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80天前無人知曉的事實

廣告
80天前無人知曉的事實

廣告

攝:獨媒記者 Gundam

金銅旺清場,京港官員奢望香港從「非常態」回復正常。清場時最觸目的標語是 It's just the beginning,意味香港要進入「新非常態」而不是「新常態」。起點是甚麼? 社會現實不是簡單的客觀存在,更在乎香港人的集体主觀認知。只要你從催淚彈爆發一刻起多活了80天,你認知的香港便大不一樣。

年輕世代絕非港孩 - 80天前香港大學生是長不大的港孩,迎新日要父母親陪伴,畢業時要攬實啤啤熊拍照;80天後大學生是民主運動先驅,中學生站在街頭宣揚抗命,追不上的父母手足無措,追得上的父母默默支持。

佔路不會癱瘓經濟 - 80天前佔中猶如十惡不赦,據說市場會大瀉,樓價會大跌,外資會撤離;80天後股市創新高再上上落落,零售總額上升,遊客總量上升,由於沒有佔領行動損害經濟的數據,財政司曾俊華只能說一句無法驗證的官話:「清場對經濟是正面信息」。

人民幣須倚賴香港 - 80天前特區官員不斷警告市民,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快要被上海取代,只待京官一發怒香港便會「冇運行」;80天後「滬港通」雖然交投黯淡像幽靈列車,京官仍找藉口要日日開車,因為非如此人民幣走向國際化沒有更穩妥的線路。

解放軍中看不中用 - 80天前解放軍艦艇在維港操演,槍口對準中環,大有山雨欲來,不惜血洗中環之勢;80天後「環球時報」社評自我安慰:「如果香港社会能容忍亂,内地何需急」,「内地社会轻易不可动出动驻港部队“平息动乱”的念头」。(筆者及後撰文詳細解說,見〈為何「解放軍中看不中用」不含褒貶〉)

空間規劃民智勝官 - 80天前街頭管理權由政府壟斷,公共空間須在康文署地政署規劃署設定的條條框框內使用;80天後佔領區空間從無序變有序,「金鐘上河圖」詳細紀錄了夏愨道變夏愨村的精采歷程,自由意識與責任意識並行不悖,市民自發的規劃智慧令由上而下的「專業規劃」無地自容。

藝術創意洶湧澎湃 - 80天前香港這「文化沙漠」據說難成大器,所以官方要找理由花200多億元搞西九文化區才能「與國際接軌」;80天後佔領區藝術品全球知名,從街頭展品、音樂、錄像、文字到行為藝術圴傲視同儕,國際知名博物館也到港搜羅展品收藏。

汽車廢氣民生大敵 - 80天前金銅旺三區路邊空氣污染指數一直盤踞全港前三名,但政府建立低排放區的大計十多年來只聞樓梯響;80天後市民發覺佔領期間路邊監測站懸浮粒子PM2.5下降逾五成,毫無疑問汽車排放是罪魁禍首,更是危害市民健康的無形殺手。

港官麻木集體失語 - 80天前不少人相信梁班子問責官員當中有人胸懷大志,只是忍辱負重,一旦跌穿道德底線便會伺機而動;80天後梁班子集體裝睡,對這場香港五十年來未見的政治大火視而不見,猶如喪失了自由意志,變成權力的木偶。

官府黑道糾纏不清 - 80天前市民以為政府與黑道勢不兩立,即使一時不能清剿也斷不會同流合污;80天後市民驚覺黑幫份子配合警方為清場打頭陣,有黑道中人向外媒公然承認「收咗國安部錢開工做嘢」,更有特區官員共同參與由涉黑人士支持的簽名活動。

建制維穩流氓水平 - 80天前建制派在社區搞社齋餅粽,雖然是籠絡民心但總算以民生為念;80天後南下抵港的維穩大軍越來越多,破口大駡已是常態,更有揮拳相向,趁機非禮,甚至亮刀指嚇,流氓行徑滲入街頭政治。

警隊專業虛有其表 - 80天前警隊號稱「全亞洲最優秀」,「警訊」節目中俊男美女、除暴安良的形象深入人心;80天後警隊民望插水式下跌至回歸以來新低,濫用暴力和執法不公等投訴有過萬宗,「黑警」成為市民新詞彙,「壓力太大」和「警員都係人」卻成為警隊放棄專業水平的藉口。

民不畏捕民不怕打 - 80天前「被差人拉」是「跎衰家」的標籤,被警毆打必定是「唔衰攞嚟衰」,好人有限;80天後近千人被警方拘捕,不僅有學生議員學者歌手諸多名人,更有無數因感人片段而在網上瘋傳的男女老幼,被警打傷的市民成為抗暴象徵,警方簽發的「被捕證明」及「保釋紙」快要變成引以為傲的「抗命身份證」。

以上12項香港「新非常態」中的新現實,全部指向一項結論:公民抗命方興未艾,而抗命的空間比起80天前大大拓濶,這是雨傘運動至今可見的成果。新開拓的不僅是城市空間,更重要是人心和意識形態。如何發揮想象,利用新空間削弱政府管治的正當性,迫使北京調整一國兩制,歸還港人基本政治權利和扭轉權貴壟斷的格局,將會是新世代最大的政治博奕。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2014.12.16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