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國際

「第一篇」英語自殺襲擊聲明

廣告

廣告

本來想瞓覺準備返工了,但預備了一些材料,不寫明天又像過了期,還是頂住眼瞓先完稿。

這幾天一回到公司,總有一些很嚇人的消息等着。

伊拉克什葉派節日踩死浸死成千人;美國風災的死亡人數又以幾何級數激增。

一﹞一步一驚心的什葉派朝聖之旅

講到伊拉克什葉派節日,這裏又不妨賣弄一下對什葉派的粗淺認識。什葉派是個悲情的教派,經常以殉難者和烈士自居的教派。之前在一篇文章中有介紹過:「什麼是什葉派伊斯蘭的傳統呢?簡單一句話就是『為真理犧牲』。同樣是一神宗教,基督教的聖誕節和復活節,以及猶太教的逾越節都是正面的節日,紀念上帝的救贖。伊斯蘭什葉派的重要節日卻幾乎全是哀悼教主們的死忌,其中首要的是阿述拉節──哀悼第三任教主伊瑪目候賽因反攻主流伊斯蘭政權失敗,和隨從七十二人在卡爾巴拉被屠殺。無論是候賽因的父親阿里﹝穆罕默德表弟兼女婿、什葉派即阿里黨派,他們主張由穆聖後人,即阿里後人領導伊斯蘭﹞,還是繼承候賽因的子孫,大部分皆被主流派系所殺,不得善終。雖然現在已沒有所謂伊斯蘭領袖之爭﹝遜尼派的哈里發制亦被土耳其國父凱末爾廢除了﹞,然而什葉派血腥的過去在他們中間形成了「犧牲」和「哀悼」兩大傳統。什葉派信徒認為自己因堅持真理而被不公義所害,他們的模範不是勝過死亡的耶穌基督,而是為公義戰鬥至死的候賽因──勝利與否並非最重要,為真理犧牲才是最高尚。」

所以將什葉派的宗教節日譯為「節慶」,其實不太妥當,因為幾乎所有節慶都是哀悼,是紀念宗教領袖殉道的日子。如果我們留意電視畫面,會發現信徒們拍打自己的胸口,或用鐵鏈鞭打自己,這部分跟菲律賓和南美的天主教徒模擬釘十字架相若。但正如引文所說,天主教起碼有復活節可以慶祝一下,但什葉派是沒有慶祝的日子的。

報道說超過一百萬教徒聚集在巴格達一間清真寺外。電視畫面拍下清真寺裏面的情況,可以看見信徒門在撫摸和親吻一個鐵籠狀的東西。這個其實是一個什葉派宗教領袖的陵墓。什葉派的聖地,幾乎都是指宗教領袖的葬身之處。自第一位伊瑪目阿里開始,主流什葉派一共相信這個宗教領袖制度傳了十二代,到第十二代的馬赫迪教主,就像耶穌一樣升了天﹝什葉派說遁世﹞,要等末世才回來執行公義﹝不要忘記,伊斯蘭教以前,中東地區有很多基督徒,因此伊斯蘭教摻入基督教的想法一點也不稀奇。猶太教、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關係,比現在一般認為的要密切得多﹞。因此,減去一個沒有死的馬赫迪,什葉派就一共有十一個伊瑪目陵。除了伊瑪目陵外,十二個伊瑪目的其他子孫全部都是高人一等的聖裔,現在這些聖裔有一個名字──said薩依德。聖裔通常也會走去當傳教士,除了將教理傳給人外,亦將精子散播,因此聖裔便愈來愈多,而且屬於不同的民族──有波斯人聖裔、阿富汗赫薩拉人聖裔、南亞人聖裔、突厥人聖裔、當然還有本土的阿拉伯人聖裔﹝你亦可以說,從父系角度來說,所有聖裔都是阿拉伯人,因為第一任伊瑪目是阿拉伯人﹞

聖裔當中的歷史偉人﹝通常都係俾人毒死或者戰死﹞,被稱為伊瑪目索迪﹝imamzadeh﹞,索迪解後裔,這些伊瑪目索迪的陵墓,就像seven-eleven一樣,遍佈兩伊和阿富汗,比較出名的,陵墓就建得很大,有人會去朝聖,比較霉的伊瑪目索迪,就好似間鐵皮屋士多咁。

返返嚟,講了這麼多,其實想講巴格達那間清真寺其實也是一個伊瑪目索迪的陵墓,這個宗教節日,大概是他的死忌。

有一樣事情真是「貴生」的中國人很難明白的。要知道,在今時今日的伊拉克,出席一個什葉派宗教節日就等於玩俄羅斯輪盤,遲早死到你。自從零三年以來,幾乎所有什葉派節日都有炸彈襲擊,每一次都起碼死幾十人,最多的一次死了二百幾人。試想想,如果我告訴你每年平安夜尖沙嘴,或者年廿九維園都會有炸彈襲擊,你估仲有冇人去趁熱鬧。因此,如果誇張一點地演繹,什葉派教徒去朝聖去親吻聖墓時,總是帶着一點點殉難的激情,炸彈可能在下一秒鐘爆炸。

