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對大自然心存敬畏

廣告

廣告

汪永晨

2004年歲末地震引發的海嘯,致使死亡人數一路攀升的速度,令人悲痛,讓人難以置信,更給人警醒。

這次災難後獲悉,美國地質調查局在檢測到地震後試圖通知印度洋沿岸各國準備,可竟然無法找到與這些國家溝通的途徑;俄羅斯也聲稱對這次印度洋9級以上的地震有所預測。一些科學家為此指出,如果人們在印度洋也建立了海嘯預警機制,給人們提供防護教育,這場災害也許不會奪去這麼多人的生命。

如此之大的災難發生,是只出在沒有海嘯預警系統嗎?

當然,如果有所預警也許不會讓人們這麼猝不及防。但近日,在眾多報道中就有人出來說,海嘯無疑與以下三點客觀因素密切相關:一是災害本身規模巨大。在這次罕見的巨大地震中斷層移動又導致斷層間產生一個空洞,當海水填充這個空洞便產生巨大的海水波動,罕見的大海嘯產生了;二是災害發生異常突然。在地震約半個小時後,每秒200米速度傳播的海底波動就到達了蘇門答臘島亞齊省海岸,約1個小時後就在泰國普吉島登陸,2個半小時後殃及印度和斯里蘭卡,最後甚至沖到東非索馬里;三是受災地區人員密集。事實上,有報道指出,幸虧海嘯發生在早晨,大多數遊客還在房間裡睡覺,否則死亡人數還可能激增。

由大自然帶來的大災難其實並不罕見。百年來死亡人數過千的七次大海嘯:1908年12月28日意大利墨西拿地震引發海嘯。在近海掀浪高達12米的巨大海嘯,海嘯中死難82,000人。1933年3月2日日本三陸近海地震引發海嘯,引發海嘯浪高29米,死亡人數3,000人。1959年10月30日墨西哥海嘯引發山體滑坡,死亡人數5,000人。1960年5月21號到27號,智利沿海地區發生二十世紀震級最大的震群型地震,造成10,000人喪生。此外,海浪還以每小時600公里~700公里的速度掃過太平洋,使日本沿海1千多所住宅被沖走,20,000多畝良田被淹沒,15萬人無家可歸。1976年8月16日,菲律賓莫羅灣海嘯8,000人死亡。、1998年7月17號,非洲巴布亞新幾內亞海底地震引發的49米巨浪海嘯,2,200人死亡,數千人無家可歸。

百年來世界重大地震造成重大死亡的有:2003年12月26日伊朗巴姆地震: 41,000人死亡。2001年1月26日印度地震:有13,000人死亡。1999年9月21日臺灣地震: 2,400人死亡。1999年8月17日土耳其地震:17,000人死亡。1995年1月17日日本地震: 6,000人死亡。1993年9月30日印度地震: 10,000人死亡。1990年9月21日伊朗地震: 50,000人死亡。1988年12月7日亞美尼亞地震: 25,000人死亡。1985年9月19日墨西哥地震: 9,500人死亡。978年9月16日伊朗地震: 25,000人死亡。1976年2月4日危地馬拉地震:震級7.5級,22,778人死亡。1976年7月28日,中國河北省唐山、豐南一帶發生242,000人死亡, 1970年1月5日,中國雲南發生7.7級地震,1萬人死亡。1960年2月29日摩洛哥地震:震級5.7級,12,000人死亡。

這一次又一次的災難說明什麼,說明老天爺會發怒;說明人類還沒有瞭解多少大自然的奧秘,更抓不住制止大自然發怒的時機。“無邊的大海就如站起來走向你的大門口,水蓋住了天”這是親眼見到了海嘯的人的形容。大海就是走進了大門,不管裡面住的是誰,是王孫,是參贊,是當紅的明星。其威力比當年美國扔在日本的原子彈還要高出3,000倍的殺傷力。

這次災難讓我想起去年在四川康定的木格錯採訪時一位藏民說的話:“每當我走近湖邊不由自主地就會產生一種敬畏感”、“在大自然面前人人平等”。在我們中國,很多少數民族都有風俗:視大山為神山,視湖泊為神湖,神大鳥為神鳥。一個神字,包括著他們對大自然的態度:敬畏。

遺憾的是,這種封山為神,崇尚自然的態度,被有些人認為是迷信,是愚昧。不知在這次上帝發怒之後,我們人類還敢不敢再說“人定勝天”、還敢不敢再說“要征服自然”。

“這個世界人類文明已經走得很遠,人類總是高昂著頭顱驕傲地思考,並讓思想長出堅強而自信的翅膀”。這兩天,我在報紙上看到這樣一句話的同時,也看到一個金髮碧眼的小男孩,他的手裡舉著一張紙並貼在胸前。紙上寫著:我想我的爸爸媽媽和和哥哥弟弟。男孩的眼睛裡充滿了期待地。

