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政黨的「新」方法—議案及投票(招募志同道合者)(—)

廣告

廣告

這是我第一篇文章,請多多包涵。

 

相信關心時事的大家各有不同的方法研究香港政情,有人從言論,有人從歷史,有人從民調…簡直是五花八門,百家爭鳴。不過,我想在此提出一個可以不太被注意的新方法:從議案的措辭來推斷政黨的真意,雖不中亦不遠矣的其中一個方法。

 

為甚麼呢?有云日久見人心,患難見真情。人往往會在被迫到底線時才露出本性,政黨亦然。議案就好比這一條底線,因為這要交給立法會付諸表決,通過了後就成為了立法機關正式意見,對政府構成了一定壓力;因此,議員們提出的議案及內裡的措辭,都會經過仔細計算和思考,亦最能代表他們的心聲、利益以及選民結構—難道會有一個選民選一個常常背叛他們的意思的人做議員嗎?

 

雖然,議案並無約束力,但是作對立會的正式意見,議員必定會費盡心機在其動議或修正案中,希望其1):符合選民意向、2):符合幕後勢力(中央)意向3):符合其利益。

 

事實勝於雄辯,現在舉一例來說明:議案是04年10月的保護中區警署建築群和制訂全面的古物古蹟政策。當然,我們不能以偏概全,因此標題才有「招募志同道合者」字樣。

 

民建聯版本:

鑒於中區警署、域多利監獄和前中央裁判司署是極具歷史和文化價值的建築群,本會促請政府採取以下措施,重新檢討該建築群的發展方向:

(一)

基於古蹟是香港市民集體回憶的一部分,保存該建築群的風貌及特色;

(二)

在公眾可共享的原則下,積極為該建築群研究一套可持續的營運模式;

(三)

在就該建築群文物旅遊項目進行公開招標前,先就建築群的用途進行廣泛的公眾諮詢,並設立一個有公眾人士參與的監察組織,以監察該項目的招標工作和發展;及

(四)

在評審該項目的標書時,應以妥善保護建築群為凌駕性的考慮因素;

此外,政府亦應盡快以開放及高透明度的方式,制訂全面的保護古物古蹟政策,確保已列為古蹟的建築物得到適當的維修和保護,以及保留古蹟周圍的原有環境和氣氛;同時,政府應積極通過宣傳和教育,提高市民對古物古蹟的認識和保護意識,並研究發展文物旅遊的可行性,藉此推動具文化特色的本土經濟及創造就業機會。

 

從上文可看,民建聯的路線雖比較親民生,但是仍然強調政府—即中央/中共信任的治港班底來主導政策發展(強勢行政主導也),可見其忽視立法會的主要職責:制定制度監察政府。證據在於整篇議案的語氣是should,而非must,政府不做也不是罪過。另外,議案內容比較原則性,讓政府有更大空間走灰色地帶。

 

再看看民主派版本(修正案):(紅字為新增、綠字為刪減)

楊森議員動議下列修正案
鑒於中區警署、域多利監獄和前中央裁判司署是極具歷史和文化價值的建築群,本會促請政府採取以下措施,重新檢討該建築群的發展方向:

(一)

基於古蹟是香港市民集體回憶的一部分,保存該建築群的風貌及特色和完整性,並必須保留原址全數的18幢建築物及其圍牆;

(二)

在公眾可共享的原則下,積極為該建築群研究一套可持續的營運模式,包括以非牟利方式保育建築群;

(三)

在就該建築群文物旅遊項目進行公開招標前,先就建築群的用途進行廣泛的公眾諮詢,並設立一個有公眾人士參與的監察組織,以監察該項目的招標工作和發展(獨立委員會審批有關標書,並監察標書的執行);及

(四)

在評審該項目的標書時必須提高質量方面的評審比重,並應以妥善保護建築群為凌駕性的考慮因素;

此外,政府亦應盡快以開放及高透明度的方式,制訂全面的保護古物古蹟政策並盡早成立獨立而具公信力的古物古蹟管理局,確保已列為古蹟的建築物得到適當的維修和保護,以及保留古蹟周圍的原有環境和氣氛;同時,政府應積極通過宣傳和教育,提高市民對古物古蹟的認識和保護意識,並研究發展文物旅遊的可行性,藉此推動具文化特色的本土經濟及創造就業機會。

 

