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公民記者還是全民狗仔隊?

廣告

廣告

倫敦爆炸案後, 大部份照片都是由市民拍得, 然後放上網, 反而專業記者慢人一拍, 到事發現場時, 場地已被封.

這是不公民記者的一場勝仗呢? Mark Glaser, 一個在美國的專業記者(他自己也有寫網誌), 就質疑當大家以電話的鏡頭拍攝身邊所發生的事物, 而沒有反思所拍攝的東西對其他人所造成的影響時, 大家已進入一個公民狗仔隊的時代. 而且大家於公眾地方的私隱, 會被掠奪; 換句說, 我們不需要政府於街道中安放監察式閉路電視, 因為有更多的電眼在看著你.

Dan Gillmore亦開始反思這個問題, 認為要慢慢培養一種尊重公共空間中的私隱的倫理.

昨天 Guardian 亦有一則評論質疑公民記者, John Naughton講述到在倫敦爆炸案後, 主流媒體收到各種各樣來自公民記者的恐怖照片, 屍體、斷肢者, 慘不忍睹. 大部份主流媒體都沒有買這些照片, 因為它們對受難者極之不敬. 他甚至指責部份人有戀屍癖.

Bangladesh 有一個 blogger 也指出, 為什麼 flickr 中有關倫敦爆炸案中的照片, 很多都有 islam 的 tag 呢? 這不是把恐怖主義與種族宗教扯在一起嗎?

其實我覺得上述的問題, 在主流媒體和網絡媒體都會出現, 而不單止是公民記者的問題, 當然科技發展使公民記者的報導更容易地散播. 記者有好有壞, 公民記者亦然, 問題在於能否培養出有倫理有反思性的公民主體, 一種拒絶被意識型態召喚的基進個人主義, 而不是一種氾自由論的消費個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