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Dan Gillmor 劈炮投身市民媒體(citizen journalism)

廣告

廣告

於矽谷搞blog搞到全世界出名的Dan Gilmor 最近(12月10日)決定離開自己工作25年的報紙 The Mercury News , 搞市民媒體 (citizen journalism)...

 

今年他所寫的We the Media出爐, 內容是關於草根媒體的, 而他驚覺到世界和地已經以不同的形式開展這些理念, 他希望投入這場試驗裡. 12月11日他在一個媒體發展討論會中接受了Ohmynews的訪問...以下是訪問的節譯

 

Q: 你究竟想搞門什麼媒體生意?

D: 我們還在想呢... 不過一定要超越"左與右"的二元對立, 它會在我們的經濟制度下運作...另外, 我們不會完全推翻舊媒體...而是把舊媒體中最好的經驗與草根的力量結合...

 

Q: 昨天聽你在會議的發言, 好像對主流媒體很不滿, 好像也因為這個原故你改變了方向...

D: 我不希望與會者有如此的印象, 我很喜歡傳統報紙, 同事都很好, 我對這機構也很尊重,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待了那麼長時間, 但我覺得在選舉期間的新聞的確不太好...

 

Q: 你會怎樣說服美國人接受你的新嘗試?

D: 現在是最好的時機讓人自己找尋自己關心的事情; 我們的社會需要有更多的好奇心, 主動地去找尋一些他們不知道, 以及他們知道自己會不同意的的事實, 過程會令到他們知道其他人在想些什麼, 相信些什麼. 這樣的"回音房"(echo chamber)使我擔心, 最危險的東西是, 人們只去找尋一些他們知道自己會同意的事.

 

Q: Ohmynews其中一個成功的原因是因為公眾對保守的主流媒體非常憤怒, 美國現在的情況好像相類似... 有沒有想到要收集這些負面的能量轉化成市民媒體?

D: 我想我們面對的處境不大一樣... 美國的媒體很多元...

我的興趣超越政治, 而我不想搞黨派式的媒體, 我想很多美國人都明白美國現在問題多多, 只是他們不喜歡左與右的二元對立...譬如說, 我不是一個反資本主義的人, 我支持現資本主義, 但我覺得很多左派的反對, 我不希望被這立場引導我的工作... 至於右派則是極權主義, 但他們比較了解經邏輯...

 

Q: 你覺得Ohmynews和美國的blog文化有什麼分別?

D: 很多分別, 你們的媒體要為出版的東西負責, 所以頭條新聞往往每有更多的編輯... 而bloggers則是個體, 他們遍佈世界各地, 沒有人執行編輯的工作, blog是一種很有個人主義色彩的媒體. 我在南韓跟人聊天時, 他們寫稿到ohmynews的原因是因為他們想成為Ohmynews的一部份, 而blogger則希望成為自己而已.

 

Q: 如果美國的 bloggers成立聯盟, 他們會很有力量, 為什麼他們不這樣做呢?

D: 有一些人嘗試這樣做.

Q: 為什麼他們不成立自己的ohmynews呢?

D: Bloggers之間有聯盟, 但很多是非正式的, 只是互相連結...據我所知, 並沒有正式的聯盟, 但有一些事件(如Bush national guard documents), 引起blogger共同的反應, 而他們會有共同的訴求... 不是由上而以的決定, 而是由下而上, 但非常之有力. 所以我覺得的確有空間讓bloggers走在一起, 但還未發生, 我不知道箇中原因.

 

Q: 你有關媒體作為演講(journalism-as-a-lecture model)與媒體作為對話的模式(journalism-as-concersation)很有意思, 你會如何在你的新媒體中落實?

D: 其實我在自己的blog上一直這樣做, 只有我們聆聽才能對話, 我享受聆聽, 即使那是一些攻擊, 其實我從那些認為我錯的人身上學到的比那些認為我對的人多... 當你學會怎樣聆聽(這是記者需要改善的), 我們可以利用不同的工具實踐... 我們可以向人家說"不要只會回應我們, 讓我們一起來談天"...

 

Q: Ohmynews的市民報導偶爾會被攻擊為不準確, 你會怎樣回應?

D: 媒體工作者有責任去報導準確的東西, 否則人家不會相信你. 我覺得對不準確的報導最佳的懲罰是忽略他們, 當然做讀者亦要學會閱讀.

 

Q: 最近有一個新嘗試叫wikinews, 你覺得是否可行?

D: 我對這新的實驗有點懷疑...我不知道wiki是不是一個可行的工具... 不過我估計它們應該會有點搞作, 因為他們的人手非常之多...當然在wikipedia出現時, 我也很懷疑, 但它的成功使我無話可說...

 

Q: 你說最怕人們只看他們自己喜歡的新聞... 你覺得ohmynews的模式可否處理這問題?

D: 我最擔心的是"回音壁"式的媒體, 使人們只聽到自己想聽的東西. 面對不同的觀點很重要...媒體最重要的是使人看到一些他們自己不不知道自己會關注的東西...作為媒體, 有必要把不同的意見和回應與原來的文本發在一起...

 

Q: 那麼在網上的市民媒體是否可以減少這"回音壁"的情況?

D: 可以, 但最終要視乎讀者是否願意看, 我們不能強迫人家看異見的東西, 但作為媒體工作者, 我們有責任去呼籲... 而網絡的確有它漂亮的地方, 透過連結讀者可以知道文章之間的聯繫. 網絡的意義是連結.

 

Q: 你覺得報紙會有怎樣的未來? 會否消失?

D: 最終一定會被淘汰...

 

Q: 你最後會給Ohmynews的讀者什麼見議?

D: 繼續讀和寫, 如果你是傾向保守派, 可以自己另起爐灶, 使保守力量擴張, 但要聆聽和保持對話...

 

阿藹譯

 

Dan Gillmor 每年都會在港大教碩士班傳媒課程, 而他的學生在香港也搞了一個英文的市民媒體

 

ohmynews訪問全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