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巴西權衡與中國結盟的成本與效益

廣告

廣告

如果建議中的大壩工程開工,為中國與巴西合資項目供電,在巴西Xingu河上的婦女,部分將會被迫遷徙。
LARRY ROHTER、李育成譯
紐約時報. 2005年11月20日

巴西PAQUICAMBA - 在這個偉大的Xingu河大拐彎,巴西政府正推動建設一座全世界第二大水電站,生產大量電力。但是,工程是主要受益人並非印第安部族或其他當地居民,而是在地球另一面的中國政府。

為了滿足快速擴張的工業生產需要,中國的國有企業已開始參與阿馬遜東部的採礦項目,從鋁和鋼到鎳和銅。提煉這些原料需要大量電力,於是巴西現政府與中國結成“戰略聯盟”,銳意開發有關項目。

同時,將會受大壩影響的河流原居民認為此舉將會導致廣泛的環境破壞,並會鼓勵大量尋找工作的貧民湧入。他們也投訴,長久以來對電力供應的要求,仍然不能達到,反而先要被迫遷徙。

“如果這東西要修建,只有神才可幫助我們。”一位印第安人部落領袖Jose Carlos Arara說。“中國人在那裡,但我們就在這裡,在沒有水、醫療服務和電力供應的大壩閘門。我們的政府沒有幫助我們,反而想事情更惡劣。如果由我們拿主意,這個大壩肯定不會修建。”

不過,在首都巴西利亞的官員承諾,那個Belo Monte大壩工程,可控制河流的水量,減低對九個部落的影響。他們也說,由於巴西不可能不修大壩,他們將會不惜代價,安撫所有持懷疑態度的人。

“對於像我們這樣的國家,這是一項重要的公共工程。我們需要好好利用能源潛力。”巴西礦產與能源部的規劃與發展司司長Marcio Zimmerman在電話訪問時說。“北部正在進行工業化發展,而水電正是一種廉價而可再生的長期能源。”

Belo Monte工程可追溯至1970年代,當時主張修建者認為這是解決大力發展工業的巴西南部能源危機的方法。但環保、人權和原住民團體一開始便提出反對,部分原因是數以十億美元計的巨大成本。這些團體通過法院和國會爭取,結果在上一任政府於2002年解散時,法院裁定暫時擱置有關工程。

但是現任巴西總統和他的左翼工人黨上台執政後,承諾為社會發展提供動力,包括“人人有照明”計劃,希望把電力送到窮人和偏遠地區。於是,主張修Belo Monte大壩的人趁此良機,重新提上議程,並游說總統優先開發這項目。

“上任政府在修建水電站的工作表現怠慢。”總統盧拉最近說。“只要正在進行的多項電站工程完工,我們便可永久保證電力供應給消費者。”

不過,巴西除了與中國結成伙伴關係,也在阿馬遜投入修建大型工業項目,將消耗大量電力,而聘用相對較少的人才。當中,包括在鄰近阿馬遜東部Para州的首府Belem修建兩座電解鋁廠。

一家中國企業計劃與巴西企業合資,在阿馬遜東部的聖路易斯修建煉鋼廠。此外,一家巴西企業也正在Belem修建一所煉鋼廠,滿足中國和美國市場的需求。

這些煉鋼廠的原材料主要來自南部的Carajas。那裡有全世界最大的鐵礦蘊藏。而供應中國與其他市場的銅也是從這個地區提煉。在鄰近地區修建煉銅廠的計劃也正在討論。

“所有阿馬遜地區需要大量電力的設備,大部分都跟中國有關,而且得到政府的強力支持,即使最大受益者明顯是中國,而非巴西。”《阿馬遜的水電項目》一書作者Pinto先生說。“中國不單只轉移投資,還把污染問題出口到阿馬遜地區。”

巴西現政府雖正在陷入影響來年選舉的腐敗醜聞,仍銳意推動大壩建設。七月,他們游說國會授權通過項目,不顧受影響社區所提出的要求。反對者正在提出訴訟,挑戰有關決定。

“儘管巴西憲法指出我們應得到諮詢,可是從來沒有人來跟我們談。”主要的社區領袖Manuel Juruna說。“我們希望他們知道,對於所有Xingu河的原住民,工程建設只會驅趕魚兒、使打獵地帶枯竭,帶來艱困和傷害,最終破壞他們傳統的生活方式。”

在工業發達的巴西南部,很少人將大壩連繫到盧拉總統加強與中國經濟與政治合作的大戰略。這項政策正受到越來越多的批評,尤其是在國家的商業中心聖保羅,因為巴西的利益正被犧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