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並不親民的文娛藝術區大計

廣告

廣告

我經常鼓勵別人當市民記者,但有時當一位市民,比做記者還困難;早上十一時半左右,我步入科學館,那是西九龍文娛藝術區入圍項目展覽的開幕禮,在門口沒有人阻擋我,在會場裡停留了一分鐘左右,便有保安及公關類工作人員來打擾了。

穿西裝的保安人員問:你是誰?

我說:我是市民。

保安說:只有受邀請的才可進來,請你出去。

我說:這兒是科學館,又是與市民利益攸關的西九龍文娛藝術,我是市民,為甚麼不能來?這兒不歡迎市民嗎?

公關人員說:不是,但是你沒有受到邀請,請你出去;我們明天才開放給市民。

我說:我現在不會出去,你不要來煩我,我沒有做甚麼壞事。

公關人員收起笑容,板著臉跟保安說:等一會,找人揪他出去。

當一位市民原來這麼為難,接著我看到當民間記者的阿輝,他胸口貼有"Press"的紙條,他說,他沒有出示工作證,也沒有卡片,跟工作人員說是記者,便進來了,當記者,果然比當市民更輕鬆,至少沒有人會威脅要把你抬走。

接著,三四位保安人員圍著我,我站在人群之中,衣香鬢影,保安人員大概也很為難,所以直至曾蔭權出現也沒有行動。

曾司長上台講話差不多完結,梁國雄與一名助手出現,舉著示威布條,抗議官商勾結,長毛的行動似乎已令政府甚至不少記者麻木,記者稍為拍攝一下他,便又再把鏡頭對準台上;曾司長講話不久便完結,台上響起一陣音樂,夾雜著長毛的口號,幾位大人物完成開幕典禮,長毛便離去。

其實早上也有民主黨人拉橫額抗議,不過,似乎沒有影響今天的大局。

下午,我再以記者身份參加政府的導賞團,先後參觀過薈萃、活力星及藝林的規劃,看到非常漂亮繽紛的視覺影象及模型;不管政府與財團都強調市民參與,而且會聆聽市民聲音,填意見調查問卷,還可以參加抽獎,但是,正如西九龍民間評審聯席的成員梁文道說,整個過程比較像看樓盤,香港人買樓,甚麼時候可以參與地產商對樓宇的設計呢?

市民參與比較是公關辭令,多於真的有機制讓市民參加規劃,試問看著花多眼亂、甜言蜜語的宣傳,超乎想像複雜的設計,市民如何使自己的空間及文化經驗進入三個方案呢?參觀期間,我也覺得很困惱。(有關市民參與規劃的可能,我會另文分析)

我突然記起,早上典禮期間,有一對夫婦帶著兒子,趁著今天星期三來科學館參觀,結果無法內進,感到無奈與有少許憤恨之餘,最後只好轉移玉步到隔壁的歷史博物館,似乎經常遭受詬病的香港歷史博物館,今天看起來也要比西九龍來得親民。

民間記者/葉蔭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