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終生終世淪為美麗戀情的載體而不停戀上

廣告

廣告

終生終世淪為美麗戀情的載體而不停戀上看電視舊片集齊天大聖孫悟空,
很喜歡沙僧的新身份,
一個擁有巧奪天工技術的技師。
我記得黃永玉說過一個故事,
那年他在意大利旅居,
住在兒子的家中,
每天到外去寫生,
因而認識了一個鐘錶匠,
後來他是舉世十個名錶工匠之一,
名為工匠,
其實已臻藝術家的境界。
在他們手中,
機器再不是機器,
而是有情眾生。
就像齊天大聖孫悟空的沙僧一樣,
遇上精緻天物七寶羅傘,
人與物之間,
忽然界線就不是太清楚了。
一種物類的雙泯,
留下的就是一種戀戀,
甚麼也不存在,
無論人或物,
人或人,
當在戀戀之中,
一切都只是戀戀的助緣。
人與物,
仙與神,
林與獸,
都不再重要,
反正過百年過千年過萬年,
一切也會隨風而逝。
不逝的只有兩者曾相遇所牽動的感覺,
一直都留在空氣中,
待緣再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