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 請求幫助 請求救援—— 艾曉明答記者校友的一封信

廣告

廣告

***請求幫助 請求救援***—— 艾曉明答記者校友的一封信

*XX **同學:*

從9月26日下午4點多我和律師記者在太石村遭到襲擊,到下午約6點在番禺沙灣大橋遭暴徒圍攻,事發後已經超過36小時了,我沒有聽到當地公安的任何說辭,也沒有任何本地或外地媒體採訪此事。雖然回來後我主動給記者朋友打過電話,沒有任何媒體願意予以報導。這種集體默許、權力機關認可的對暴力保持沈默,讓我感到我作為廣州公民生活了11年的土地頓時變成異鄉。有人說,你不能自稱是某地人,直到你的一個親人死在此地。難道我作為一個以廣州為家鄉的人必須自己死於暴力,才能證明我把廣州當作家鄉嗎?我的廣州、我的家鄉、我的同事、我的學生,我的各界媒體朋友,我不請求你們認可我的思想觀點,我#
831;求你們對我合法生存的權利施以援手。我不願意眼睜睜地被暴打致死,我更不願意必須繼續到太石村辦案的律師朋友被暴打致死。眼看她們/他們已經遭到暴力攻擊而本地媒體拒絕關注,我每日每夜、每分鐘都不得安寧。

本地媒體裝聾作啞,或者強迫性地裝聾作啞,與當年猶太人受迫害時全世界裝聾作啞有什麼區別?難道我們被襲擊、被施暴圍攻的事件依然不足以震撼媒體工作者的良心嗎?連這樣一件是非清楚的事件都不再受到關注,我認識的每一位元新聞工作者、聽過我的課、和我在各種課堂、講座、培訓專案中交流過、有著共同理想和追求的記者朋友,你們怎麼能在我們遭受了如此暴力攻擊的情況下全體不說話?我的朋友、我的校友、我的系友、我教過的學生,在我如此迫切地期待你們幫助的時候,正如我們在遭遇襲擊前向員警聲聲求救一樣,你們還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對我們施救?你們怎麼能忍受對中央領導人不說實話?

當暴徒打碎玻璃窗,當整塊已經破碎、尚未裂開的窗玻璃掉到郭豔律師手臂上,她的手臂冒出血珠時,當暴徒的鋼鎖揮舞而計程車無法啟動時,我生平第一次經歷了身陷地獄的恐懼。當你們全都保持沈默,在我們遇到的騷擾、攻擊和生命威脅前保持沈默時,這種恐懼就在延續和蔓延。當我這樣一位博士研究生導師、教授、婦女研究學者都難以得到生命保障時,我如何面對我的學生、維護他們/她們對人的生命權利和尊嚴的信念?

我在全世界的若干個猶太人集聚地參觀過猶太人的歷史博物館,猶太人的紀念館?燭光日日夜夜、永晝永夜長明不滅。在華盛頓的浩劫紀念館,有一面瓷磚牆,上面是美國各州的孩子畫的明信片,孩子們在集中營的窗口繪製了小小的花盆、天空的雲、天使的翅膀、想像那些受難者能夠贏得自由和平。在蒙特利爾,猶太人的緬懷室四面牆上刻著在世界各地受難者的名字,我有幸親耳聽到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倖存者說,請不要沈默,惟有不沈默,才能避免悲劇再次發生。在荷蘭阿姆斯特丹,安妮·弗蘭克的房子前每天都有長長的佇列,我看見來自幾大州的青年、老人和孩子,在這?體驗安妮·弗蘭克,一個十四歲的猶太女孩的夢想和毀滅。

那些生命因此長存,但是今天,今天我依然在暴力的威脅下,我痛心的是,這種暴力不受遏制;我身邊的沈默,你們媒體的沈默,你們集體的沈默,置我於暴力的持續威脅之下。今天,我親愛的律師朋友,儘管心有餘悸,依然將要前往番禺執業的律師朋友,你們要再次經過沙灣大橋,誰來保護你們的安全?

