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駐守陌生

廣告

廣告

user posted image

駐守陌生

我坐在母親身邊,
變成了小孩。
入夜的醫院並非想像中的冷漠,
只是有些看不透的片段,
在急症室的分流中心,
量血壓量體溫量脈搏的護士小心奕奕,
但生命就因為面對測量,
而開始走失了方向。
也許從來都沒有方向,
尤其關於生老病死。
我握著母親瘦削的手,
講一些幽默話,
嘗試將她緊張的情緒放開。
沒有事情比面對評核更令人不安,
無論是學期考試,
見工,
相親,
斷症。
測心電圖照肺驗血,
對於一個八十多歲的老人家是有些沉重。
不過,
等待更令人疲倦。
原來等待的只是一句話:
「婆婆的心臟有輕微發大,
需要留院觀察。」。
送母親到病房,
房內有另外幾個病人,
母親看起來對這個陌生的環境不懷好意,
我握著她的手,
就像我第一天她拉著我到幼稚園去上課一樣,
心內也忐忑不安。
尤其當我和女人要離開的時候,
我看到母親看著我倆的眼神,
我記得那眼神,
那年我第一天進幼稚園,
當母親留下我要離開的時候,
我心裡也這樣想:
「媽,
我要回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