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專心與分心同時進行且永無答案的問題

廣告

廣告

無間道

專心與分心同時進行且永無答案的問題

看電影無間道,
片中的傻強對他的同伴說:
「如果街上有個人看來很專心做著一件事,但眼晴卻一直注視著你
 的話,那人就是警察」。
然後,
依照他的理論,
他們發覺周圍的人都是警察。
其實,
我們也和傻強一樣,
永遠都有一套自己的觀點和看法。
而且信心十足。
誰不信心十足?
如果一個人看來專心做著一件事,
但眼晴卻不停看過來,
肯定是愛上了我。
如果一個人看起來很快樂,
但眼淚卻不停在眼角淌下來,
那人一定是瞎子。
如果一個人看起來在入定,
但他卻沒有了呼吸,
那人必然是一具蠟像....
我們有太多的如果,
太多的自我為是。
事情有時真的會如我們假設的一樣,
有時不是一樣,
總五十五十。
問題是,
在我們未替事情加上意識之前,
事情究竟有沒有一個固定的答案?
還是像量子力學的疊加態一樣,
所有可能性都存在,
他愛我他不爰我他爰我他不愛我他愛我他不愛我....
在樹葉還沒有摘完的時候,
一切都沒有被肯定,
可能是愛,
可能不愛,
可能愛不愛。
如果意識是一棵永遠摘不完擁有無限片樹葉的大樹,
我們就不需要答案了。
需然那也是一種消極,
像一切無限的大,
無限的美,
無限的全知全能,
都帶著一種永恆的消極。
積極只能在歷史的時間內發生,
無限的時間是一種圓滿,
是一種消極。
不過,
就算你真的明白,
相信你還是會選擇永恆,
也許永恆太迷人,
也許是永恆太妖艷,
也許是永恆太神經質,
不知道,
因為那裏面永遠沒有一個答案。

ze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