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捐血

廣告

廣告

多年前還在學校時,記得有位師姐問過一個有趣的問題:為甚麼捐血前要填的表格,要申報自己是否同性戀和有否和同性性交等問題。本人自問是個捐血的fan屎,自規定十六歲可以捐血後,幾乎每隔三個月便自動波的走入捐血站——當然沒有問替我督手指的姑娘為甚麼是十六歲和為甚麼要隔三個月。師姐的問題,看來問到了甚麼一點東西,似是捐血和某些政治某些規範原來關係曖昧,捐血這種貌 似無私奉獻的行為為甚麼不可以大有文章。然而水過鴨背我一聽即忘。

這一年因為工作關係,飛行里數大幅標升,東南亞地方到過若干個,到台灣渡假公事回大陸也有幾次。以往捐血要填的表格內某條毫不起眼的問題突然變很非常干擾:一年之內你到過甚麼地方。一直胡亂跳過了的問題,這次冷冷地要求我認真回答。並不是甚麼殺人越貨作奸犯科為甚麼不能有碗話碗,如實的回答了,見姑娘時她問我到過菲律賓甚麼地方。我說甚麼地方說了也不會有人識,她輕巧地拿出一個文件夾,翻到一頁滿是地方名,問:這裡列的有是否有你到過的地方?

那原來是世界衛生組織的一份文件,當中詳列了全世界有霍亂風險的地區,如果你不幸到過當中提及的地方,對不起,你捐的血只有三分一可作救命用途。霍亂喎,防範一下似乎理所當然。而看來與霍亂親密非常,一個名單下來,東南亞地方全部都榜上有名。

有趣的地方是,每個有霍亂風險的國家都總有地方是例外的,比如說首都。 菲律賓的馬尼拉、泰國的曼谷、越南的胡志明市等,都屬例外之列。換言之,菲律賓泰國越南雖都有害霍亂的風險,但只到其首都的不必擔心,你是否有害霍亂紅十字會不知道,至少紅十字會對你有信心,或至少願意皇恩浩蕩格外開恩。

首都的衛生管理,對第三世界在全球化時代的瘋狂露骨競爭中,或者實在是各國政府不能不在意的環節。然而首都或頭幾個大城市結果是否就必定更加衛生,這點難道能不保留?記得兩年多前的沙士,政府因為擔心病毒會經由畜鳥傳播,把 心一橫將全港的雞的幹掉了。處理畜鳥屍體的甩漏野姑且不算,但香港的雞隻佔全港每天放進肚子的雞的總數有多少?一邊放其他地方的雞隻進香港而卻恨心對香港 的雞大隻大開殺戒,其巨大的錯落幾乎可為「姿態」一字下最傳神的注腳。

在世衛的名單中,東南亞國家全體應聲落網,大城市卻可得到豁免,在沒有其他資料說明的情況下,只可理解為這些大城市的物呀錢呀人呀的流量都極高,不豁免便徒令紅十字會難做:到過東南亞的血都只能用三分一,哪裡多找三倍的捐血 者來填補不足?可是,人物流動相對封閉的地區,以及本身鼓勵瘋狂流轉的大城市,那類地方更容易成為疾病傳播的場合?帶著貼滿各國機埸的出入境檢查貼紙的皮箱的旅客,即所謂globetrotter和老呆在家門前抽水煙的老頭,那類人較易傳播疾病?全世界都在強調的可是傳播而不是感染呀。隔離既是西方醫學對傳染病的秘密武器,相對封閉的地區卻成為了保你安心的標靶。

相比求神問卜拜神醫病,這叫做無法無天。

文章原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