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水電建設不能遍地開花

廣告

廣告

當前西南水電開發中的突出問題是:一轟而上、遍地開花、不顧後果、不留空間、不聽勸告。

陳國階(中國科學院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

西電東送是我國西部大開發重要的戰略目標之一,而開發西南水能是西電東送的重頭戲。筆者對此是完全贊同的。原因是:

(1)開發西南水能資源符合全國資源配置的戰略需求。我國東部大部分省分經濟較發達,但煤炭、水能等能源儲量不豐;西南是全國水能富集區,從一定意義上說,水能是西南眾多資源中唯一具有全國重大戰略意義的資源,其他資源或雖豐富,但基本上只能滿足本區需要,如耕地、森林、多數礦產等;或雖可支援全國,乃至出口,但因資源自身對全國國民經濟的帶動作用不大,如釩、鈦等。因此,西南水電在全國能源戰略總體佈局中,具有獨特的戰略地位。

(2)開發西南水能是西南各省(市區)發展的需要。除貴州省外,西南煤炭不豐,質量不佳;發展核電資金又拮据。水能開發對西南各省的發展將起著重大的支持作用。

(3)水能作為一種清潔能源,其開發可大大減少對火電的依賴,西南是我國最早出現、歷時最長的酸雨污染區,開發水能,儘量減少或降低火電在能源中的比重對減少大氣污染是有意義的。

(4)大規模水電開發,可帶動我國相關產業,特別是大型機械、建材、鋼鐵等行業的發展,擴大一批重工業的市場,起綜合的發展效應。

但是,當前在西南水電開發中,出現十分混亂的局面,產生十分突出的問題,若不加以及時調整、管理,將對我國未來的發展留下十分可怕的後果。其突出表現是:

1、一轟而上。整個西南地區,包括長江上游、珠江上游、瀾滄江、怒江等流域,雲、貴、桂、渝各省區市,幾乎無河不修壩,無江不規劃搞梯級。裝機容量大至千萬千瓦,小至幾千千瓦,大中小並舉,將水能開發作為支柱產業的戰略,隨處可見。僅川滇兩省的怒江、瀾滄江、金沙江、大渡河、雅礱江、岷江的初步統計,已規劃的裝機容量15萬千瓦以上的水電站就有104座,5萬至15萬千瓦的72座,而小於5萬千瓦的水電站,無法統計。僅新近由四川省地方電力局查出的“四無”(無立項、無可研或初設批文、無環評、無驗收)的小水電(幾千千瓦至幾萬千瓦)就有128座。有的河段,一公里河道就建幾個小水電站。大有當年“大躍進”全民“大辦鋼鐵”之“態勢”。在這個過程中,許多流域沒有作綜合開發與保護規劃,有的只是水利部門的專業規劃,有規劃的也不按規劃辦事。總之,形成一個各自為政,先下手為強的“圈水”競賽,究竟誰是主管,該由誰來管,如何管?出現了政府主導的“無政府狀態。”

2、遍地開花。西南地區幾大流域,無處不搞梯級開發,僅以長江上游為例,從三峽工程開始,幹流(川江、金沙江)梯級,支流嘉陵江、烏江、大渡河、雅礱江、岷江、青衣江都在搞梯級或規劃籌建梯級,支流的支流也搞梯級。金沙江幹流大於15萬千瓦的電站就規劃21座,其中僅烏東德、白鶴灘、溪洛渡、向家壩四座總裝機容量就達3850萬千瓦;大渡河幹流規劃17級;岷江上游7級,而岷江的支流馬邊河也規劃9級,岷江支流青衣江規劃18級;雅礱江幹流規劃21級,雅礱江支流九龍河規劃6級(5萬-15萬千瓦),另一支流理塘河規劃(5-15萬千瓦8級,15萬千瓦以上3級)11級。而雲南瀾滄江幹流上游將建15座梯級電站,總裝機容量2560萬千瓦;怒江中下游擬建13級,總裝機容量2132萬千瓦;嘉陵江幹流及各支流、烏江幹流及各支流也大致相似。總之,幹流梯級、支流梯級、支流的支流也梯級,甚至第四、五級支流也搞梯級。無處不梯級,梯級建設已成為未來長江上游、珠江上游、瀾滄江、怒江等流域的“藍圖”。按這樣下去,10年、20年或30年之後,長江、珠江、瀾滄江、怒江、紅水河等都將成為無數斷節連接的階梯,長江之水不再是天上來,而是“梯”上來,西南的天然河流將消失。