二﹞「第一篇」英語自殺襲擊聲明

今日香港時間凌晨四點鐘,卡塔爾半島電視台巡例又播出一盒蓋達組織錄影帶。本來大家已經見怪不怪,只是證實一個大家都估到九成九的推測,即七七倫敦連環襲擊又是蓋達做的﹝「蓋達做的」這個說法有點不準確,因為蓋達已經成為一個像seven-eleven的名牌子,沒有所謂直接參與這回事,只能說是特許經營。現在補發一盒蓋達第二號人物札瓦希尼的錄影帶,是為倫敦襲擊蓋一個確定的商標﹞。奇就奇在自殺式襲擊者西迪克‧汗﹝Mohammad Sidique Khan,這個Khan字又有故仔講,簡單說,Khan不是姓,而是解領袖,但慢慢演變成一個世襲的稱號,通常是來自顯赫的大家族﹞的襲擊聲明是用英語講的。據我所知,這應該是頭一次。我想這篇英語的聲明,應該沒有什麼版權問題,斗膽全文直錄,加上一點註釋:

I’m going to keep this short and to the point because it’s all been said before by far more eloquent people than me and our words have no impact upon you. Therefore I’m going to talk to you in a language that you understand.

Our words are dead until we give them life with our blood.

I’m sure by now the media’s painted a suitable picture of me. Its predictable propaganda machine naturally will to try to put a spin on things to suit the government and to scare the masses into conforming to their power, wealth-obsessed agendas.﹝評:我頭一次讀到伊斯蘭主義者用這種抗爭語言去批判傳媒﹞

I and thousands like me are forsaking everything for what we believe. Our drive and motivation doesn’t come from tangible commodities that this world has to offer. Our religion is Islam, obedience to the one true God Allah and following the footsteps of the final prophet messenger﹝即封印使者穆罕默德﹞.

This is how our ethical stances are dictated.

Your democratically elected governments continuously perpetuate atrocities against my people all over the world. And your support of them makes you directly responsible, just as I am directly responsible for protecting and avenging my Muslim brothers and sisters.

Until we feel security you will be our targets and until you stop the bombing, gassing, imprisonment and torture of my people we will not stop this fight. We are at war and I am a soldier. Now you too will taste the reality of this situation.

I myself, I make duaa (祈禱) to Allah ... (聲音不清楚)... to raise me amongst those whom I love like the prophets, the messengers, the martyrs and today’s heroes like our beloved Sheikh Osama bin Laden﹝拉登﹞, Dr Ayman al-Zawahri﹝蓋達組織第二號人物札瓦希尼醫生,原本是埃及伊斯蘭聖戰組織領袖﹞and Abu Musab al-Zarqawi﹝目前伊拉克最紅的反美襲擊頭目札卡維﹞ and all the other brothers and sisters that are fighting in the ... (聲音不清楚) ... of this cause.

“With this I leave you to make up your own minds and I ask you to make duaa (祈禱) to Allah almighty to accept the work from me and my brothers and enter us into gardens of paradise.”

我想如果給英國人聽到原裝版本,效果肯定非常震撼。一直以來,這類自殺聲明拍得最多的是巴勒斯坦的襲擊者﹝伊拉克綁架斬頭威脅也屬同類﹞,在西方人眼中,這些片子永遠有一種不真實感:差勁的影像質素、不知所云的異國語言、典型的中東傳統服裝、還要個個留鬍鬚。只有專門研究伊斯蘭恐怖活動的人才會字斟句酌地翻譯和解讀。西迪克‧汗在英國長大,很明白這個道理,於是他說「我們的話一直沒有對你造成衝擊。因此,我將會用你們能明白的語言跟你說話」。

當我們以為伊斯蘭恐怖分子都只懂得長篇大論,拋出只有自己識冇人識的古蘭經述語,西迪克‧汗的「長話短說」非常簡潔有力。最重要是尾三和尾二兩段,他講出了很多襲擊者沒有清楚表達好的觀點:一﹞你身為選民,選出一個向我的同胞﹝伊斯蘭教徒﹞施暴的政權,因此你要為自己的一票負上直接責任。正如我直接為保護我的穆斯林弟兄姊妹和為他們報仇負責任一樣。請留意,他沒有理會自己身為英國公民的身份,對於是他來說,穆斯林才是他的首要身份。有了這個首要身份,伊拉克的戰爭、車臣的戰爭、巴勒斯坦的戰爭才跟他扯上關係,這個之前也說過,就不再重複了。

二﹞「我要你嘗嘗現實﹝戰爭﹞的滋味」有趣的是,當西迪克‧汗要將倫敦人置身於巴格達和格羅茲尼的不安和恐怖時,他自己其實也沒有嘗過這種現實,他也只是一個在西方無憂衣食環境下長大的一個印巴裔青年。但我對這句話另有一番滋味。我愈來愈體會到,這個世界真的有很多想像不到的惡劣生活,我真的沒有嘗過很多現實的滋味。美國風災,美國國會打算批一百億五千萬美元來支持「初步救援工作」,那邊廂尼日爾饑荒,聯合國呼籲各國捐出五千八百萬美元,至今只籌得一半──人,就繼續饑死。小西之前說到業報,在前現代社會,察覺得到的業報循環可能離不開一個小社群,一個城市,但現在這個循環已經覆蓋全球,幾百年前種的業,現在像一顆遙遠的彗星一樣,突然回來。我們真的要懷着積善的心,要補償、補償、再補償。

很多人都透過孔雀石綠事件,反省我們對自然界作的業。之後我對孔雀石綠沒有什麼感覺,但昨晚看到有線的時事寬頻講大陸兒童中鉛毒,我的反應就很大──這真是現眼報呀。然後我才「看見」包圍着我的業網,生活在這個世代,這個地方,如何能跳出這個冤冤相報的業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