸款的世界銀行指出,約200,000人需要因此而遷徙。但受影響居民表示真正數字比這個要高得多。

盧宜道說,小浪底水庫並沒有真正幫助城市和工廠裡的人,解決缺電的問題。

當小浪底工程在黃河上修建時,持續的乾旱與其他環境因素導致黃河斷流。從1995年以來,3,000哩長的黃河曾經在河南開封連續三年出現斷流,距離東部海岸的黃河口尚有500餘哩。

黃河斷流使孕育著包括盧和其他當地人超過3,000年的中華民族感到憂心。雖然2002年和2003年的雨水幫助了黃河水再一次流到大海,黃河的徑流只剩下原來的三分之一,而水流速度也減慢了一半。所以小浪底工程永遠也不會產生當局原本設計的發電量和灌溉量。

包括以美國華盛頓為基地的世界觀察研究所等國際組織提出警告,我國這些龐大的工程可能會變成大白象(形容花費巨大的建築,卻大而無當,經濟效益遠低於預期),並且造成大範圍的生態環境破壞。儘管如此,仍然不能制止政府追求巨大建設的野心,包括長江三峽工程和耗資250億美元的南水北調工程。

即使是在小浪底,大壩的擴建工程仍然繼續。28歲的西霞院村村民鄭桂枝(譯音)由於小浪底的擴建工程而要被迫遷徙。

“我們仍然難以接受房子要丟了。”她說。“我們所有的祖先都葬在這裡。將來掃墓的日子,我們要看著河水拜祭先人了。”

鄭說她並沒有收到當局所承諾的賠償。

“我們不可能向政府追討賠償。”她說。“我們得到的只是口頭承諾。官員說將來會付出賠償;未來的期票不知道何時可以兌現。”

(李育成翻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