3、不顧後果。西南地區水電建設大上亂上的驅動力是近期的所謂經濟效益。為此,許多地方不顧生態後果,不顧長遠的電力市場變化,不顧流域生態安全,施工粗放,不作生態與環境補償,留下無窮後患。例如,不少水電站建於生態環境敏感區,以岷江上游乾旱河谷為例,梯級開發的已造成部分河段斷流,使乾旱河谷更加乾旱。同樣,岷江上游的電站建設,產生大量棄方,沿河就地堆放,嚴重影響汛期排洪;又為泥沙“創造”來源,上一級電站的棄方“幫助”下一級電站減少“壽命”;岷江上游汶川至茂縣一帶是變質岩出露區,地層破碎,歷史上曾因修公路越控越垮,千辛萬苦才把公路沿線的塌方、滑坡勉強治住,現又大量開挖,製造新的山地災害。再如有的水電站建於已建成的國家級、省級自然保護核心區內,有的還企圖建于世界自然或文化遺產地之內。在這些地區一方面在叫建設生態屏障,一方面又在加劇自然環境退化,難道這符合科學發展觀?

4、不留空間。長江上游、珠江上游、瀾滄江、怒江等是我國急流性水生生物的重要棲息地,僅長江幹流江段就有魚類153種,其特有魚類44種。它們的產卵場都分佈在這些江段。現在遍地開花的建壩,大中小支流的梯級,連給這些特有魚類留下一條生存空間都沒有。金沙江溪洛渡、向家壩電站的建設,已將國家級“四川長江合江—雷波段珍稀魚類自然保護區”的範圍大大壓縮,產卵場幾遭徹底破壞,多次呼籲將赤水河作為自然保護區不再建電站,實際上也行不通。至今,水系密集的西南地區竟無一條河流可以作為部分水生生物安全的避難所。

5、不聽勸告。但是,上述事態的發展,早已引起有識之士的廣泛關注,生態學家、環境學家、不少經濟學家、社會學家、媒體等早都提出呼籲,建議加強規劃、加強論證、加劇管理,但至今仍然我行我素。中國水電建設的一大特色是只聽贊成的,不聽勸告的。包括特大型、大型水電站的建設,環評都是水利部門自己負責,凡是當年對三峽工程有不同看法的生態環境專家,都被排斥在環評、論證專家之外;對於有爭議的工程,主管部門或地方政府也會請一批贊成的專家“助陣”,而將有意見的專家排斥在外,甚至封鎖不同意見專家去現場考察。這是中國大型水電建設長期存在“怪事”,可至今卻能暢通無阻,讓有真知灼見的專家無奈其何!

如上所述,西南地區借西部大開發的名義,大上亂上水電站,是由經濟利益的驅動而一葉障目,存在許多認識上的片面性、不科學性。簡言之,存在許多認識誤區:

1、認為建電站就能賣電,發展經濟。這是許多小型水電站建設的初衷。實際上,地方的許多小水電,能否上國家電網或地區大電網,不是地方自己所能控制的。在當前大上亂上水電的情況下,勢必造成電力市場的混亂。一定時間之後,不少地區將出現有電賣不出的局面。即使勉強能上大電網賣電,電價由大電網控制,輸電過程中,損耗嚴重,東扣西除,難有大的純效益。更何況,在夏季,水電發電充足,賣電難;枯季,許多小水電屬徑流式電站,即使有電力市場,自身也發不出電。不少用貸款建設的電站,所得利潤連還利息都不夠,負債累累。何來經濟效益?

