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美蛟﹕妖言惑眾的大學排名可以休矣

廣告

廣告

貼文:fred

5-8-2005  明報  饒美蛟
作者為嶺南大學副校長

由時美真主持的香港專業教育網(「教育網」)又公布了所謂的每年一度的「香港最佳大學排名榜」,其所依據的指標數據部分源自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主持人為鍾庭耀)進行的市民電話調查所得,另一部分則由教育網自訂的若干指標。

今年的調查,民意的調查方法沒有什麼變化,自訂的指標及其計算方法則有大更改。令人困惑的是,教育網在過去幾年進行的大學排名榜,不斷更改其排名所用的評價指標及計算方法,隨其偏好而決定,而且完全不加以解釋,筆者有理由相信,背後有玄機。如果篇幅許可,筆者可以詳加說明,這裏暫且不說。

陳坤耀校長周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用了「妖言惑眾」四字斥責時美真與鍾庭耀二人多年來採用的民調與大學排名方法。以陳校長的社會地位與聲望,如果沒有實據,他不會信口開河作出如此強烈的評語。本文現就下列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調查,以及教育網新的指標及計算方法提出嚴重質疑﹕

本人一直認為,教育網與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根據普通市民的意見來評定大學的師資、研究水平、課程多元化及院校的畢業生表現是何等的荒謬。根據他們的調查方法與樣本,筆者向他們提出以下兩項挑戰﹕

兩個挑戰提案 每題10萬港元

第一,請舉出國際上有哪一所大學排名機構是採用以工人、文員、主婦、學生及中學程度水平以下的市民評估大學的師資、研究水平的(鍾的評分由0至10分)﹖

第二,請舉出有哪一位人士(不一定是學者)採用只有兩個或3個自稱為僱主的市民樣本來評定院校畢業生的表現,並據此在國際期刊上發表論文﹖(鍾庭耀今年的市民樣本,浸大有3個,嶺大、教院及城大各為2。)

以上兩個挑戰提案,每題10萬港元,請在兩個月內提出其他同樣的做法。第一提案去年已提出,但迄今沒有人提出。鍾庭耀去年企圖轉移視線,向傳媒提供說美國蓋洛普的民意調查與他進行的相同。事實上,前者的調查只是向美國人問了一個以下的簡單問題﹕「綜合各大學的要素,請你指出哪一家美國大學最佳﹖」蓋洛普並未要求為大學的師資及研究水平評分數﹗第2挑戰提案是今年本人特別增加的。

教育網今年新採用了「院校教師學生比率」作為排名指標之一,但在計算各院校的學生人數時,只計算修讀學士學位的學生,難道教資會資助各院校的研究學部及副學士課程的學子不是學生﹖這個嚴重的錯誤是基於無知抑或其他﹖

此外,其他嚴重的錯誤還包括,研究經費撥款及研究作品等指標的計算,只考慮總量而不是人均量,研究著作也是以量而非質為準,而且還把一些非研究作品也計算在內。在新生入學成績方面,使用的衡量尺度不一,把院校提供的各科目成績的中位數與平均值混合一起計算。而且中英語文成績亦不加以計算在內,得出的結果怎能正確﹖

最後再提一點,該網今年採用的新的「等距」計分法,其背後的邏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簡單而言,該網站按院校的各個評價指標得分而加以排序(由1至8),如某院校在某一個指標如排第1則得所佔權重百分比的滿分,排序第2者則得7/8的分數,餘此類推。這種等距離的計分法不能反映實際的得分差別情,因為排序之間的實際得分,差距可能不大或很細小,怎能胡亂給予等距離的評分﹖

由於等距的計算法,造成了各院校最後得分的嚴重偏差。以教育網的排序結果與得分來看,港大與科大分別排第1與第3,前者得分為93.8分,科大70.1分,兩校相差達23.7分。對熟悉香港高等院校的學術界人士來說,會馬上質疑﹕姑不論兩校的排序如何,兩校的得分差距有這麼大嗎﹖很明顯,這是錯誤的計分法使然。此外,在這種荒唐的評分法下,如以60分作為及格分數,04與05年有4至5所院校不及格(理大、嶺大、教育、浸大及城大),這幾所院校真的辦得如此差﹖教育網長期作此種方法的大學排名,是否要這幾所大學關門大吉﹖

【本文觀點屬於作者個人,不代表所服務的機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