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獨立」─獨立出版與二樓書店

廣告

廣告

文 / 鄧正健

編按:「獨立書展」統籌朋友對書店的期望和對香港現況的反省,道出小書店/小生意與其行家及作/讀者唇齒相依的小本之道。與大家分享。

愈來愈覺得一年一度的香港書展已無甚可觀,每當進入館場,最耀眼的不是那幾家大型書店的攤位,就是排隊搶購流行新書的人潮。如果說香港書展能反映出香港書業的的狀況,所呈現出來的並不是「迫爆玻璃」的興旺,而是一片蒼白的單調:消閑讀物、工具書和台灣書仍然是主流,大陸簡體字書籍亦挾著低廉的價格而蠢蠢欲動,反觀香港的獨立出版,儘管常有優質出版,卻往往乏人問津;另一方面,幾家大書店在書展展館仍如市面書店狀況一般,獨攬大部分市場佔有率,二樓小書店不是絕跡書展,就是跟隨大書店的主流賣書趣味,否則就只有落得門可羅雀的下場。香港書展某程度上只是粉飾書業太平的場所,我們根本看不到箇中黯淡的一面。

我們都知道,出版與書店從來都是唇齒相依的關係,早有人指出本地獨立出版的不振與二樓書店的沒落有著莫大的關係。由於獨立出版印量少,銷售遠不及消閑讀物和工具書,在綜合型大書店的分類制度所制肘下,不是被閒置在偏僻的角落,就是因書店不願再訂而長期缺貨,甚至可能是早就絕版,再版之日遙遙無期,結果很快便隱沒在大書店面目模糊的書架裡或被市場和讀者所遺忘。於是,一向自詡擁有獨特個性的二樓書店則成為了獨立出版的唯一出路。然而,近年二樓書店的「綜合書店化」和「簡體版書化」正正打擊著獨立出版的唯一生存空間,較老牌的二樓書店如田園、樂文、榆林等都因為市場考慮而效法大書店的營運方向,著重全方位的書種銷售,漸漸磨掉了強烈的書店個性,成為一些只位處「二樓」、長期有折扣的綜合型書店。至於近年湧現的不少二樓書店均走銷售簡體版書的路線,以薄利多銷的策略吸納逛二樓書店的常客,簡體版書種類龐雜,書店進貨沒有明確章法,這些書店的所謂「書店個性」甚至比賣台版書的書店更見薄弱。「二樓」本來意味著個性和品味,但現在二樓書店不再「二樓」,一切營運均以簡單的市場邏輯作為依歸,在消費主義向導下,無形中淹沒了缺乏市場價值的獨立出版的生存空間。

其實香港並不是容不下獨立出版,也不是沒有個性二樓書店的生存條件。在固有的書業市場運作以外,獨立出版和二樓書店的聯盟,反而是開發另類生存空間的良好契機。

一個社會需要多元聲音才可能靈活發展,二樓書店的「非二樓化」與獨立出版的萎縮卻正好體現了香港書業的一元化。「非二樓化」表明了讀者、書店與書籍之間只有消費與被消費的關係,因而消閑和工具書才會大行其道,但這並不意味著二樓書店和獨立出版與讀者之間不應存有消費關係,而是應該從消費過程中打破「商業」與
「另類」的簡單對立,「另類」不一定沒有市場,只是在一元化的書業運作之,經常觸及不到相應的讀者,而讀者面對著模糊的書架景觀,也不知從何讀起。二樓書店未必需要為市場因素而全盤抄襲大書店的營運模式,相反,它們最大的好處是能藉著其獨立性和靈活性,為本地獨立出版建立銷售平台;書店亦無需死抱傳統的書籍分類機制,反而可以為具特色的獨立出版社、出版品牌和個別專題建立陳列專櫃,也可以將優質獨立出版放在本來只放新書和暢銷書的當眼處,為逛書店的顧客提供更多面向的出版資訊,和推介優質獨立出版。書店更可利用其空間上的靈活性,舉辦新書發佈會、小型書展和交流會等,在主流書店和出版以外讓獨立出版有發聲的機會,更可營造二樓書店的獨立個性,衝擊傳統書店文化,甚至將書店事業視為一種人文關懷,藉商業運作引介給讀者和公眾。在市場的觀點看來,這也是一種策略性定位。

當然,獨立出版和二樓書店結盟,最大的意義仍然在於為社會打造一個有效的公共領域(public sphere,一般譯作「公共空間」,但這裡用此翻譯以跟public space有所區別,以及強調public sphere的非空間性)。
香港的獨立出版向來擁有一種本土關懷和社會批判勇氣,如青文書屋的本土藝文書籍、進一步和樂施會的政治與社會議題叢書、還有近年為數不少的視覺藝術出版等,正好體現了深刻的本土特色和對社會狀況的關懷。二樓書店可以透過在書店空間裡發生的活動配套,展開獨立出版與讀者大眾對社會文化議題的討論,並可利用書店與傳媒之間互通聲氣,藉書店選書、新書簡介、書評、書店活動報導等,以傳媒為渠道,引發更深廣的社會輿論,讓讀者大眾能夠從認識更多獨立出版的過程中,思考更多社會文化議題。而二樓書店亦可成為一個持久的公共領域場域,讓讀者大眾與獨立出版獲得更多互動的機會。說到底,書店仍然是在書業中迎向讀者大眾的最前線。

我相信獨立出版與二樓書店不是純文字的死板事業,而是在商業主流以外介入社會的一場運動。獨立出版要以文字回應社會,二樓書店則藉著跟出版社、讀者和傳媒的交流討論去傳播這些社會回應。書店店員不是「賣書機器」,讀者更不是「啃書動物」,從閱讀、交流、討論到批判,才是對社會的真正關懷,而不是一味高呼祥和穩定。

趁著書展的季節,我們應該在參與和不參與之間,好好思考一下獨立出版與二樓書店的意義和關係。

重貼回應 不加思索

支持吧. 很久沒有逛青文, 陳設仍然那麼雜亂嗎?

-- 錢恨少 於 August 02, 2005 09:03 AM

(按此看回應全文)
青文也有青文的問題

青文可以說是苟延殘喘。我想是租金問題,亦也許是青文近年轉向出版與發行吧!書店老闆許多時都是一個人一雙手,所以疏於打理吧!

-- 梁寶 於 August 02, 2005 11:04 PM

(按此看回應全文)
to 錢恨少

喟喟!支持的其中一個方式是在網上分享家中所藏獨立出版物。寫兩咀就夠。題目註明「讀獨立」,然後貼上今日讀咩書就得。
我與小西邀來leo幫忙整理家中所藏,選出來十來本作推介。一齊玩呀?

-- 梁寶 於 August 03, 2005 01:23 PM

(按此看回應全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