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心靈的炸彈

廣告

廣告

記得數年前看過一宗頗轟動人心的港聞: 是有關在油麻地鬧市的某塊工地下一些工友掘出一枚五十多年前二次世界大戰時遺下的炸彈, 它被發現時被厚厚的黃泥包裹, 工友們看到這重重的東西起初表現得不以為然: 雖然心知這東西可能是和大戰時的軍火有關, 但不竟已受盡歲月摧殘, 看來也再沒有火力- 所以, 據報導這些工友不但沒有報警, 而且對這個剛重見天日的大塊頭加以施暴 (如拍打它, 坐在它上面)……直到多日後有街上的巡警經過, 檢查它後驚覺這東西確實是一枚炸彈- 它雖然看似又殘舊,亦沒有什麼動靜, 但炸彈內的火藥及引爆裝置倘在, 它實在是有爆炸的可能. 於是, 警方立即封鎖發現炸彈的現場及可能受爆炸所波及的地域 (差不多有九條街的面積!), 軍火專家亦到場安全地檢查及拆彈, 經歷近一整天方能完成所有工序.  而政府事後亦聲稱在香港油尖旺一帶的地下極有可能仍埋藏這些年過半百的炸彈, 當它們重見天日時, 若不小心處理, 它們即會有機會爆發, 到時為鬧市帶來之傷害委實難以估計!

這叫我想起在我們人類的心靈深處, 其實也是埋藏住很多 “沉睡中” 的炸彈,就和油地的炸彈一樣, 它們也是生命歷程中的 “戰爭” 時所遺留下來的; 這些戰爭, 遠者可能包括 “弟弟為一份玩具大戰妹妹”, “姐姐為爭寵大戰哥哥”, 近者則以 “冷戰” 較普遍- 這可以是 夫妻的冷戰, 母女父子的冷戰, 更進一級的當然是 “罵戰”, 但最高境界的定是 “暗戰” (可以殺人於無形中!).

不管是哪種戰爭, 參戰的人在戰後一定會有某程度的肉體或心靈上的損傷, 肉體上的損傷多只需貼塊膠布便行, 而心靈上的損傷, 中國人多數用 “時間” 來醫治 (莫談舊事, 時間可淡忘一切); 當然, 有些人也採用 “重複治療法 (Repeating
Therapy, not Reality Therapy)” 來處理這些傷患- 例如不斷向不同的親朋戚友或者是導師長執訴說同一件戰事, 以求獲取他人的同情和肯定.

以上處理心靈傷患的方法是否有效可說是見人見知, 但就算是傷口好像痊癒了, 也不等於一切變回正常- 君不見現在油麻地市況一片繁華嗎? 但地面下卻埋藏了一枚又一枚的炸彈! 同樣, 因人際之間的戰爭, 我們心靈之間也埋了炸彈, 它們的名字比一般的軍用炸彈可花巧了- “仇恨一號”, “自卑飛彈”, “怨天五號” 等等. 可怕的是, 這些炸彈不需要在重見天日時才爆炸, 它們往往在心靈裏不定期的內爆, 表面沒有什麼痕跡, 但心靈卻被炸傷而淌血.

那麼, 我們可以怎樣察驗這些炸彈的存在呢? 是不是要等到被它們炸傷才可証明它們的存在? 在我的經驗中, 這些炸彈若存在的話, 往往會影響一個人對自己, 對他人及對事物的看法和感受- 這說法可能是太空泛, 令人摸不著頭腦. 較實際的驗証方法是問問自己, 在日常生活中有否試過因他人的一句無心快語 (可能是和你毫無關連的) 或者是某些小事的發生而令到自己的心靈有被觸動刺痛的感受? 有時可能因此令你感到大怒, 或者是一陣憂悶……
 
若是証實了它們確實存在的話, 我們便需去拆彈, 以妨它們將來危害自己, 影響他人! 若果你能掌握該炸彈的基本資料的話 (例如該炸彈的品種, 在哪種情況下被遺埋), 而你亦相信此彈的殺傷力不太大時, 你可嘗試自行拆彈 (如閱讀一些 self help 書籍,和朋友談談) ; 不過, 若你覺得自己的炸彈已經年慮月的藏於心深處, 而你又沒有大信心可自己安全的拆彈的話, 我相信你可能需要專業的心理輔導人員之幫助- 透過輔導或心理冶療來將彈拆去.

不要小看心靈的炸彈! 小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