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全球化見證著金三角的變遷

廣告

廣告

汪永晨

自從關注怒江以來我就嚮往著也能到它的下游薩爾溫江去看一看。那裏的大自然還是原汁原味嗎?那裏的傳統文化也像怒江的山水間一樣豐富多彩嗎?還有,那裏的山民們生活得怎麼樣?

帶著這些疑問,2004年11月14日我向薩爾溫江走去。從事先準備的資料中,我知道我們此行還有另一疑惑等待著我去探尋,那就是我們將要穿行在被人們稱為金三角的緬甸佤邦地區。

... 這位只有18歲的富家小姐曾傷感地對我說,她小的時候是和父親一起在印尼度過的。那裏留下了許多她童年的記憶。她和兒時夥伴的友誼一直保持至今,就因為他們有著共同的、快樂的童年。可是,隨著他們年齡的增長,他們家的房子越來越大,而她的小夥伴們的家,卻越來越破,越來越窮,越來越窮了。他們喪失了森林,喪失了土地,喪失了家園。這位美國姑娘問自己的父親,這是為什麼?為什麼要把人家的森林,變成了我們家的財富?

當時我很佩服這位美國木材商的女兒。她的問題不僅僅是在問自己的父親,而是直指全球化對我們當今世界的影響。大國和小國、窮國和富國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是誰在養活誰,誰在幫助誰?在佤邦的大山裏,見證著最後一季罌粟花時,我又想起了這位美國姑娘。

閱覽全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