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李卓倫﹕同志行頭有何不妥?!

廣告

廣告

蔡志森先生自從提出本年七一遊行由同志團體行頭,質疑會否被同志騎劫七一遊行主題之觀點提出後,大家都對同志團體帶頭的安排從新討論,更藉此從新理解弱勢社群,在社會運動所扮演的角色。如果不是蔡先生發表此言論,我們都沒有去從新反思七一遊行的意義。

從好的角度看,蔡之言論刺激了我們反思七一遊行的意義,然而,就蔡之文章(蔡志森﹕民主是最大公因數http://hk.news.yahoo.com/050617/12/1dn1x.html)本身來看,文中有不少見解,予人邏輯混亂,概念糊塗不清。以下本文會分析蔡文之觀

點。為了清楚表達,引號內之文字為蔡文的內容。

成為第三主題真的會騎劫了遊行麼?!

以下引號內之文字為蔡文的內容。

「……當同志團體的橫額、標語和旗幟緊隨大會的橫額之後,使極具爭議的性傾向歧視立法問題,成為了遊行的第三個主題,間接效果形同騎劫了遊行。」

「七一遊行其實一直是一個包容性很廣的遊行,遊行隊伍中間的訴求百花齊放……不過,當同志團體的訴求成為七一遊行的隱藏議程,當他們的橫額、標語走在遊行的最前方,甚至有由大會贊助的宣傳品,筆者別無選擇只能杯葛有關遊行。」

雖然蔡先生自稱曾參與七一遊行,但似乎不大瞭解七一遊行的意義,所以說出上述言論。七一遊行主張多元性,無論你的工作是醫生律師也好,清潔掃街亦好;青年婦女同性戀(同性愛)異性戀者都好;任何種族,無分你我都可以透過此渠道一齊發聲,表達自己的訴求。在七一的大主題下提出其他第二第三主題甚至第四第五主題,不但不會像蔡先生在文中說會騎劫了遊行,而且更能彰顯七一提倡的多元性。

承認了還是隱藏議程?

「雖然民陣否認特別優待同志團體,但承認民陣的人權小組一直有推廣性傾向歧視立法的教育活動﹔亦曾建議於七一派發有關單張,問題是這隱藏的議程有否主動向公眾交代呢﹖」

既然民陣一直有推廣性傾向歧視立法的教育活動,意即是公開議程,又怎會是隱藏的議程呢? 一句說話前後矛盾,前段說是公開的議程,後段又說是隱藏的議程,究竟蔡想說甚麼?

蔡先生,我想你不會不知道,基督教在當年羅馬人統治的耶路撒冷都是極具爭議的新興宗教,如果不是耶穌之門徒不懼強權,繼續鍥而不捨宣教的話,難道會有今日的基督教麼? 越是極具爭議的話題,其正確態度不是避而不談,甚至禁止不做,而要像耶穌之門徒宣教一樣,令更多人分享討論。人人都是神的兒女,你是,同志亦是,你當然有權杯葛七一遊行,但為何會說同志帶頭會騎劫七一呢? 本人不是民陣中人,只是一位曾經參與兩屆七一遊行的星斗市民。希望你明白,你、我和同志在神眼中都有著共同的身份 ― 親愛的兒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