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世貿直擊台灣線之一:酒店夜話

廣告

廣告

世貿真的來了。民間記者進入了既亢奮又恐懼的狀態。昨日﹝十﹞由朝到晚在「獨立媒體國際會議」中聽各方舌劍雞腸﹝同來的朋友說,英文講得好真係人都靚d,死未﹞,結束時收到通知,台灣朋友晚上在旺角某酒店四樓平台夜話,於是最後一啖飯都未吞好就趕出屋企赴會,今日中午又有示威,深夜仲要通宵返工,聽日又話同南韓農民傾偈﹝幾時有得再瞓?﹞。這個死都唔掂的星期,真的要耶穌保祐唔好玩病。

台灣的朋友真的找到個好地方,被指壓場夜總會包圍的酒店平台,風景就像「八樓」天台一樣詭異。苦勞網的卞中佩和江一豪在紫色霓虹燈映照下操作着精小的手提電腦,很有日本動漫feel。

一豪說,那是他們當天採訪的樂施會展覽和小遊行,雖然是挺公式化那種活動,但我心裏小聲問了一句,我們的民間記者都往哪裏去了?

人漸漸多,中佩替我簡介了台灣訪港團大致的情況。這次大的人全部加起來超過一百,可以說是台灣社運組織在外地最大型的一次集體活動,如果不是因為白米炸彈案主角楊儒門要在世貿期間絕食,有一批人要在台灣聲援,相信來的人還會更多。參與的團體有工人民主協會、敬仁勞工中心、銀行職員工會、中華電訊工會、全國總工會、美濃反水庫運動等等,有的是來十幾二十個人,有的是派代表,也有好一些苦勞網的友好學生。哎呀忘了,苦勞網是這次代表團的牽頭組織人,他們四名全職成員都會來到,inmedia的朋友可以與他們多交流。

台灣和香港其實好似,大眾對世貿真的不甚了了,其中一位朋友說了個慘白的笑話:他有個唸社會學研究院的朋友,告訴老師十二月會到香港開會。老師問,開什麼會?是中文大學的學術會嗎?連大學教授都這樣,台灣人早前又為到縣市長選舉吵吵鬧鬧,誰又管得上什麼世貿。然後大家都為自己身為異數而沉默了一刻。

台灣團朋友個個斯文靚仔靚女,許多都是社會學/國際關係研究生。他們沒有什麼計劃轟天動地的行動,banner是很臨時的那種,臂彎也沒有南韓農民那樣粗壯。他們是帶着一雙眼睛,一部相機,一支筆,一張嘴,還有各自的問題來到。國際自由勞聯兼全國總工會代表黃真瑋﹝不要誤會,其title之長與她的青春活力成反比﹞想透過和勞聯其他成員聚集的機會,搞清楚勞聯的理念和對世貿的立場。正在台大研究的朱政騏關心台灣農業問題,他也想與南韓農民組織接觸,了解他們的力量來源,希望為台灣的農民運動加添動力。台灣學者林正慧笑說,這次來的人中,目標最明確最集中的就是苦勞網:採訪、寫報道,填補主流媒體的大洞洞。

註:「八樓」即學聯資源中心於旺角的架部

text/html

廣告