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款:迎新與性

廣告

廣告

貼文:fred

信報財經新聞       梁款
2005-08-15
城市筆記
迎新與性

  八月,大學迎新的日子。

  我是過來人,我知道「迎新」對一個「新鮮」人的確是一個大日子。二十出頭,初入校園,頭頂是「明德格物」,腳下是孫中山踏過的草地,周遭一切都帶點張皇和震撼。在這段非常日子,遇上一個出色的大仙,碰見一張醒神的海報,一旦上腦,可以改變一生。

  上星期我在孫中山踏過的草地附近踱步,碰見兩張十分醒神的迎新海報。第一張在太古橋「毋忘六四」標語不遠的宿舍牆壁上,八呎橫排,上有文化大革命式的美藝圖案,工農兵學子面向東方,眼中有火,海報的標語說:「太古文運、全人革命、全堂總動員,為全人教育而奮鬥」。第二張海報,在離此二百米的紐魯詩樓的平台的一個壁報板上,五呎直排,黑底黃字,上有卡通人物遇害場面,和校方平等機會部的呼籲:今年迎新,don't play happy corner*。

  兩張海報,一張叫人奔走,一張教人立正,由美術到意識形態,徹底相衝。我看着,先點頭,後微笑。

大學教育膽大心細

  我一直認為大學教育的要害,在於一個「新」字—還未給香港中學教育悶暈的學子,見多一點塵世間的新人新事,然後學會去舊立新,重新做人。同學真的想重新做人,就要從迎新第一天開始,做好以下兩件事情:

  一、大膽嘗試,以前未敢做的,由當下開始多做。我對太古橋的海報有感覺,因為我入讀大學那年,文革剛剛結束,我見到不少大仙頭上鑿着反權威三個大字,說粗話嗓門特粗,寫情詩既深又長,不管是論性還是食糖水,一律堅持口味開放。

  二、細心總結,以前人云亦云的,今天要有一個見得人的論證。我對校方平機部的海報不抗拒,因為我離開大學那一年,加入了一個本地新進婦女團體,學懂了「性別歧視」和「權力傾斜」原來是如假包換的集體現實。往後二十年的現實教我,「重新做人」一定要包括「堅持公義」、「反對大細眼」這些處世的基本原則。

  所謂明德格物,說穿了就是要求同學同時望着太古橋前後的兩張海報,實習能放能收,學大膽嘗試,也學堅持原則。這項工程,殊不容易。迎新期間,大仙和小輩一齊亢奮,這個收放拿捏不好,很容易出事。

  這幾年的大學迎新,頻頻出事,其中一個原因,是大學生放膽玩性,過程中還借用了皇帝蕉、電燈柱等不文道具,極度惹火。三年前,新亞出現桑拿,我奉命到中大跟負責同學滴汗而談,老實知道在「收」還是「放」的問題上,大人跟學生果然各有一把尺。我記得散場時我帶走了天空上的雷電,並給同學留下兩個挑戰:

  一、大膽玩性,本無不可,但作為大學生,可否把性玩得更深更廣?新亞同學焗過桑拿之後,可不可以也把性工作、同性戀、性騷擾和性別歧視法同場浸淫,傾情探討?

  二、同學玩吹氣公仔有錯,大人亂用金手指也有錯,你們可否嘗試在兩代之間搭橋修路,以釋嫌隙?

  今年暑假,中大學生會迎新,題目叫「性別、大學生」,我收到那醒目的宣傳海報,雙眼發亮。

好迎新能收能放

  這張海報,美藝屬後現代平民拼湊式,上有日本藝伎、女同志親嘴和日本同志漫畫,再看節目內容,我點頭微笑,但未及開口,已見到報刊大字標題說中大「學生出位迎新,考察『鳳樓』」。校方召開緊急會議,重申此乃非官方小眾活動,叫學生「後果自負」並宣布跟那張醒目的宣傳海報割席。

  這是一個不幸,因為我相信這可能是近來少有的一次「能收能放」的好迎新。在它的節目內容,我見到三年前放下的挑戰,一一得到超額回應,學生領導的說話,甚至可以成為大學通識教育的生招牌。他們充分了解三年前的桑拿海報神憎鬼厭,但他們有信心說這一年的活動「不涉色情成分,亦非以『性』作招徠」;相反,他們希望藉活動「揭開神聖╱污穢面紗,平心靜氣探討大學生與性╱別問題」。迎是迎新的重頭項目,包括在資深性工作組織安排下,「落區考察」,了解「一樓一鳳」,以及「研究中小學性教育如何製造性別定型」。迎新日間協作和夜間對話的單位包括出了名在性議題上認識既廣亦深的「紫藤」和「十分一會」,以及一群我知道一直在追求新型文化大革命又同時叫人請勿胡亂happy.con的正氣老鬼(cusu.hk/suocamp/)。

  作為前學生會大仙、現通識教育仝人暨資深婦運會友,我覺得這個迎新菜單,無話可說。這個活動,嘗試做好我認為大學生「重新做人」必要做好的兩件大事:大膽嘗試,細心總結,少吃皇帝蕉,多談性傾向,邊走邊唱,能收能放。傳媒對此次中大迎新即時劃界、校方即場割席,正如老鬼所說,將探討「兩性」與情迷「三級」混為一談,實屬令人痛心的跨代斷橋行動。

迎新plus

  我希望籌委同學不要氣餒,加一把勁做一個出色的大仙和設計更多醒目的海報。近日社會上環繞着性的課題,充滿張皇和震撼,大家不妨在迎新營內加料接觸,收完復放。我建議加插的節目包括:

  男人+—重看無線電視「香港先生」選舉(我有高解象錄影帶出借),找林奕華入營解釋為什麽男人濕身可以讓女人和男人一同喘氣。

  36D+—找名專欄作家馬傑偉教授介紹日本溫泉男女間隔的刁鑽設計,並解釋為什麽36D跟28AA其實各自精采;

  道德╱法律+—邀請「明光社」代表、戴耀廷律師、邵國華先生和鄧爾邦主席晚間促膝座談,邊吃糖水邊討論性傾向歧視法跟脫肛和言論自由的關係。

  香港+—開闢多媒體房間,馬拉松播放《窈窕熟女》(TVB版))、《Sex and the City》、《The L Word》和《Queer As Folks》,讓同學通宵觀摩吹水;

  Happy+—Happy Corner不能亂玩,但炎炎夏日,只要能夠做到你情我願,想玩的放心玩,不想玩的可以不用玩,並且在玩完之後,互相交流正反意見,其實正如不少現今社會棟樑都曾經在大學迎新時扮過狗、講過粗口一樣,無傷大雅。

  然後咬實牙關,為一代人的全人教育繼續奮鬥。

Happy Corner:傳說中的大學生迎新期間一個流行活動,特徵是大仙指定「新鮮人」以性器官撞擊牆角或燈桿或枱角或人頭等,以達致你開心我(未必)開心的「歡樂」效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