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兩位李老師

廣告

廣告

昨天(9月24日), 大清早一號風球下, 去了教統局的講座, 談網上媒體的發展與多元民主社會的關係.

最高興的是碰上中學的美術課老師李Sir和 Blogger Miss Lee.

還記得中學時李Sir教我們把三四枝鉛筆綑在一起畫人像畫, 當時看著那束筆, 不知如何畫, 也就只能亂畫一通, 反正如何畫都沒有何能畫得像. 結果大家開開心心地上了一堂課. 老師說這是為了解開我們畫畫的心理障礙: 只管放膽地去畫. 之後真的對素描產生興趣, 中三那年暑假, 經常回學校畫畫, 亦常常去郊遊寫生. 若李 Sir 早來一年, 我大概升中四時會選美術, 但當時卻選了中史課, 還記得選完課後給他罵了一頓, 說浪費了畫畫的天分.

我一直覺得自己不會畫畫, 小學時老師叫我畫一修河流, 我想著河流的樣子, 畫了一條直直的, 有一些小石的河, 老師不滿意, 兩筆一揮, 畫了一條卡通片中曲折彎彎的河, 我說自己看過的河不是這樣的, 心裡很不爽… 直至中三才重新提起興趣, 還記得當年同學草菇興奮地跑來跟我說來了一個很有趣的老師, 負責美術學會的工作, 之後我們常常在走道上大聲直呼其全名, 每一次他都很高興的跟我們打招呼. 之後草菇做了美術學會的會長, 我當了副會長; 中五離校, 最捨不得的就是美術學會. 這兩年我常常會跟朋友提起李Sir的教學法, 它使我敢於下筆.

回到講座, 一開始本來想以2014的短片來作引子, 談談網絡科技究竟會帶來民主多元還是全面個人化資訊的結局, 再進一步談不同網絡媒體其社群效應, 以及獨立媒體在當中的定位; 不過, 因為短片放映時沒有聲音, 演講次序有點亂. 幸好, 講完後 Miss Lee 即時問問題, 她說她自己寫 blog, 也有看inmedia, 我心裡想, 寫blog的老師我就認識Miss Lee, 難道真的是她? 她的問題是: inmedia近來好像比較重視社會運動的文章, 如迪士尼和同性戀者權利, 會否害怕變得封閉或派系化? 這問題很難回答, 但我心理真的很高興, 因為她真的頗了解 inmedia, 亦明白 inmedia作為開放平台的用意.

我講解了運作的方法, inmedia的定位, 以及希望與不同社群建立友好關係的意圖; 之後會議的組織者sincere又問 inmedia的財政狀況, 這問題明顯地又幫了inmedia一把忙. 會後, 一個於NGO當過義工的朋友問我對香港民間社會發展的看法, 說她的經驗使她悲觀, 不知有何出路. 我不知怎樣回答, 大概說了團體和社群之間連結的重要性. 之後, 跟Miss Lee確認了她Miss Lee的身份, 因為我一直有看她的blog, 覺得自己像遇上一個故人一般. 會議完結時, 本來想再找她聊天, 卻看不到她的蹤影.

過去幾個月, 我一直想把獨立媒體的工作, 尤其是民間記者的實踐與教育連起來, 我不知道講座後, 老師是否能明白我的論點, 李Sir說, 要老師跳出課程的框架是非常艱難的事情, 但李Sir, Miss Lee和sincere的在場, 使我頗感樂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