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高難度的傷患

廣告

廣告

高難度

高難度的傷患

高難度,
給人一種優越感。
奧運跳水,
同樣從跳台上躍下來,
做一個美妙的高難度動作,
得分就可能遠離對手。
於是,
高難度這個概念,
就相等於我比你更優勝。
好端端一個簡單完成的動作,
不加些難度,
就沒有叫座力。
寫文章用字要轉彎抹角,
跳舞要險象橫生,
駕車要用爭趾法,
寫畫要手腳齊飛。
久而久之,
所有事情都變為成家班雜技表演。
有一個最流行的傳說,
就是學鋼琴,
首先要練到十個指頭每一根的力度都一樣。
這個教學標準一直被奉為桂冠,
於是不少的音樂天才很早期就廢掉了,
成為指頭上傷患的犧牲品。
蕭邦在世時一早已說過,
「要求鋼琴家每一根手指能產生相同的力度,
是違反自然的。」,
他老人家不明白,
違反自然就是人們心目中的好東西。
因為,
違反自然就是超越。
不違反自然怎可以超脫生老病死?
怎能成佛?
諗幾句經當然簡單,
諗到一心不亂就高難度很多了。
有沒有傷患?
傷患就是遠離塵世。
永遠有個超越現在的目標,
當中必然有個高難度動作在左近。
大家習慣稱這是種「希望」,
不敢苟同,
這充其量是種「欲望」。
希望是一種動力,
欲望是一種滿足。
講求滿足就要不擇手段,
不計成本,
只要能達到超越別人的滿足感,
違反自然有甚麼大不了?
最高難度最違反自然的事情,
莫過於神蹟。
神蹟一直高据高難度的榜首,
看神通的受歡迎程度,
從古到今都沒有減退過。
今日,
很多鋼琴家的治療師都指出,
原來複雜如蕭邦的練習曲,
其實可以用更簡潔的方式演奏,
並認為這才是蕭邦當年創作這些超高難度練習曲的原意。
不過,
這種苦口婆心,
一直不討好。
超高難度練習曲用簡單方式彈奏?
有沒有可能?
這種質疑,
就像有人說平常生活就可成仙成佛一樣,
你可能接受?
虔誠的修行者。
zen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