我呼喚媒體工作者的良知,我曾經希望你們直接到太石村,聽聽村民的聲音;但現在那?採用有組織、有預謀、有攻擊目標的恐怖主義手段襲擊我和律師、記者,因此,我現在不祈求這一點。我只祈求,你們想你們能夠想到的各種辦法,例如,假如你們在番禺公安局、沙灣派出所、沙灣大橋收費站、魚窩頭派出所、沙灣公安基地有親人朋友的話,祈求他們/她們的良知和道德感情,祈求他們/她們在律師今天辦案路上遇到危險求救時,給予救援!我們不能承受第二次恐怖襲擊,不能承受了!

艾曉明 敬上

xxx

尊敬的艾老師:

看到了網上的文章,得知您在太石村的遭遇,萬分震驚。在中國的土地上,在改革開放前沿的廣州地界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在眾目睽睽之下,竟然發生了這等事件。幾乎可以想見,那些毫無忌憚忌張牙舞爪的人歹徒已得到怎樣的授意。

一直在關注著您,雖然好久沒有直接聽到您的聲音,但始終關注著您,關注您那些為公平和正義鼓與呼的文字,關注您為實現民主與法治而進行的行動。

艾老師,多保重。

學生
9.28淩晨

xxx

** **溫家寶總理,請救救太石村的村民!***

**艾曉明***

尊敬的溫總理:

我是中山大學的教授,家住廣州市番禺區。今天(9月14日)報紙上登載了您在廣州社區老人中開懷大笑的照片,我也知道您訪問過我們學校。看到您的照片,在我所居住的地方,另一批老人含淚委託我轉達他/她們的心聲,他們/她們希望您派出工作組來到番禺太石村,調查瞭解村民依法要求罷免村官的情況,請您解救他們/她們的親人、孩子,讓27位如今在押的村民能夠在中秋前回家團聚。

有關番禺太石村要求罷免的經過,9月12日的《南方都市報》已有報導,當時您正在廣東考察,您在報紙上一定看到了這位80歲老人的照片:

但她目前完全不是這副模樣,8月16日員警和村民發生衝突時,這位元老人被員警摔成重傷,因骨折癱倒病床;在番禺區人民醫院骨科病房,她整個前胸像穿了一件防彈背心一樣貼著黑膏藥。一位年僅17歲的少年馮錫元,不僅頭部被警棍重擊,而且腹部被踩了一個大腳印,二十多天了腳印依然歷歷可見。孩子的母親是啞巴,姐姐沒文化,父親每日在醫院陪床,深陷貧困、焦慮和恐懼。

您從《南方都市報》對太石村的報導上可以瞭解,由於番禺區魚窩頭鎮政府已經同意了村民有關罷免的動議,村民在9月12日看到這篇報導,無不歡欣鼓舞、奔走相告,拿著報紙“感謝政府”。可是,村民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就在這天早上,無數防暴員警\員警和治安隊員沖進村?,迅速封鎖了村部前路段,並開啟高壓水龍頭向村部沖灌。

村部所在的村務室小樓,其中有財務室。村民在這?守護財務室的帳目,希望能夠維護證據,以待查證落實有關本村財務不清的問題。假如村民不守法,他們/她們何必在這?守護一個多月,苦苦等待政府對罷免動議的認可?有關村民的權利問題,相信您熟知相關法律,茲不贅述。這?要說的是,9月12日,警方當場抓走了48位村民。太石村民為了防止暴力,一直是讓那些沒有能力反抗的婦女和老人守護
村部;卻正是這些婦女和老人,在9月12日的暴力查賬過程中遭遇最大的傷害。

這位阿婆是一位七十多歲的孤寡老人,她說高壓水龍頭把她們沖得倒下,全身濕透,從地上爬起來,水龍頭再對著她們沖。兩個員警扭她的胳膊把她扭上車,上車後,她穿著全身濕透的衣服不停嘔吐。

這位老人說員警抓人時勒她們的脖子,老人婦女被扭送到車上哭聲一片,她們說,這不是共產黨,共產黨不是這個樣子!

