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凱廸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 網誌

國際

又係你話要中東民主化?

廣告

廣告

最近在中東阿拉伯地區,發生了一動一靜的兩件大事。第一件是十一月九日,約旦首都安曼三間酒店遇上自殺式襲擊,造成六十死一百傷,死傷者大部分是本地的穆斯林。由約旦人札卡維領導的伊拉克抵抗組織承認責任。第二件在華語媒體中耐人尋味地得不到重視:在埃及舉行的國會選舉,老牌伊斯蘭主義組織穆斯林兄弟會在頭兩階段的投票中一鳴驚人,在四百五十四個議席中贏得七十六席,比目前的十五席增加四倍有多。穆巴拉克政府陷入一片恐慌,在第二輪投票出動警察阻止兄弟會支持者去投票,連報道選舉的西方記者也照打可也。而一向習慣「干預別國內政」的美國,對於如此明顯的選舉暴力,卻只由國務院發言人出了一篇溫溫吞吞的「嚴重關注」聲明。

將一動一靜兩宗新聞串起來,特別留意西方主流媒體對待兩件事情的策略,很能夠揭示目前中東政治的矛盾點。

約旦大爆炸,最吸引西方媒體興趣的不是事件本身,而是襲擊在約旦國內激起的反暴力示威浪潮,以及這股浪潮對伊拉克政局的作用。《經濟學人》雜誌在十一月底刊登了一個長篇報道,認為當伊斯蘭激進組織將攻擊的矛頭由西方國家轉回阿拉伯本土後,阿拉伯民眾對暴力襲擊以至對組織本身的認同度已急劇下降。報道引述一份阿拉伯報章的民意調查指,約旦襲擊發生後,六成人對蓋達組織的印象差了。與七月份美國大型民意調查機構PEW一項大型調查相比:當時有六成受訪約旦人信任拉丹,五成七人認為針對平民的暴力襲擊很多時候都合理,兩項結果都是伊斯蘭世界中最激進的。報道帶着樂觀的口脗認為,只要嘗過恐怖襲擊,連最支持暴力的約旦民眾也會起來反對激進伊斯蘭組織,並且明白到不應該繼續支持在伊拉克抵抗美國的武裝分子。如此推論下去,那伊拉克就有實現和平的可能。

現在美英為伊拉克這個爛攤子焦慮萬分,什麼「好兆頭」都馬上由媒體炒作一番,這種「一切唯有伊拉克」的偏執,令一宗死了六十人的襲擊都成了好事似的。但事實上,約旦爆炸真的是伊拉克局勢的轉捩點嗎?還是中東政治不斷重復的惡性循環?

回到中東政治的老問題。札卡維、拉丹、札瓦希尼這班人是怎樣冒起的?為什麼他們在中東的影響力歷久不衰?說穿了,這班人正是中東世界一個個封閉獨裁國家用來煽動群眾的工具,也是逃避政治改革的藉口。八十年代阿富汗戰爭時,埃及、沙特阿拉伯、約旦、巴基斯坦,在美國的鼓勵下,將一批又一批激進伊斯蘭主義者﹝大多數是國內不受歡迎分子﹞送到阿富汗去打聖戰。一來可以送走這班麻煩製造者,二來又可以將國民的焦點集中在世界另一邊的「聖戰」。但這種做法無異引火燒身,因為激進伊斯蘭分子打完國外的聖戰後,自然會想到自己國內另一場打倒世俗統治者、美國傀儡政權的聖戰。札卡維、拉丹和札瓦希尼就分別是約旦、沙特阿拉和埃及的聖戰代表。

給大家一個簡化了的圖像:八十年代將伊斯蘭激進分子送去阿富汗聖戰,九十年代激進分子回流國內、或者轉到歐美戰鬥。美國攻打伊拉克,為另一場國際聖戰打開缺口,沙特阿拉伯、敘利亞和約旦又故技重施,將激進分子掃進伊拉克,打到某個階段後,激進分子又會回流──再一次引火燒身。而發生在國內的恐怖襲擊,又倒過來給各政權以反恐為名繼續實行高壓統治。國內的經濟一天比一天差,貧富懸殊一天比一天嚴重,國家資源卻用來支持着龐大的特務系統。這個循環將阿拉伯世界帶向沉淪。

打破高壓政治,推動政治改革,可以說是突破惡性循環,從根本削弱激進伊斯蘭組織支持的唯一出路。﹝國內惡劣的生活環境令許多青年從激進宗教中尋找慰藉和物質支持﹞埃及國會選舉的意義正在於此。許多埃及人民對穆巴拉克領導的國家民主黨頗感不耐煩,把票投給二十年前已放棄用暴力抗爭的穆斯林兄弟會。按目前兄弟會的議席數目,足以令埃及政治出現大變﹝起碼在六年後可以提名自己的總統候選人﹞。對於一直鼓吹中東民主化的美國布什政府來說,埃及人民靠自己的力量打開政治新局面,不應該是天大的好消息嗎?

才不是。美聯社一篇分析認為,兄弟會冒起對美國不是好消息,反而是個極大的挑戰。分析引述副助理國務卿伊麗沙白‧切尼﹝副總統切尼的女兒﹞的話說,十分懷疑如果穆斯林兄弟會上台,還會不會維護女權及宗教自由。亦有官員認為,兄弟會說放棄暴力只是煙幕,只要一有機會上台,就會變成一個獨裁的宗教政權;他們亦擔心新政權會對以色列不利。﹝兄弟會領袖阿基夫已表明,假如有一天上台,會繼續履行與以色列的和約,亦會尊重輪流執政的民主制度。﹞

就是美國這種曖昧態度令中東政局走不出死胡同。美國政府口口聲聲為了中東民主化,不惜開戰,但另一邊廂對於約旦、沙特阿拉伯和埃及的民主化卻充耳不聞,甚至乎擔心。美國政府知道,由於民族主義政權/皇室長期高壓統治,不得民心,如果民眾有機會選擇,很多都會投向溫和派的伊斯蘭政黨──有反美傾向的對手。

美國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在評論埃及選舉時提出了十分精到的見解,他認為美國不應該再孤立阿拉伯世界的伊斯蘭反對派,阻礙政治改革。她強調:「如果假定伊斯蘭政黨是本質上反民主或者本質上崇尚暴力,並因此孤立它們,那是大錯特錯。將暴力分子邊緣化的最佳方法,是將非暴力的勢力盡量擴大。」短短幾句話,擲地有聲。但根據布什政府的前科,能聽得進去的機會等於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