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國際

來!箝住這「伊朗頑童」內賈德

廣告

廣告

前言:記者今年六月採訪伊朗總統選舉時,其中一個主要的發現是,整個選舉的對立結構如何由第一輪投票時的改革vs保守,靜悄悄地轉換成第二輪投票時的有錢/有權與貧窮/無權的對立。鐵匠之子艾哈邁迪內賈德﹝文中簡稱內賈德﹞,像舊約聖經中的大衛一樣,漂漂亮亮地擊倒了「伊朗哥利亞」拉夫桑賈尼。許多年輕人投內賈德一票時,心想這會是個跟自己一樣出身寒微、為窮人發聲、令人耳目一新的總統。他們好像忘記了﹝或者有人令他們忘記了﹞內賈德是站在伊朗政治光譜的極端保守派,而內賈德令人「耳目一新」的方法,就是將伊朗重新拉回二十年前的伊斯蘭革命政治。

這三個月,大家目瞪口呆地見證着內賈德怎樣試圖以最快的速度令時光倒流二十年。前內政部長Hashem Sabbaqian表示:「內賈德認為,前總統哈塔米的民主改革背棄了七九年伊斯蘭革命的理想。他希望將伊朗帶回八十年代的激進主義浪潮中。」不單止是哈塔米八年,還有之前的拉夫桑賈尼八年。要清除這兩個人留下的毒素,最重要是清除他們安插在政府各部門的人馬;於是,內賈德推出伊朗二十多年來,最大規模的政治大換血。讀者比較留意的是他撤換了四十多名駐外大使和高級外交官,包括駐英國和駐聯合國大使。其實除了外交官,他還掃清了負責核談判的最高國家安全委員會中所有務實和改革派成員;撤換了所有改革派省長;撤換了多間國營銀行行長,其他部門的「清洗工作」也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中。

撤了舊官,換上什麼新官?首先是一班同樣四十多五十歲、伊斯蘭革命爆發時的大學生﹝有份佔領美國大使館﹞、出身革命衛隊系統的「原則派」;其次是在德黑蘭市政府中追隨他的班底。內賈德打破傳統,堅持提名兩個完全沒有管理石油工業經驗的革命衛隊司令出任石油部長,但一個被國會否決,另一個在各方批評下自動退出,令石油部至今群龍無首。一名親內賈德政客點出獲提名的條件:年輕、抱着聖戰的雄心、在兩伊戰爭中展現出謙卑的性情。

兩伊戰爭中的表現,跟管理石油有什麼關係?

關係大了。內賈德政策的另一個大方向,就是以政治綁經濟,或者說經濟要為革命政治服務。外交部發言人asefi十一月初表示,以後外交部在與外國的經濟合作上,將會扮演更重要的角色。簡單說,即是以經濟當武器,懲罰政治上不合作的國家。擁有石油和天然氣的伊朗在這方面可謂彈藥充足。其實,哪個國家不是以政治綁經濟?只是程度上不同,但內賈德政府做事總是失去分寸。短短幾個月,被伊朗懲罰和要脅的國家已包括英國、南韓、阿根廷、印度等,全部都是因為在較早前的國際原子能機構會議中,投票支持美國和歐盟譴責伊朗的核活動。南韓電器近年大舉進入伊朗,在德黑蘭的主要公路上幾乎都能見到三星公司的大幅廣告,現在伊朗單方面決定,不替南韓進口貨清關。至於印度,本來兩國正在討論興建經巴基斯坦的天然氣管道,現在伊朗威脅,如果在這次原子能機構會議上印度還不站在伊朗一邊,什麼管道都不用再談。

要了解伊朗革命後的外交政策,我們先要記住伊朗矛盾的自我形象。當美國和歐盟在談判中小看伊朗,僅視之為中東一隻棋子時,伊朗人深深不忿,一方面認為自己是應該與美歐平起平坐的文明大國,另一方面卻對列強蹂躪的歷史耿耿於懷。霍梅尼的伊斯蘭革命將這種矛盾推至極端,伊朗透過伊斯蘭立足於世界,要成為世界一顆閃亮的星;同時又對西方的敵視反應過敏,特別是經歷了「力戰西方列強而不倒」的兩伊戰爭之後。霍梅尼臨死前對《撒旦詩篇》作者拉什迪的追殺令,西方視為瘋狂,但對伊朗說就是鞏固自己在伊斯蘭世界的領導地位的偉大勝利。

內賈德在外交上要摒棄拉夫桑賈尼和哈塔米的務實對話路線,回到霍梅尼的革命路線,正是要重溫以我為中心的自大革命舊夢。在核問題上,內賈德推倒和歐盟的對話結構,聲稱要納入中、俄及其他不結盟運動成員國,再主動提出解決方案,就是試圖以自己為中心重塑談判結構。之後,內賈德在國內小型集會上一句「要將以色列從地圖上抹去」被無限放大,再次引起軒然大波,連英國首相布萊爾都鐵青了臉地喊打喊殺。其實這句並不是內賈德的原話,他只是緊跟革命傳統,引述霍梅尼語錄!言者無意實行,聽者亦沒有當真,只是借題發揮。筆者忽發奇想,覺得內賈德活像「伊朗的布什」──兩個人都是外交經驗貧乏,都是滿腦子意識形態,語不驚人死不休。

只是布什說的邪惡軸心,雖然在歐洲被訕笑,但美國人仍然受落。但內賈德那句﹝衝口而出的﹞話,就連國內也罵聲四起。這說明,雖然內賈德竭力將伊朗推回二十年前「以我為核心,漠視世界秩序」的革命政治,但社會環境已經改變,大家不想再蒙起眼睛自我感覺良好了。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伊朗專家ray takeyh說得好:「在哈塔米執政八年間,伊朗上下已得出共識,不能再走孤立於全球的道路。德黑蘭透過與中國、俄羅斯和歐盟建立友好關係,成功突破美國的封鎖。就算伊朗繼續支持對抗以色列的武裝組織,並堅持不放棄核計劃,伊朗的外交政策已不再是革命時期的政策,新政府不能改變這點。」

幾個月下來,伊朗的國際形像一落千丈,德黑蘭股市在年中起累積跌了三成,伊朗多頭馬車、互相箝制的政治制度正在發揮作用,要將「頑童」內賈德的破壞力盡量減低。內賈德現在可說是四面受敵,攻擊他的不單是被踢出政治核心外的改革派,更包括國會內的保守派,以及拉夫桑賈尼領導的專家委員,大家尤其不滿他提名部長時「要紅不要專」的態度﹝國會一連拉下兩個石油部長候選人就是最佳說明﹞。基本上,除了革命領袖哈梅內伊外,幾乎所有伊朗政治大老都站出來公開批評──罵得內賈德發火,說侮辱總統是罪行;罵得連哈梅內伊都站出來做「和事佬」,呼籲大家給總統多點時間和機會。

說民主不是全民主,說獨裁又不能真獨裁,伊朗政治看得人眼光撩亂,且看這架多頭馬車如何應付即將來臨的核危機高潮。

貼後話:大家不要怪我成日寫伊朗,我其實好似湯盈盈咁,被d編輯定左型。我也期望可以遇上我的《阿旺新傳》。在那之前,請大家將就將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