在拘留處,除中午吃過飯外;從下午大約1點到深夜,約13個小時,她們沒有吃過晚餐,連水也沒有給她們。深夜大約兩點,她和其他老人被放回。

這位70歲的“犯罪嫌疑人”,因病取保候審。但他說,他看到兩位情形更嚴重的村民,其中一位女性躺在那種急救病床上,身上吊著瓶子;還有一位女性,一直抽筋不止。到今天下午3點鐘,距她們被抓已有50多小時,家人完全不知她們現在在哪?。村民找了鎮上、區上三家醫院,找不到她們的下落,至今死活不知,令家人焦急萬分。

這位81歲的“犯罪嫌疑人”,員警將他的肩關節嚴重扭傷。

守衛村部的,就是這樣一群老人和婦女,她們原本應該安享天倫之樂;

如今不僅橫遭鎮壓,而且,至今還有24位被拘留,在此之前,已有十多位村民被抓,其中三位依然在拘留所。9月13日被抓至今未放者中,五十歲以上的有10位,年齡最大者69歲。今天村民拿著報紙說:溫總理,您到了廣州市,為什麼不來太石村?太石村民,投告無門、求助無路,他們/她們請求中央派調查組來解決太石村的問題。還有三天,就是中國人傳統的中秋節,太石村有二十多戶親人在押,馮珍老人依然在病床上承受骨折之痛,馮秋盛家中母子均被關押;少年人馮錫元腹痛不止,其奶奶在此期間因驚嚇病情加重已經過世。太石村民舉首問天:這還是共產黨的天下嗎?村民的人權在哪里?

尊敬的溫總理,報紙上說您指出:“東部沿海地區率先發展視野要寬、思路要新、起點要高”。太石村民僅僅是覺得村官力不勝任,希望免其職,離您的指示要求可能還差很遠,卻因此慘遭如此人禍,發展的起點在哪里?太石村民強烈要求您派出調查組,查明9月12日暴力制裁太石村事件。

臨近中秋,天天都是月圓之夜,溫總理,請您在百忙之中傾聽太石村民心聲:釋放所有村民,讓飽受困苦和創痛的家庭過一個祥和的中秋節!

尊敬的溫總理,我沒有任何關係能夠保證將此信送到您的手上;還有兩天就是周末,特快專遞也難將此信在週末前送到您的辦公室;因此我將此信放在網路上,相信網路有能力讓您看到此信。

各位尊敬的網友,如果您關注太石村民在押親人的命運,請您協助轉貼此信。

* **廣州中山大學中文系教授** **艾曉明** **敬上***

2005年9月15日淩晨*

*附錄:***

*9**月**14**日**番禺太石村被拘留人員***
*至今仍未釋放回村者名單(截至**9**月**14**日下午**4**點**)***

1.郭嬌女 女 43歲▲

2.何杏歡 女 36歲

3.蘇運球 女 34歲

4.馮少冰 女 48歲

5.郭煥彩 女 59歲

6.郭基好 女 34歲

7.郭(上“大”下“巾”)根 男 68歲

8.梁巨標 男 69歲▲

9.周惠英 女 33歲▲

10.高海梅 女 53歲

11.陳群娣 女 34歲

12.何桂曉 女 36歲▲

13.何瑞連 女 35歲

14.陳 梅 女 35歲

15.張董妹 女 35歲

16.黎福全 男 51歲▲

17.梁銀彩 女 56歲

18.梁美好 女 43歲

19.何月嬋 女 49歲

20.何貴珍 女 60歲

21.黃執好 女 53歲

22.孔金妹 女 44歲

23.黃福祥 男 50歲

24.黃福喜 男 55歲

l *標記為村民所加,有些人在拘留處見過有標記者。共**5**位男性,
**19**位女性。***

*另據村民反映:兩位年輕人馮秋盛、梁樹聲本應該在明天行政拘留期滿釋放,現

在卻通知他們說轉為刑事拘留。還有一位在絕食時被抓的村民馮會標,聽說已經呈報批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