就楊森議員修正案提出的修正案
郭家麒議員動議下列修正案
鑒於中區警署、域多利監獄和前中央裁判司署是極具歷史和文化價值的建築群,本會促請政府採取以下措施,重新檢討該建築群的發展方向:

(一)

基於古蹟是香港市民集體回憶的一部分,保存該建築群的風貌及特色和完整性,並必須保留原址全數的18幢建築物及其圍牆;

(二)

在公眾可共享的原則下,積極為該建築群研究一套可持續的營運模式,包括以非牟利方式保育建築群,在建築群的經營活動不會與其歷史價值相違背,並應將建築群部分保留作警政、監獄及司法博物館之用;

(三)

在就該建築群文物旅遊項目進行公開招標前,先就建築群的用途進行廣泛的公眾諮詢,並設立一個有公眾人士參與的監察組織,以監察該項目的招標工作和發展(獨立委員會審批有關標書,並監察標書的執行);及

(四)

在評審該項目的標書時必須提高質量方面的評審比重不應以地價或經濟利益作為主要考慮因素,並應以妥善保護建築群為凌駕性的考慮因素;

此外,政府亦應盡快以開放及高透明度的方式,制訂全面的保護古物古蹟政策並盡早成立獨立而具公信力的古物古蹟管理局,確保已列為古蹟的建築物得到適當的維修和保護,以及保留古蹟周圍的原有環境和氣氛;同時,政府應積極通過宣傳和教育,提高市民對古物古蹟的認識和保護意識,並研究發展文物旅遊的可行性,藉此推動具文化特色的本土經濟及創造就業機會。

 

從上文可知,民主派把灰色地帶收窄,以免政府走法律空隙—包括定義古蹟的數量和保養範圍,修正案當中亦多了較強制的意思。

 

不過,可能民主派擔心議案遭功能組別的商家黨否決,因此在要點(即確立獨立委員會負責、以非牟利形式保育、成立獨立而具公信力的古物古蹟管理局、經營活動不會與其歷史價值相違背、不以地價或經濟利益作為主要考慮因素)立場較為不強硬。

 

不過,以修正案當中可知,民主派較不滿官商勾結,亦希望古物保育不會被商業喧賓奪主。

 

最後,看看自由黨版本:

鑒於中區警署、域多利監獄和前中央裁判司署是極具歷史和文化價值的建築群,本會促請政府採取以下措施,重新檢討該建築群的發展方向:

(一)

基於古蹟是香港市民集體回憶的一部分,保存該建築群的風貌及特色;

(二)

在公眾可共享的原則下,積極為該建築群研究一套可持續的營運模式;

(三)

在就該建築群文物旅遊項目盡快進行公開招標前,先就建築群的用途進行廣泛的公眾諮詢,並設立一個有公眾人士參與的監察組織,以監察該項目的招標工作和發展;及

(四)

在評審該項目的標書時,應以(考慮以下原則:讓公眾可共享該建築群、為建築群制訂可持續發展的營運模式,以及)妥善保護建築群為凌駕性的考慮因素;

此外,政府亦應盡快以開放及高透明度的方式,制訂全面的保護古物古蹟政策,確保已列為古蹟的建築物得到適當的維修和保護,以及盡量保留古蹟周圍的原有環境和氣氛;同時,政府應積極通過宣傳和教育,提高市民對保護古物古蹟的認識和保護意識,並研究發展文物旅遊的可行性,藉此推動具文化特色的本土經濟(文物旅遊)及創造就業機會。

 

在此可得知,自由黨和民建聯仍希望強勢行政主導,因此修正案中極多部份含糊其詞。

另多,自由黨為基層、為中產等口號似乎是荒謬的。證據在於上文為大企業流下許多後路。包括:

 

「就該建築群文物旅遊項目盡快進行公開招標」中,不要求一個公眾人士組成的組織來監察其過程,以及;

刪去「…為凌駕性的考慮因素」和

「盡量保留古蹟周圍的原有環境和氣氛」等等改動,令這議案連僅存的原意(以保育為先)也失去,變成商家賺錢的機會!即是日後商家對古蹟周圍的原有環境和氣氛剷除掉,不符合公眾意向,甚至把古蹟變得面目全非,也是「依法辦事」的。難怪越來越多政要商家要依法辦事,因為漏洞大得恐怖!

 

後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