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國「和諧社會」和環保團體的角色

廣告

廣告

廖洪濤 馮家強
信報財經新聞 2005-08-22

中國正處於急劇的社會轉型過程中,急速發展固然令社會呈現一片繁華的景象。可是,各級地方政府和企業盲目追求生產總值的增長,導致矛盾叢生:公平與效率、增長與分配、經濟發展與環境污染、城鄉與區域差異以致貧富鴻溝擴大,令人關注增長的可持續性。相信中國黨政領導人胡錦濤,溫家寶等早已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因此先後提出「以人為本」、「科學發展觀」和「構建和諧社會」等執政目標,力緩解因極力追求GDP增長所引起的社會衝突危機。

然而,對許多地方政府和部門領導人而言,與「以人為本」這樣的軟指標相比,GDP增長仍然是最耀眼的政績。加上官員們從直接推動經濟交易中獲得個人好處(從灰色收入到賄賂)的強大吸引力,人們難以指望僅靠政府官員的努力便可緩和諸多社會問題,遑論達致「和諧社會」的建立。

企業界忽視「外部成本」

「唯利是圖」的企業界更不會自動自覺地把社會公平放在優先目標之列。相反,在目前許多地方官商互動互利的格局下,絕大部分企業都在極力開足賺錢機器馬力,致力於在最短時間內,以最小成本,獲取最大利潤,由此產生的社會問題和環境破壞等所謂「外部成本」,如果沒有外界壓力,他們是沒有動機去承擔和改善的。

相對於強勢的政府和商業部門,普通老百姓在社會角力中處於非常弱勢的位置。當公眾利益被不合理的政府決策或商業行為損害時,往往由於目前行政和司法救濟管道不暢,迫使許多受強勢集團利益侵害的個人和社群於無奈中採用一些強烈行動表達意見。據內地報道,即使是以往較少引致激烈衝突的環境污染爭端,僅今年上半年在浙江,湖南等省便多次出現大規模的受害群眾包圍污染廠礦企業的事件。

在社會矛盾不斷激化的情況下,如何建立一個公共利益均衡機制,通過利益的公開表達和博弈來消除社會矛盾,對政府和整個社會都是一大機會和挑戰。民間組織代表不同社會群體的多元化利益需求,對政府的行政失效和企業的市場失衡起到很好的制衡作用。

非政府組織為民請命

由於有組織的表達和博弈比非組織的抗爭更有效和更易於協調參與,因此積極發展民間組織(NGO)和關注團體,代表民間利益,與政府和企業形成協商對話機制,有助於緩解社會衝突和保持社會穩定,更好地建設和諧社會。

近年環保團體在公眾參與方面的是一個典型例子。國內的環保團體過去大多以公眾教育作為主要任務,但最近幾年,他們開始揭發那些不符合「科學發展觀」原則,甚至未通過環境評估標準的工程,希望藉引起媒體的注意和公眾的討論,促使中央政府向相關部門施壓叫停有關項目和工程。他們的工作已成功對破壞環境的相關企業或企業構成極大的壓力,部分工程項目更因此擱置。

怒江興建大水壩工程的暫時擱置和造紙龍頭企業金光集團因在雲南非法毀林而遭消費者抵制等事件是其中的典例。雖然這些工程原本都低調進行,公眾大多不知情,但經過環保團體揭發、公布後,在「雪球效應」下引致媒體,公眾及消費者的高度關注,使政府部門如國家環保總局、林業局等得以掌握主導權,調查有關工程有否違反環保法規。反映民間環保團體在環境問題的參與作用變得尤為重要。

既得利益者砌辭反擊

中國國家環保總局局長解振華表示:環保總局從來沒有把環保團體當作是政府的壓力,而是作為一支保護環境的力量進行合作,把他們作為政府和公眾社會之間的橋梁,鼓勵他們發揮作用;並明確表示,非常支持和歡迎民間組織配合政府、支援政府、監督政府搞好環保工作,並使民間組織成長成為與政府和企業一起共同支撐經濟社會發展的第三種力量。

