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紅灣一役之後

廣告

廣告

無論是否如施永青下文所說,紅灣事件會剌激香港資產階級更積極的站在前台,資產階級赤膊上陣的日子,其實都已經展開了:

.............

環保團體今次雖然勝了一役,但這一役所產生的影響不可低估,它必然會引起對手的反撲。

香港雖然屬資本主義社會,但由於在殖民地時代,港英政府一直限制政黨發展,故資產階級在香港一直沒有組織起自己的政治力量。他們的利益,長期由港英政府代理,至英政府知道中國決心收回香港後,才容許各派在港的利益集團各自組黨。

然而,過去一段時間,香港的資本家仍不傾向去玩議會遊戲,由於肯付出的資源與他們在社會的得益根本微不足道,更遑論有人肯真的花精神時間赤膊跳上舞台。他們只是從投靠英國殖民政府,改為投靠中共中央政府,期望北京會繼續代理他們的利益。

誰知時代已變,香港已有民選的立法議會,而民間的公民意識亦極強烈,在傳媒的帶領下,港人已敢於站起來維護社會的整體利益。中央政府當然不可能動不動就出動解放軍,去維護香港資本家的利益。

在中央政府也得學習較為文明的政治遊戲方式時,香港的資本家如果仍停留在殖民地時代的思考方式,那他們在政治角力中,又怎能不成為被犧牲者?

我估計,紅灣半島事件,將令香港的資本家痛定思痛,於今後更積極參與香港的政治活動,投入比民生派多千百倍的資源,以重奪在資本主義社會該有的主導地位。

紅灣半島只是一件單一事件,已令資本家損失數以十億計;他們只要願意拿部份出來,就可找多幾個會說漂亮話的大狀,把自己的政黨打扮成人民利益的最佳代表者,並建立一個寫作班子,透過傳媒在輿論上發揮影響力。他們甚至可以組織大量人員打電話去烽煙節目,以保證自己的聲音不會只屬少數。

因此,反建制派不宜被勝利沖昏頭腦,只看到形勢發展的有利一面,而忘記了反作用力的存在。正如去年七一遊行引來了北京政府對香港更多的插手一樣,紅灣事件亦可以引來資本家投入更多的資源,在政治上進行反撲。港英時代留下來的法律,基本上是保護資本家利益的,資本家要重奪在社會上的主導權,並非沒有條件。紅灣事件的「圓滿」解決,只是鬥爭的開始,而非鬥爭的結束。

.............

施永青 蘋果日報

全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