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勁翔:御宅族身份危機

廣告

廣告

  坐在書店的階梯上,我左手捧《電車男》,右手捧腹,笑出聲13次。

  《電車男》吸引我的是主角的「御宅族」(otaku)身份。我對「御宅族」的認識很淺,數月前「隱蔽青年」的話題很熱,曾經找過一些相關資料,嘗試搞清楚「御宅族」、ACG、同人誌、腐女、BL、「御宅學王樣」岡田斗司夫等的錯綜複雜血緣關係。最後發現,「隱蔽青年」和「御宅族」沒有必然關係,隱蔽青年既可以是御宅族,也可以不是,反之亦然。有意深入探討的讀者,請移玉步到「吳偉明的知日部屋」blog(網址: http://www.cuhkacs.org/~benng/Bo-Blog/ ),此blog為中大日本研究學系的教師主持,內有很多有關日本次文化的文章和回應。

軍事用語 圖檔藝術

  根據「維基百科」,岡田斗司夫把「御宅族」定義為:「在這個被稱為『影象資訊全數爆發』的二十一世紀中,為了適應這個影象資訊的世界而產生的新類型人種。換言之,就是對影象的感受性極端進化的人種。」通常以ACG(動畫、漫畫和遊戲)為指標。更闊的定義可泛指「對於某種領域有異於常人的熱中」。如軍事otaku、鐵道otaku等等。我向來對自閉症的小朋友抱有特殊好感(有沒有自閉症otaku?),在他╱她們這個大族群裏,我嗅到類似的氣味(特別澄清,自閉是褒義)。

  我身邊沒有(狹義上)「御宅族」的朋友,聽說《電車男》的主角是御宅族,很好奇。《電車男》的文體也很特別,直接輯錄留言板的留言出版。御宅族加上新文體,催生出怎樣的化學反應?

  最好玩的是一套特殊語言。每逢電車男出現,就有網友以軍事用語發出警報,通知網友要找防空洞呀,挖戰壕呀;電車男邊發布好消息(他們用軍事攻擊來暗喻好消息),網友邊向救護兵求救、疏散網友、報告傷勢;到最後,電車男講述跟女主角愛瑪士接吻和表白的過程,更一舉殲滅留言板上的眾戰士,屍橫遍野、滿目瘡痍(不好意思,學了他╱她們的語言),每幾秒就有一段新留言,蘑菇雲、火海中的司令部一一湧出,有一位「幸存的士兵」如此說:「周遭變得好安靜。剛才的激烈轟炸彷彿一場噩夢……。到處都是散落一地的手臂、腳、手指、頭髮、脖子、眼睛……我旁邊的毒男兵還對着虛空,繼續發射已經沒了子彈的M92。夢囈般喃喃說着『來了』,滿臉堆着笑意……我只能聽着扣扳機的卡嘰聲,在戰場上淒涼地響着。」

  網友的表達工具不只於文字,書中有一大堆令人嘆為觀止的ASCII格式圖檔。即是用鍵盤上的字母和符號建築出來的圖案,我們日常接觸的笑臉「:-)」和苦臉「:-(」就是ASCII格式圖檔最基本的表現方式,書中一幅幅「看夕陽的貓」、「一束鮮花」、「跑步中的老頭」、上述的「蘑菇雲」和「火海中的司令部」,都是用字母和符號造出,厲害厲害(不過聽說有軟件可以把普通圖檔轉換成ASCII格式圖檔,那就沒有那麼好玩了)。今時今日我們可以很簡單地附加一大堆jpg圖檔甚至ram和wmv影象檔,ASCII格式圖檔這種「回到基本」的藝術,有一種簡樸的美感。

毒男與腐女

  留言板上充滿濃濃的情誼。網友捱更抵夜,為了等待電車男回家發訊息。電車男遇到難題,眾人獻計;電車男自信低落,大家出力打氣;電車男以喜訊作炮猛烈轟炸,網友含笑落九泉。身份是虛擬的,感覺卻未必。毒男(獨男,沒有女人緣的男人)也好,非毒男也好,情誼溢滿留言板。

  可惜,這種情誼和互助精神,在《電車男》這故事裏只呈現在協助電車男求偶的意義上,而電車男和愛瑪士的交往過程,可謂主流到極點。我胡思亂想,如果電車男追求的是男性,甚至是一個大叔,網友們又會否這樣熱心?即使是「腐女」—愛看BL(Boys' Love,男男漫畫)的女生—看到電車男與大叔交往,又會有什麼反應?

  其次,留言板上毒男眾多,但在《電車男》中只看到毒男對自己的身份自怨自艾、酸過青檸,也看不見有人挺身而出,以毒男的身份自傲,說明獨身也有獨身的好處,或至少批評一下「打扮、食飯、牽手、告白」這種戀愛模式。電車男最後追求成功,網友齊聲恭賀道別,並自製虛擬畢業證書相贈,證明電車男於獨男版卒業,大有「步出監獄大閘,切記不要回頭」的意味。電車男從毒男版走到戀愛板留言,也彷彿是一種晉升。這種歌頌「一對一異性愛」的意識,骨子裏保守得很,也是對毒男們的傷害。

  與其說《電車男》是一個御宅族的故事,不如說它是一個脫離御宅族的故事。

  電車男一直對愛瑪士隱瞞自己御宅族的一面,覺得假期參加「同人活動」很羞恥,甚至把珍愛的海報和模型收起來或送走,甚至質疑自己的御宅族身份:

  「如果她對我說,『不要再當御宅族了』,我或許可以就此戒掉。如果不是這樣,老實說,我無法戒掉。情色同人無法被理解嗎?」

  「開始交往就必須告別御宅族嗎?」

  但同時,在緊張關頭,電車男又跑去看動畫《Pretty Cure》和《Keroro軍曹》,連網友都笑說:

  「我喜歡到這階段還不忘看卡通的你。」

  「御宅族的真面目來了。」

  最後,電車男甚至把留言板上的一切給愛瑪士看,等於御宅族出櫃,愛瑪士要求電車男放棄「同人誌」,到這地步,電車男已經無從抵抗,更莫說捍衛自己的御宅族身份:(愛瑪士說)「可是,有我就不需要同人誌了吧?」……(電車男)「我不會再買了。」說得非常堅決。這一點不會有問題,但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她的可怕……。

  一個以御宅族為主角的故事,以(被迫)脫離御宅族作結尾,我們還能否將之稱為御宅族的故事呢?我在「吳偉明的知日部屋」blog中看到一段留言,作者說他所屬的東大動畫研會中,有些會員把電車男叫作「背判者」,可以想像。我想起舊港產片《三個相愛的少年》,我認識的同志朋友看完後喊打喊殺,因為表面上講述同志的故事,到最後主角竟然變直。

  圈內用語和ASCII格式圖案的確很逗笑,毒男版的濃厚情誼也偶爾觸動人心,但如果他/她們對御宅族的身份認同更正面,對戀愛和獨身的意識更進步,我一定不止笑13次。

原文首載於: 2005-10-08《信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