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白文杰,下世投胎記住做中國人

廣告

廣告

這兩天英國各大報紙的頭條不是烏克蘭大選,而是關于內政大臣白文杰(David Blunkett)被指涉嫌協助前情婦菲藉保姆取得簽證的醜聞。白文杰被指在較早前爲了讓菲律賓籍保姆來英國照顧剛爲他産下一子的前情婦金柏利,而濫用其內政大臣的職權,干預移民局加快審核該保姆的簽證申請。

白文杰已否認指控,爲自證清白已提出成立獨立委會員調查事件。分析指出,如果瀆職指控成立,他除了辭職將別無選擇。

晚上跟幾個中國的朋友談及此事,都是一個意見:英國人無事生非!從中國人的角度看來,如果指控屬實,白文杰所做的只不過是把一個够不上做“快證”的申請當成“快證”來做,性質上僅僅是“照顧”一下,或者講插了個隊(即“打尖”)。堂堂內政大臣,只不過要求替保姆做個“快證”,很過分嗎?

言談間,我聯想到了梁錦松。我不是想說他的買車事件,我是想問當時有沒有人會想到爲什麽梁錦松老婆伏明霞可以一結婚就過來香港定居?當居港權的爭議還熱得燙手時,在成百上千分隔兩地多年的夫妻中她可以如此快速地取得居港權,幷在香港産下女兒。這,又有沒有人質疑過?對了,未知某些報紙報道的大陸婦女來港産子的統計中是否也包括梁伏之女?

其實這裏面的原則很簡單,就是公職身份與個人利益不能有衝突。跟白文杰相比,梁錦松到了買車一事才“斷正”利益衝突這一條,還可以用“無心之失”來過關,還可以有董生出面保他,我實在不得不嘆伏中國人社會的“包容”。

個人利益當然包括梁錦松買車避稅的金錢利益,也包括白文杰被指濫用職權謀取的個人便利。我想問的是:是否也包括一己的政治利益呢?例如爲換取爭做下任特首的政治籌碼,用數百億搞“西九”,一方面向在特首之爭中有影響力的財團輸送利益,另一方面搞“政績工程”跟中央邀功。尤其是當這一計劃被社會各界如此强烈地質疑,這當中又有沒有人濫用職權?有沒有人瀆職呢?

想到這裏,我不禁替白文杰不值,這點小事居然有可能給他的政治生涯劃下一個句號。我真想對白文杰說,記住下世投股做中國人,看誰還敢對你辦個快證這樣無事生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