不過,由於許多破壞環境的工程涉及企業、學者甚至部分政府官員的利益,最近一些利益集團發現環保團體成為它們的絆腳石後,甚至開始以各種方法抹黑這些團體,試圖削弱其公信力。

這些利益集團代言人大多以所謂學者、專家的身份出現,用「假環保」、「極端環保主義」等帽子扣在環保團體身上。這些「批評」中最主流的陰謀論是抹黑環保團體收取外國的撥款,受西方國家的指使,以環保為藉口阻礙中國等發展中國家發展,最終令發達國家受益。其中一個攻擊矛頭指向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

可是,任何留意環保發展歷史的人都知道這些攻擊是在歪曲事實,誤導公眾。全球有不少環保團體包括綠色和平,為了保持獨立性,絕不接受任何政府、政黨和企業的資助。以在香港以慈善團體註冊成立的綠色和平為例,其總收入來源九成以上均來自香港市民的個人捐款,並定期公開財政報告讓公眾監察。在眾多NGO當中,綠色和平的財政透明度是開創了先河。

與這些利益集團的攻擊剛剛相反,國際環保團體的工作一直堅持批評西方發達國家的破壞環境政策和行為,更遑論與西方發達國家結盟阻礙發展中國家發展。在全球化的趨勢下,西方發達國家及跨國企業製造了全世界大部分的污染物,並且不負責任地向發展中國家輸出了污染技術和污染後果。為了阻止這些污染超級大國繼續向發展中國家輸出污染物,綠色和平等國際環保組織一直與中國及七十七國集團等發展中國家站在同一陣線,致力於推動各項國際環保條約,迫使發達國家和跨國企業承擔更多責任。

更明顯的例子就是,綠色和平大力推動的規限基因改造生物越境轉移的《生物安全議定書》和限制溫室氣體排放的《京都議定書》等條約的努力,都獲得中國等眾多發展中國家支持,而美國等發達國家卻對此嗤之以鼻,堅拒簽署。

另一個指責是歪曲環保團體「反科學」,崇尚「回到叢林」的原始生活。荒謬的是,這些利益集團代言人試圖把獲取高額利潤、但破壞環境的技術視為科學的全部,而故意無視其他有利可持續發展的科學技術。

推廣可持續發展技術

事實上,國內有很多學者一直在進行對環境友好的科學技術研究,但是因為這些技術未能得到大企業和利益集團垂青,而往往不受重視。綠色和平等環保團體不單不是反科學,反而極力推廣可持續農業、可再生能源、清潔生產等科學技術,使中國人民避免重蹈西方國家曾經出現的「先污染,後治理」的覆轍。把環保團體反對污染而不可持續的技術的工作打成「反科學」,從而指控它們阻礙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的觀點,是完全站不住腳的。

個別「學者」舉出金光集團的雲南林紙一體化作為例子,批評環保組織的工作製造貿易壁壘而有利於國外造紙行業的說法。這些批評亦屬完全無理的指責。相比其他國家,中國的天然林資源特別缺乏,所以包括綠色和平在內的環保團體希望中國人民特別重視和保護我們的天然林資源,尤其在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雲南、海南等地發展造紙工業,將對中國的環境資源造成非常嚴重的破壞。

加拿大綠色和平就開展了項目,阻止北美造紙企業Kimberly-Clark的毀林造紙的行為。在美國,綠色和平亦批評當地的《Harry Potter》印刷商未有使用對環境友好的紙張。試問一直批評美國、加拿大造紙行業的環保團體如何藉打擊雲南毀林而反過來幫助發達國家呢?

面對愈來愈惡劣的天氣、愈來愈少的清潔空氣、愈來愈污染的食物和水資源、和愈來愈多破壞大自然的科技,如果還不正視這些環境問題,地球終有一天會變得不適合人類居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