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伊拉克戰火中吸煙

廣告

廣告

cow boy在《衛報》上看到No Logo的作者Naomi Klein的文章,題目很有趣--"Smoking while Iraq burns"(在伊拉克戰火中吸煙).

最近美國傳媒不斷宣傳一位在費盧杰的士兵,他被神化為"The Face of Falluja",這位人兄的照片十足十萬寶路廣告中的牛仔,粗豪男性化,含著香煙在思考。他代表著美軍的勇敢、機智、毅力... ... 政治美學化又一例子。

更荒謬的是,美國公眾關心的竟然是:吸煙的美國英雄是否對兒童帶來不良影響?下次可否以喝礦泉水來代替?或者是可口可樂?

她說,免除罪責(impunity)成為美國的風尚,美軍幹多少壞事,殺多少平民,媒介都不會關心,美國人覺得跟自己無關,這亦是落敗候選人John Kerry給予布殊最大的禮物,他對布殊的軍事行動對世界的殘害視若無睹。

當伊拉克在燃燒,美國這個國家卻為了那根香煙在嘮嘮叨叨。

Naomi Klein原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