2、認為建設水電站可以脫貧。這是一種良好的願望,但建國幾十年來的實踐證明,不論大、中型水電站的建設,給庫區留下的問題、難題多於給庫區帶來的效益;50年來,全國因水電站建設移民1600多萬人,現仍在1000萬人處於貧困之中。其實道理很簡單,山區農民土地一旦被淹沒,就失去生存之本,而電站建設方主要的著眼點是工程,對地方的補助能少一分,絕不多一厘;地方政府或許還可在移民搬遷、城鎮複建中得點好處;但同時,也有可能“培養”幾個腐敗分子,對廣大居民而言,幾乎無利可言,不加重貧困就不錯了,更不要說有利地方發展了。

3、認為水電建設,美化了環境,可發展旅遊業。應該說,有部分大中型水電站的開發,形成新的人工湖泊,確可發展旅遊業,帶來一定的經濟效益,如千島湖等。但是對於大多數中小型水電站而言,不少是徑流電站,除了破壞河岸安全,造成“赤岸”景觀外,造不出美景,也發展不了旅遊;至於部分可形成庫區的大中型電站,由於水污染加劇,水質惡化(如三峽庫區),治理成本極高,管理成本也極高,恐怕非旅遊收入所能彌補。至於給未來河流流域造成的生態災難,恐怕是誰也說不清的了。

4、認為發展水電可以帶動高耗能產業。這是不少地區的如意算盤。他們認為有了電能就可以發展煉鋁、鐵合金、建材、電爐鋼等工業。實際上,許多地方地處高山峽谷,既無配套的礦產資源,交通又不便,技術水平低,有電也是無米之炊;更何況在全國市場上,發展煉鋁、煉鋼、水泥、鐵合金等有不少並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加之,山區運輸成本高,難以規模化、集約化經營,在市場上無法與已有企業競爭,往往建成之日就是虧本之時,至於造成的嚴重污染治理成本,更非企業所能負擔。對此,許多地方是很不清醒的。

5、認為上水電站,可以上國家項目,套國家資金投入。這是許多地區爭上大中型電站的真正動機。他們的目的不在於項目的可行不可行,效益的有無與大小,他們心中想的是國家的資金。因此,不少堂而皇之的“論據”,實際是釣國家的錢。現在許多地方上項目,要地方配套資金,立項時滿口答應,實際運作時,對上面下達的資金還要克扣,那來的配套資金?正是這種立項的不嚴肅性,欺騙性,造成許多建設項目的變質,要麼成為喂不飽的“釣魚工程”,要麼成為永遠完不了工的“持續”工程。

6、發展小水電可以以電代柴。以電代柴確是山區解決生活能源的出路。部分電站也能起到以電代柴的作用。但當前,許多電能富餘的山區,廣大農戶仍然用不上電,原因是山區聚落、農戶極為分散,幾十裏一小村,幾戶、獨戶散佈山野,許多牧區更仍過著遊牧生活,居無定所,根本無法送電。因此,以電代柴,當務之急是改造山區農村聚落,重構山區的村落結構,變分散為相對集中,變游居為定居,並小村為大村。這樣才能有文化教育、電能供應、農村服務社會化的可能。在山區聚落規模化、集中化、城鎮化之後,也不需處處建小水電。在國家或地方電網覆蓋區內,只要建好農村電網,山區就能享受“電氣化”了,不需要到處都建小水電。

基於以上的分析,筆者認為,西南地區水電站的建設已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事不宜遲,事不宜軟,事不宜誤。就是說,對西南地區水電站的建設應有該明確的態度,果斷的措施,科學的處置。

筆者認為,西南地區水電站建設要積極、穩妥,要科學規劃、合理佈局、優化組合、排序,留有空間。具體而言,應該提出這樣的建設方針:選擇建設一定數量特大型、大型電站,適當配套若干中型電站;嚴格控制梯級數量,反對條條河流搞梯級;嚴禁小水電站遍地開花;電站選址應避開生態環境敏感區,禁止在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建壩;預留河流開發空間,確定無電站的區域、河流、河段;嚴格實施環境評價法,實行環評一票否決制;電站建設要對自然生態進行補償、恢復、重建。

(註:原文曾以“西南水電一哄而上令人憂 澄清認識多問幾個為什麼”為題發表在2004年12月20日的《科學時報》上。本刊發表時作者對原文又作了補充和修改,謹致謝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