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我的av歲月

廣告

廣告

文:梁文道

就像上次替湯禎兆寫的序一樣,我要再次強調日本次文化對我們的影響,不是一種透明並且直接的植入,而是越淮為枳地被我們積極改造,成了香港年輕人自己的文化加工產品。

這是我的第二回為湯禎兆的書寫序了。讀書稿,我發現原來這是一種整理自己記憶的探索體驗。因為阿湯寫的,都是我成長經驗中不可或缺不可磨滅的一部分;而且在反日氣溫正在升高的這刻,我必須說,那一部分全部來自日本。這是已經發生的事實,如何愛國也無法否認。阿湯是我這一輩友儕之中,對日本文化研究用力最深,著述最多的;這也是我們這些吃日本次文化奶中長大的「小漢奸」們不能否認的。

坦白招認,我們這班年過三十的傢伙 (男性 ),有誰沒看過日本AV呢?幾年前,我參與一本文化雜誌的編務,向仍在某暢銷周刊工作的劉細良邀稿談六四回憶。好傢伙他用的筆名竟然是「加騰鷹」。還記得在編輯室裏,我和拍檔胡恩威臉上都掛一絲略顯淫邪的笑意,罵劉細良自大得不知廉恥。如果你不懂我在說什麼,如果你不知道誰是加騰鷹,那你一定不是「自己人」。

就像上次替湯禎兆寫的序一樣,我要再次強調日本次文化對我們的影響,不是一種透明並且直接的植入,而是越淮為枳地被我們積極改造,成了香港年輕人自己的文化加工產品。例如「大丈夫」這三個字,看過日本AV和色情漫畫的,一定見過這個常用語。對我們這些不懂日語的人而言,這三個字大概就像它在漢字字面上的意思一樣,指的是威武不屈的雄性氣概。所以看那些男角對正在嬌喘連連的女優說一句「大丈夫?」時,我們多半以為他或許是在問:「點呀?係唔係好勁呢?」

當然,後來我們知道自己會錯了意,「大丈夫?」其實是「不要緊吧?」或者「沒關係嗎?」的意思。這是一個例子,想說明的是包括語言在內,看日本AV其實是一連串的誤讀和文化翻譯。AV作為一種影像語言產品,同樣有它自己的文法和詞彙。和大部分人的常識相反,色情電影並不只是赤裸的性場面紀實,也不只是直接訴諸什麼人類最原始的慾望,這麼簡單。人的慾望再怎樣原始,到底也要經過文化的調節和塑造;不同的文化就有不同的慾望形式甚至慾望對象,你看了大有反應的東西可能只是我們的催眠劑。因此,日本AV的情節、埸面和角色其實也是建立在一組固定的符碼之上的,日本人如何欣賞它們,與我們的觀感一定不大相同。比如說日本AV在進入「打真軍」的動作之前,常見漫長的「震蛋」之類的玩具操弄過程。這就不一定很對我們的胃口了,尤其是看慣了很快就「埋牙」的美國色情片的觀眾,一定覺得這群日本人真無聊。

與一般的電影電視不同,色情片對觀眾有更高的要求,它不只希望你坐欣賞,還要引誘你以動作參與,比方說自慰。我曾經聽說,日本AV的情節推進速度和日本表年男子自慰的速度相關,不是片子考慮了每個人的「爆發點」,而是每個人在單獨觀賞的時候都會把自慰變成一種儀式,任由影片的事去規約自己的動作節奏和心理狀態。如果看AV自慰是種普遍的現象,那我們大致可以猜到,它一定需要一個可以獨處的觀影空間。湯禎兆在本書裏就指出日本年輕人開始在房裏擁有個人電視機,與AV興盛的相互關係。但在香港,有多少年輕小伙子可以享受這種奢華,有自己的房間還要有自己的電視?所以看日本AV,對很多人來講更有種偷偷摸摸的快感,要趁家裏沒人的時候小心翼翼提心吊膽地看。難怪當年大學剛畢業,我到一些獨居的男性同學家中作客,會見到櫃子裏有一片片日本AV,而主人則面帶驕傲的微笑。他長大了,他有自己的房間。

關於性別剝削與物化女性的問題,我自然不敢或忘,這也是我過去看色情電影和漫畫一直看得於心不安的原因。最早接觸女性主義的影像批評,我覺得自己簡直就像揹上了原罪。我看那些「顏射」場面看得那麼爽,原來是種邪惡的大男人主義作祟,這麼多年來我都把女人當成了什麼「東西」了?後來看了回帕索里尼的電影,又讀了點薩德侯爵的小說,再研讀過巴塔耶等左手寫色情小說右手寫色慾史的思想大師,才開始釋然:「鹹濕」都可以搞成理論,「大丈夫」!再後來,我又知道了更「進步」的女性主義學說,更是能夠坦蕩蕩地喊一聲「色情無罪,睇碟有理」。其實,事情當然不是一條直線往前進這麼簡單。關於色情文化產品的政治和道德評價,至今沒有定論,例如女性主義法學家 CatharineMacK- innon就從未在論戰中認過輸,堅決反對色情電影,堅持那是一種剝削。

無論你怎去判斷色情電影的道德價值,我覺得你不能不先去了解它。我看過許多分析色情影片的文章,不能說不仔細,每一個鏡頭的角度都算得清清楚楚,就像文學作品一樣,一副「文本細讀」 ( close reading )的作派。但正如不少「文化研究」毛病,它們對文化工業的成品關注得過多,對於那產品的生產方式和過程卻了解得太少,一不小心就會淪為自說自話。湯禎兆這本《AV現場》難得之處,在於它可能是中文世界裏第一本進入AV工業的作品,從它的導演、男優、女優、配角、星探到製作和發行的過程,每個環節都照顧到了。篇幅不大,但卻面面俱全地剖析了日本AV工業的內幕和運作方式。想研究色情文化,這是本基礎材料;想要幫助香港發展創意工業,這是塊有趣的他山之石 (原來鹹戲都可以搞到這麼有系統 )。你也可以像我一樣,人家只是藉這本書,回首自己的青春歲月,解開往日困擾心頭的迷題,例如:「點解加騰鷹咁勁?」

最後,對於那些又愛日本又愛國的朋友,我想你們得弄清楚市面上的日本AV幾乎無一不是老翻。所以大家盡可放心大力打擊日本人的知識產權,振興我民族翻版工業。

《明報》

2005-7-2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