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余杰, 劉曉波獲釋

廣告

廣告

余杰與劉曉波昨日(12月14日)獲釋, 以下是一段獲釋後的訪問.

*劉曉波:99年以來首次闖進家搜查

劉曉波接受大紀元採訪說:「昨天傍晚將近6點左右,十幾個人闖進家裏,出示傳喚證,先搜查,然後錄影、照相,還搜走了電腦。他們把我帶到派出所,問我關於寫文章的事,給我出示了5-6篇文章。淩晨2點半左右把我送回家。在此期間,家裏電話被監控。」
劉曉波說:「這種傳喚經常有,一段時間來一次,已經15年了,一直都在跟公安局打交道,曾經被軟禁、勞教等,經常被傳喚。但這次不同的是,闖進家裏搜查,這是99年出獄以來的第一次,所以覺得很突然。」

劉曉波表示:「我希望將來不會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但是這哪有準兒。」當記者提起海內外人士對他和餘傑被抓一事非常關注,他對國內外朋友們的關心表示十分感謝。

*余杰:我沒有觸犯法律

余杰接受大紀元採訪說:「昨天晚上6點到今天淩晨8點14個小時,他們連夜持續審問我,先後換了幾批人。這次沒有身體上的傷害,但是有很多言語上的恐嚇威脅。我事先有一些心理準備,但是沒想到是以這樣粗暴的方式。晚飯前敲門,當著我岳父、岳母的面把我強行帶走,給老人們造成很大的身心傷害。」
余傑說:「他們把我在海外雜誌和網站上發表文章,尤其是網站上、議報、大紀元、《觀察》等上的文章都列印了下來,讓我確認這些文章都是我寫的,並且簽字。我覺得沒有什麼可以隱瞞的,就都簽了字,大概有20-30篇,其中有一大半是從大紀元上下載的。他們認為這些文章是攻擊中共和政府的,是攻擊中共領導人--江、胡、溫最高領導人,嚴重觸犯了中國法律。我自己堅持認為這是行使憲法規定的公民言論自由。他們還詳細詢問了我最近在美國、法國訪問的情況,包括發表的演講。他們認為我在海外為一些人權案例呼籲觸犯了法律。最後他們從我的電腦中把所有文件複製去了。」

余杰表示:「我沒有觸犯法律,我只是在行使公民的言論自由的權力,政府竟然連一個普通知識份子發表的意見都不能包容,心胸如此狹隘。以文字的方式表達思想也要治罪,我感到非常遺憾。」

余杰指出:「中共現在已經開始對單純的寫作者施加壓力,我們並未從事任何政治活動。他們最近的政策,包括中宣部的政策、作法,在向古巴、北韓學習,控制意識形態。我對未來發展不抱樂觀的評估,現在新聞輿論、意識形態都很保守,甚至倒退。」
余杰表示:「像我們這樣的知識份子,僅僅通過寫作表達和平、理性、漸進改良的思路,中共若有一點理智,就應該吸收,至少寬容我們的觀點。現在突然用這樣的恐怖手段,真是很愚蠢,斷絕了所有改革的可能性。我對中共不抱任何期望。」

余杰最後表示:「非常感謝國內外的媒體、個人、朋友們,無論是熟悉的還是不熟悉的,對我們的關心,我聽到大家的關心覺得很溫暖。我相信善良、正義、邪惡在大多數人心中都有判斷,在歷史上也會有一個最後的定位。我會繼續走我的路,鍥而不捨,堅持做我覺得正確的事情,不被困難所嚇倒。」

*王怡:低估了中共的兇狠和愚蠢
大紀元記者採訪余杰之後,又採訪了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副秘書長王怡。王怡表示:「我聽說劉曉波和余杰被放出來了,但是還沒能聯繫上。這次被放出來了,我感到是政府的試探性做法。開始時,情況不明,我們都不知道事情的嚴重程度。」...

全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