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其中:永遠的童真

廣告

廣告

永遠的童真 ⊙其中

  8年了,我認識小丸子已有8年。雖然長大了,但歲月流逝並沒有改變我的「心」,每當再拿起小丸子漫畫,還是有一種很特別的感覺,很微妙地平靜了我的心靈。回想八年前,我在電視螢幕上初次遇見小丸子(註1),看見作者敢於寫實,赤裸裸的把自己的童年生活畫出來,當時已發覺櫻桃子(さくらももこ)的作品並不是想像中的簡單。沒有錯,直到現在筆者還深信櫻老師想透過自己的作品,喚醒生活在花花世界、現代世紀的年青人,珍惜自己的童年。只有童真,才有夢想。

  《櫻桃小丸子》(ちびまる子ちゃん)有動畫和漫畫版,兩套作品的故事內容大致一樣,以短篇故事為主,不過它們的描寫和包裝手法卻截然不同。有線電視當時的名氣遠遠不及現在,加上《櫻桃小丸子》動畫畫功平平,所以便沒有加以宣傳,低調播放。不過無線得到播放權後便大肆宣傳,一下子就成為全港無人不曉的動畫。可能電視台方面想盡量迎合大眾的口味,所以便加入大量的「搞笑」元素來吸引觀眾。

  無線的策略非常成功,因此人們也漸漸認識配音員,例如《閃電傳真機》也曾經邀請鄭麗麗(桃子)和林元春(小玉)作節目嘉賓。有關小丸子的精品和玩具塞滿各大玩具店,很不幸,小丸子已變成商家們的發財工具。其後,有線電視更購買了新一輯的《櫻桃小丸子》動畫,並命名為《98櫻桃小丸子》,一反常態地高調宣傳,為求要比無線電視搶先播放之餘,從中賺得更多利潤。這一場「小丸子戰爭」,電視台和玩具代理商賺了大錢,他們是最終的勝利者。不過最悲哀的是,櫻老師卻變成大輸家。在這場戰爭裡,電視台把整套動畫澈底性摧毀,作品已失去原來的感覺。櫻老師放在作品的感情已被電視台搾乾。然而,播出來只是一套胡鬧的笑片。

  簡單的封面設計,充滿寒酸味的《櫻桃小丸子》漫畫,則給人一種懷舊的感覺。漫畫版非常着重人物和背景設定,動畫版則忽略了這些重點,令故事內容變得空泛。小丸子一家六口住在靜岡縣清水市(現今靜岡市清水區),屋子是一間小小的和室(わしつ),家境清貧。客廳既沒有沙發和空調,就連洗手間也沒有西式的抽水馬桶。當時的清水市是一個人口密度頗高的住宅區,普遍家庭並不富裕。雖然櫻老師出身貧寒,但她在漫畫裡並沒有講述自己或鄰家孩子們的生活苦況,反而着重歌頌街坊和與同學之間的友誼,向我們講述當時「清水人」的悠閒生活。讓我們知道當時的小孩放學後並不是「蒲K場」,或到補習社學英語;他們喜歡三五成群到公園裡玩「水戶黃門」和捉迷藏,並不是屈在家裡玩「他媽哥池」。

  櫻老師利用繪畫日記的格式,寫出兒時(3年級)的生活趣事。始終人的記憶力有限,就算有寫日記的習慣,都不可能把生活所有的細節全部記下來。換句話說,櫻老師就算再執着,都不可能把以前的事像複製一般的寫出來。既然當中有虛構的故事,必有虛構的人物。漫畫單行本第7期(我的故事 第3篇),櫻老師就向讀者們解答這個問題。小玉(穗波たまえ)和賓治(はまじ)在小時候的確是櫻老師的好朋友,是真實存在的角色。櫻老師更利用依稀的記憶,創造出豬太郎和班長丸尾(末男)兩個角色。貴公子花輪(和彥)是虛構的嗎?據櫻老師的敘述,他並沒有特定的參考對象,基本上可歸納為虛構人物,而小渚也是一個虛構人物(註2)。即使櫻老師套用了少部份虛構情節和人物,但她還是要堅持保持故事內容的真實感,起碼不會說花輪每天坐直昇機上學。

  在漫畫第9期《足球少年 肯塔》的故事裡,講述一個名叫長谷川肯塔(ケンタ)的同級同學,自小就很喜愛踢足球,小學三年級就加入了學校的足球隊。他不怕艱辛,每天都在練習。在故事結尾,櫻老師說肯塔於8年後憑着超凡的球技,帶領球隊在全國高校足球賽中取得勝利,最後更成為職業足球員。看到這裡,筆者在想櫻老師是否描寫前日本國腳長谷川健太(註3)的童年呢?

