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軍愛丁堡系列(四):誰是最大公因數?

廣告

廣告

文:領男

望望露宿者世界杯網頁的倒數計計時器,不經不覺曙光隊經已到達愛丁堡,而球賽亦正式展開,遺憾的是開波前有六隊來自非洲的代表隊被英國政府拒絕入警,為這件的盛事蒙上了污點。

ho在曙光隊誓師當天,Inmedia民間記者訪問領隊何渭枝時提到,英國的露宿者跟香港的似乎有點不同。他們有的會拖著狗,曬下太陽賣下big issue為生,是自給自足的一群。

如果你有留意的話,我們談得興高彩烈的露宿者世界杯,就是由Big Issue一手策劃出來。

十一年前,英國人Mel Young於蘇格蘭立Big Issue雜誌 — 一份關注全球貧窮及露宿問題的報紙。當時的Mel是位專業記者,因搞Big Issue轉行為社會企業家。英國露宿者可以靠賣big issue為生,繼續維持他們生活模式,原mel因是Big Issue的在經營手法到企業定位上,都跟露宿者建立了伙伴關係。

Big Issue是間一星期銷紙四萬份的私人企業,但利潤不會流出公司以外。老闆Mel Young說這是因為「我們要以商業的管理,得出社會的效果」。露宿者的自顧生活,就是從Big Issue入貨,走到街上擺賣開始。

 這個網絡強調的是,露宿者不一定是乞丐,Big Issue International網頁上對全球高舉的口號是:「Working not Begging﹗」。這種將利潤重新投放到企業本身,並且跟社會群體建立的共生關係;而並非旨在大量聘請「窮人」、或將公司十分一利潤當作「慈善」用途,我想就算是社會企業。Big Issue是間企業,但既談不上是間食人唔掠骨的無良公司,也不至於善堂,他走出了第三類經營手法。

隨著經營手法的成功,Mel決定成立「國際露宿者報紙網絡」(International Network of Streetpapers,簡稱 INSP)。有趣的是,正當不少團體正陣陣有辭反全球化的時候,INSP在另一邊廂卻持著社會面向作全球發展。沒有全球化的理論視野,相信也沒可能舉辦露宿者世界杯。

現時,INSP由全球六十份露宿者報章組成,而且不斷擴張,全球化的威力好似無限地引申出去。04年,一位法國Blogger訪問Mel,他就說:「我們無時無刻也會互相支持這種伙伴性工作」

narobbie

INSP 跟露宿者的伙伴關係,從一件「滅貧」事件上表露無遺。三年前, Mel跟記者朋友知道俄國警察正在屠殺露宿者,當時Big Issue的規模很小,INSP也未發展出來,所以做到的很有限。三年後他著手工作,透過INSP告知各地的露宿者報章(Streetpapers)進行頭版報導,最後俄國官方感到壓力,警察部長答應跟Mel及INSP會面討論事件。

全球五十多份露宿者報章報導後,情況得已改善了。經組織後的露宿者是有力量的一群。

INSP 每年也會舉行一次國際議討會。四年前他們聚首一堂,討論如何令一些無瓦遮頭,而且正處於貧窮狀況的露宿者,也能跟各國的同好分享這種全球性,而且共同經驗?起初大會在思考活動的common language,卒之決定舉辦露宿者世界杯﹗有人會認為,解決貧窮的方法,就是趕露宿者去工作,而不是踢波,但Big Issue的例子對我們又有何啟示?

香港近年有種「解決貧窮問題」講法,叫「滅貧」。意思是消滅一種不能豐衣足食的生活質素。然而,現時我們的討論重點卻不是「生活質素」,而是「生活型態」。如果露宿是一種型態,那麼跟「貧窮」可能沒有直接的關係。Big Issue創造的國度,就印証了曬下太陽、拖下狗、訓下街,也可以是一種有尊嚴的生活,而且比周身病痛,有錢無命洗的都市生活更加自主。

曾聽過,在南美洲有位黑色幽默大師塗鴉說:「反對貧窮,殺死乞丐﹗」,聽起來好像言過其實,但當我們知道Big Issue報導過俄國警察確實會殺死露宿者,就知道正視問題的重要性。要解決貧窮問題,不是要將露宿者趕上摩天大樓或大公司做野,而是跟他們發展出一套共生的邏輯,因為露宿者的參與,才是踢貧運動(露宿者世界杯口號:Kick off poverty﹗)的最大公因數。

(完)

重溫進軍愛丁堡系列

系列(三): 美麗的官商勾結
系列(二):拉雜成軍﹗
系列(一): 備戰露宿者世界杯

其他曙光隊最新消息:

老廢:老廢:城市空間的無言反抗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寫得不錯,或這個網站辦得不錯,請捐款支持我們吧!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