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進軍愛丁堡系列一: 備戰露宿者世界杯

廣告

廣告

上周四葉蔭聰跟我說,有隊露宿者足球隊練波,問我有無興趣去採訪。我反問佢:「露者者踢波,有咩好睇呀?﹗」講多陣先知道這班露宿者組軍目的是要參加世界杯,聽落幾有趣。即時身癢兼腳癢,想去採訪順便落場搓番兩腳。

去之前我想起中學時在街場跟隊,有隊露宿者總會叫埋一份,但即使叫得聲嘶力竭,踢波這個遊戲都無佢地份。在球場上,他們被小流氓欺負多過踢波。

香港人對露宿者有很多假設性的想像:一直以來,主流媒體總會將他們呈現成自我放棄的一群。他們露宿的原因,或者因為生意失敗、或者因為私生活不檢點,可能以往沉迷賭博女色、吸毒酗酒、現在甚至有精神病。因為他們不善生產,才會被政府、被市民遺棄-。

露宿者是隱蔽的一群,他們是社會問題。

咁露宿者又點解有世界杯?香港無啦啦點會走隊露宿者代表隊出來?

當晚的採訪地點是九龍城舊機場對面的石古龍道足球場,到步後找來找去也看不見,問問公園阿伯,才知自己走錯路。其時經已上七點半,在龍鼓灘工作一天,其實不想出來,但聰頭吹雞,點都要比面,開工前當然要食番碗十蚊碗的粉麵。

球隊練習在一個五人足球場進行,入去第一眼看見觀眾席上幾位小姐。看她們裝扮,似乎工作多過睇靚仔踢波。台左有位文裝一道的先生獨坐,手握一份印有The Homeless World Cup Edinburgh 05的資料,一邊把弄,一邊四望,足球術語叫閱讀球場。他旁邊有位標準退役足球員身型的大哥,一直密斟兼指手畫腳。

小姐說::「影張相好嗎?」,有位穿波衫,樣子蠻年輕的男子側起身來身來,露一副又怕醜,又欲拒還迎的表情。大哥站在場邊大聲說:「慢慢黎啦,你遲早要習慣架喇﹗」

問問聰頭,才知道有眼不識泰山,原來他們都是球隊領軍人物,白恤衫的是總教練何渭枝,聰哥在我耳邊笑他老友是「廢格遜」。指手畫腳的是教練兼球員昌哥,怕怕醜醜的是球隊主將趙啟,而觀眾席上的是都是主流媒體的記者。

我狐假虎威坐近聰頭身邊,跟何渭枝草草介紹幾句就單刀直入:「喂﹗同你班波搓番兩腳得唔得先?」,他說:「呀﹗你係領男丫麻﹗你都係問聲昌哥先」

落場守龍門,有位個子不高,裝著摩打腳的「矮腳虎」向我示意射球。他預備一段卡路士射罰球般距離的助跑,吸口大氣向我狂奔,點知最後射空氣﹗笑到隊友收唔到聲。

football011後來阿野遲來,站在場邊,望著昌哥方向問我:「請問入面邊個係露宿者?佢?唔係呀?無個似,睇暈成場,似乎葉蔭聰最似﹗」

有點意外,這隊神秘的雜排軍,究竟怎樣組成?波都射唔準點踢世界杯?露宿者世界杯又是什麼回事?

待續...

(採訪:葉蔭聰、阿野、領男,攝影:葉蔭聰、領男,執筆:領男)

預告:進軍愛丁堡系列(二): 拉雜成軍﹗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或這個網站辦得不錯,請捐款支持我們吧!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