  首先如果把「ケンタ」的假名轉成羅馬音「Kenta」,再譯成漢字就變成「健太」;其二,肯塔的面孔與長谷川健太確實有幾分相似;其三,清水市的居民十分熱愛足球,櫻老師在自己的作品裡向讀者介紹這位「清水英雄」並不出奇。綜合這三點,筆者有八成肯定他就是長谷川健太。(註4)這個故事裡可看出櫻老師是一個追求寫實的漫畫家,有根有據(註5),她不會在自己的作品裡胡亂創造一個過份誇張的人物或故事。就像小孩一樣,她討厭戴假面具。她就是喜愛透過自己的作品率直地說出心中的感覺,與讀者們說心事,一起回憶過去的童年時光。

  動畫版為了減少獨白的時間,所以就把大量內心戲情節刪掉。而在漫畫裡,櫻老師不會濫用插畫,她喜愛用文字來寫出自己的對事件感受。即使是一本漫畫,想向讀者說出發自內心的感覺,用文字表達是最單簡、最直接的方法。漫畫裡還加插了不少散文,大多是講述櫻老師初中的生活。還有一部份可不可提,那就是「朦朧小劇場」。櫻老師會刻意挑選一些有深刻印象和感性的作品放入這部份,而內容是以初中的校園生活為中心。而筆者最喜愛的則是第8期的小劇場漫畫,標題為《太陽下的塵埃》。故事講述小丸子初中三年級時的一段純真的初戀故事,即使10年後結了婚,櫻老師對這段感情還是念念不忘。情節扣人心弦,教人羨慕。

  近年日本治安轉壞,去年還出現女童虐殺案,家長已不放心讓自己的小孩獨自出外四處跑。日本的孩子因而受到束縛,值得回憶的童年時光也越來越少。加上現在的漫畫市場路向與10年前完全不同,恐怕10年後、甚至20年都不會再有類似的作品出現。《櫻桃小丸子》很快便成為國寶級的古董了。佔盡天時地利,加上櫻老師憑着一股執着,敢於寫實,能成為一位偉大的漫畫家,確是當之無愧。(註6)

註1:當時《櫻桃小丸子》動畫在有線電視兒童節目──《A級世界》時段內播放。比無線電視還要更早播放,所以有線電視才是第一家香港電視台播映《櫻桃小丸子》動畫。然而,那套作品的配音並不是由無線配音組負責。小丸子是由張雪儀配音,小丸子的姐姐則由呂慕慈配音。

註2:根據一些有關櫻老師的訪問,櫻老師的爺爺在她就讀高中時去世,而他的性格與漫畫所描述卻剛剛相反。所以爺爺友藏也可歸納為虛構角色。

註3:長谷川健太是前日本國家足球隊成員,他曾經效力J-League球隊-清水心跳(清水エスパルス)。高中時代,外界稱呼長谷川健太與隊友大榎克己和堀池巧為「清水東カラス」。

註4:根據網上百科全書Wikipedia和多個網站的資料證實,長谷川健太與櫻桃子以前都曾經入讀入江小學校,他們年齡一樣,更是同級同學。
有關連結:http://ja.wikipedia.org/wiki/長谷川健太

註5:例如櫻老師把「七夕豪雨」事件記錄在自己的作品裡,登於漫畫單行本第2期(第11集)和動畫第23話(標題:まるちゃんの町は大洪水)。於1974年(昭和49年)7月7至8日間,靜岡和清水市一帶於24小時內錄得508毫米雨量,水浸造成27人死亡,超過26000戶房屋受影響。由於事件剛巧發生在7月7日,人們就稱這場大雨為「七夕豪雨」。
有關連結:http://doboku.pref.shizuoka.jp/desaki2/shizuoka/tomoegawa/7saigai/tanabata.html

註6:櫻桃子原名三浦美紀,於1965年出生。三代一家六口住在清水市,家中經營蔬果店。她曾經就讀入江小學校、清水第8中學校、清水西高校,曾在靜岡英和學院短期大學修讀國文科。1989年與月刊漫畫雜誌Ribon編輯宮永正隆結婚。可是婚姻出現破裂,於1998年離婚。其後櫻老師於03年與一位插畫家再婚。
有關連結1:http://ja.wikipedia.org/wiki/ちびまる子ちゃん 
有關連結2:http://www.dino.or.jp/shiba/maruko.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