幾年前我採訪武夷山保護區副主任鄒新球時他對我講了自己這樣一段經歷:1970年我一當工人住在山上就砍木頭,當了班長以後是指揮一個班砍木頭,當了工區主任後指揮一個工區砍木頭,然後當了林業局局長指揮全局23,000人砍木頭。在我的組織下,從1984年到1998年15年,一年平均採伐十幾萬米。在我手上,包括我自己砍的,我組織採伐的起碼在150萬米以上。我們上交的稅利一年是1,000多萬,經我手砍的150萬米的木材,上交的稅利1.5個億左右。可是1992年一次洪災損失就是4個億。我現在到保護區工作,有一種贖罪感。

2004年8月14日,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辦公室束慶鵬處長接受央視《新聞夜話》節目的採訪。採訪中,束慶鵬強調最近由於山洪、泥石流災害突發性較強,從降雨往往幾個小時就會發生突發性的山洪災害。使人防不勝防。而這類災害造成的人員傷亡一直比較高。到目前,一些地方隨時都有可能發生洪澇災害,防洪形勢依然是非常地嚴峻。

2004年中國國家防總指揮部公佈的數據:今年,因山洪、泥石流、滑坡等災害造成的死亡人數,占到了總死亡人數的77%。

這樣的威脅不僅在中國。2003年冬季,中歐發生了自中世紀以來最嚴重的洪災。冬季的暴風雨來臨時,洪水隨之而來。就在數星期前,法國東南部的羅納河(Rhone)堤防崩潰,15,000人逃離家園。

在國際上為這次災難呼籲預警系統的建立時,我既慶倖又擔心。慶倖的是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於今年簽署了第409號國務院令,頒佈《地震監測管理條例》,並於2004年9月1日起正式施行。條例規定,全國地震監測台網,由國家地震監測台網、省級地震監測台網和市、縣地震監測台網組成。下列建設工程應當建設專用地震監測台網:(一)壩高100米以上、庫容5億立方米以上,且可能誘發5級以上地震的水庫;(二)受地震破壞後可能引發嚴重次生災害的油田、礦山、石油化工等重大建設工程。擔心的是,在西部大開發中,雲南三江並流的怒江、虎跳峽,小灣;四川康定的木格錯,仁宗海及大渡河都正在和將要有大的工程建設,可是在這些地方卻沒有一個地震監測台網建起。有關怒江建壩的環境影響評介中,地震部分只有半頁紙的篇幅。

怒江在地質構造上屬印度板塊東北邊界與歐亞板塊的接合帶部位,地貌上處於青藏高原東南緣向雲南高原過渡的高山峽谷區,新構造運動十分活躍。六庫以上的兩岸仍然保存有相對高度在200至300米以上的沖積、洪積或冰磧階地。說明怒江地區地殼的最大上升速率每年可達釐米級。這些都反映了地殼抬升和河流下切的地貌再造作用十分強烈,因此地質環境極不穩定。所以怒江也是雲南省乃至全國地質災害的重災區,岩崩、滑坡、泥石流等災害十分嚴重 地質災害高發區。

這次印度洋地震引發海嘯災難所波及的範圍極廣,甚至影響到波斯灣的阿曼、非洲東岸的索馬里及毛里求斯、留尼旺等國。我們中國雲南的雙柏縣也發生了5.0級地震,造成人員傷亡。這次地震及海嘯對東南亞及南亞地區造成的傷亡,到12月30日為止,國際紅十字組織發佈死亡超過十二萬。還有災後的瘟疫,有人說,對當地人來說那可能會是更大的災難

在他世界各國人民都在深切地關注著災情的時刻我想在這裡呼籲,在中國西部大開發中,在開發西南水電資源時,應該遵照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簽屬的第409號國務院令:建設專用地震監測台網。以減輕自然與人為災害帶來的人民生命及財產的損失。

災難可能是一種來自上蒼的警示,災難也可能是一種提示人類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預警系統,地震監測網站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還是對大自然心存敬畏。

請記住,2004年聖誕節後的第二天,那走進了大門的大海和那金髮碧眼的小男孩眼光裡的期待。

(汪永晨,女,北京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記者。1996年創辦民間環保團體“綠家園志願者”。在國內開創了民間觀鳥、領養樹等活動,並舉辦綠色記者沙龍。近年,她積極關注在雲南怒江,及在四川木格錯、仁宗海修建水壩工程所造成的生態影響,是促成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暫緩怒江水壩建設的其中一位關鍵人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