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名嘴被炒足證溫水正煮蛙

廣告

廣告

貼文:fred

蘋果日報       吳志森
2005-07-12

我對黃毓民被商台終止合約,感到既突然,又認為是必然。

突然,是因為毓民被迫只能一星期開一次咪,影響力大減,但支持者仍然非常多,要求商台讓他重新一星期做五次的呼聲,響徹互聯網絡。如此叫座的節目主持人,有極高的商業價值,商台竟如此糟蹋他,最後竟完全棄用,這是哪門子的商業行為和商業邏輯?

必然,是這場風波遲早要來,是政治大氣候和香港小氣候的必然。二○○三年七一逾五十萬人上街,為香港的民主運動創造了一個奇迹。當權者不但沒有深徹反省管治危機為何突然爆發,反而怪罪傳媒。正如中央政策組前顧問練乙錚所言:當自由和民主不能配套,按當權者的思路,就是要壓低自由以遷就低度民主,於是二○○四年七一遊行和立法會選舉前的名嘴封咪,就如此這般地發生了。

接着,中央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向香港輸血,甚至把絲毫不敢懈怠為中央賣命,但卻成為港人眾矢之的的董建華犧牲掉,以撫平港人的怨氣。二○○五年七一遊行人數驟減,證明政策收效。毓民被炒,是○四年名嘴封咪的下集大結局,商台在七一遊行後第二天才宣布與黃毓民終止合約,連最後一點影響力也使毓民無從發揮,可說是計算得異常準確。

不少身處高位的傳媒管理人,以旁觀者的態度犬儒地看待毓民被炒事件,說甚麼黃毓民過了火位,說甚麼任何管理層都不容許下屬公開批評自己,用這種自我安慰的解釋,只希望說明一切如常,毓民被炒只是人事問題、合約問題,與言論自由一丁點關係都沒有,不需要做些甚麼,也可繼續享受他們的高薪厚祿。

傳媒歸邊,已屬常態。董建華年代民怨太深,除了左報,沒有幾家傳媒肯為他歌功頌德。曾蔭權民望高企,拍馬吹捧視為理所當然。收視最高影響力最大的無綫電視,一而再製作了甚麼特首之家特首夫人的特輯,極盡逢迎巴結擦鞋諂媚之能事。此等題材,竟由號稱獨立權威之無綫新聞部製作,新聞界竟然連一點反應都沒有。可能他們還認為,特首及夫人偏心給了無綫一個大獨家,妒忌得口水也流了出來。

新聞工作者理所當然應肩負社會責任和良心,但也如此苟且麻木,何況是一般為餬口,終日低頭營營役役的小市民呢。何況,沒有傳媒的渠道,縱使不滿,他們還可以通過甚麼途徑表達出來呢?

不少市民可能認為:毓民雖被炒,青筋暴現辛辣的批評可能沒有了,但仍有其他主持人發聲,仍有讓市民發表意見的渠道;只是某種言論風格不再存在,言論自由收窄,根本言過其實。

這種自欺欺人的想法,在不少資深傳媒人中形成主流,他們為甚麼不問,為何在言論的光譜中,辛辣批評的言論突然容不下,要一夜之間消失呢?辛辣言論突然消失了,只剩和稀泥各打五十小罵大幫忙成為主流,這不是言論收窄,難道是擴闊了嗎?辛辣言論缺乏市場嗎?名嘴封咪後,烽煙節目聽眾大量流失,就可說明一切。市民無可選擇,惟有決定關機。

毓民被迫封咪,我感到悲涼。各位傳媒行家,溫水煮蛙是現在進行式,再麻木不仁,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